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2013-9-25 16:32

我们为什么要做移动搜索?

此前我们曾经探索创业公司豌豆荚对于移动搜索的理解,本文再次邀请公司 CEO 王俊煜来讲述他们对移动搜索的思考。正如王俊煜所说,“移动互联网给创业公司带来的机会,是所有的人被重新拉回到起跑线上”,包括搜索领域。

我在北京南站的星巴克里面开始写这篇文章。我是来接人的,但因为记错了到站的时间,多出了一个小时。对这多出来的一个小时我毫无准备,包里只有一台 iPad——幸好,上面有 Byword,我可以用它来写字。

四周都是行色匆匆的旅客。大约有十个人正在店里休息。他们当中的每个人都拿着一台智能手机。有人在聊微信,有人在看书,也有人打开浏览器,看起来正在查询列车时刻。

在我 iPad 的首屏,有各种各样的应用,有像 Byword 这样用来写作的,也有 Numbers 和 Keynote 这样的办公软件。当然,iPad 不是我唯一的平板,Nexus 7 同样是我常用的设备。不一样的系统,类似的应用,支持着日常的信息和办公需求。

唯一缺席的是浏览器。事实上,在我的所有 Android 或 iOS 设备中,Chrome 一定出现在托盘,用来放置最常用应用的地方。但我很难想起来什么时候会主动打开它,除非是无计可施——例如,我刚才也用它查了一下列车时刻表。

不仅只有我这么想。CNNIC 在去年年底的一份报告中对用户进行了访问,询问他们对于不同的应用类型,会选择使用客户端应用还是网页应用的态度。在所有的门类中,从即时通讯到影音,客户端应用都占据了上风。即使对于双方最为势均力敌的新闻门类,网页应用也只占据了其中的 40%。

一切关于体验。坐在电脑前的时候,我绝大部分的时间都停留在浏览器里面,包括 Gmail 和 Google Drive——我甚至可以接受用 Chromebook 成为我的主力办公电脑。而在手机上,至今仍然很难在浏览器里面找到一个媲美 Android 自带 Gmail 客户端的网页邮件,更别说在浏览器里面编辑文档了。

前传

自 2008 年苹果在 iPhone 3G 推出 App Store 以来,「There’s an app for that」的广告语就和 App Store 一起为人熟知。上一个时代的智能手机也有应用,但那个时候我们管它叫软件。iPhone 之前,我使用的是 BlackBerry,一样会在各种论坛下载软件包,再通过各种方式安装到手机上。从安装和付费的便利性来说,称 App Store 为软件分发的革命,一点也不为过。

而当我在 2009 年换到 Android 时,最吸引我的也是应用。在「There’s an app for that」的好奇心驱使下,接触智能手机的最初日子我就像走进了大观园,东看看,西瞧瞧,总要往手机上装满各种各样新奇的应用才甘心。

就像互联网的早期,应用商店今天所扮演的是 Yahoo! 在 96 – 97 年间推出的目录形式——通过进入了一个全新的世界,告诉你这儿有什么好玩的。通过应用商店,我们能看到每个应用的名字、介绍和打分,但你不知道每个应用里具体有什么。Yahoo! 也一样,列出了网站的名字、介绍和打分,但你不知道每个网站里具体有什么。换句话说,我们都知道 ifanr 是一个科技媒体,但当你要找关于豌豆荚的报道的时候,是搜索不到 ifanr 的。

从这点上来说,今天的应用商店的形态再精美也好,也不过是 96 – 97 年的 Yahoo! 形态,是一个黄页目录。

缘起

新鲜感褪去,人们开始考虑的是实用性了。

目录有目录的价值,但 98 年,Google 诞生了。之后的几年中,搜索引擎从一个看起来很学术的工具,慢慢成为了人们上网的入口。它能帮助人们一站式地查找到所有网站内的内容,它除了知道 ifanr 是一个科技媒体以外,还能直接带你到里面关于豌豆荚的报道。

除了需要知道「到哪儿可以做什么」以外,我们更迫切地需要知道一个东西在哪儿,并且能直接到达。这是人们对移动搜索的朴素需求。

但今天我们在移动上所面临的生态又和 PC 上很不一样。我们无法直接把 PC 上的搜索引擎搬过来——因为互联网的基本单元,已经从网站变成了应用。要做到和 PC 上的网页搜索引擎一样的效果,我们不但需要读取到客户端应用内的内容,而且也需要对它们进行准确的排序。而每个应用都是一个孤岛。iOS、Android 的沙箱机制都将应用之间隔开来,而在客户端应用的世界里,也不存在如网页中的超链接这样的共通技术,能够方便无阻地在各个网站之间跳转。缺少了超链接,不但没有办法像传统的网页引擎一样,通过蜘蛛去抓取不同的网站,而且也失去了 PageRank 这个基本的算法原理——通过被链接的次数多少,来决定一个网页的重要性。

这些问题的解决,都需要新的技术方案。

走出一步

我们从 2011 年开始研发和发布「应用搜索」,除了认识到「应用」是智能手机上最常见的一种内容类型以外,也认识到应用是构成移动互联网的基本单元,要做好接下来的事情,首先要做好应用的发现和查找。两年多的时间过去,在别人都满足于做好一个「应用商店」的时候,我们在应用搜索上有了自己满意的积累。豌豆荚今天收录逾 70 万应用,应用安装包的索引总数超过 500 万。这些年,除了收录这些内容外,我们还在对每个安装包的使用情况、安全状态、广告数量多少、在不同设备上是否能顺利运行、耗电、耗流量的程度等等数据进行分析整理,这是国内乃至全球最全面的「应用基因库」。

2012 年年底「视频搜索」立项,我们就想到了,视频搜索的实质不是从零开始建立一个新的视频生态系统,而关键是帮助用户找到现在散落在不同的视频应用内的视频内容。视频搜索是「应用内搜索」的概念第一次真正在产品上落地。用户通过我们的平台查找视频,不仅可以找到来自几十个不同视频应用内的视频,最后还会调度对应的视频应用进行播放——如果是一个来自搜狐视频的视频,例如《中国好声音》,则会启动搜狐视频的客户端来播放;如果是一个来自优酷的视频,则会启动优酷的客户端来播放;如果这些客户端都没有安装,则播放网页上的视频,同时推荐用户安装对应的客户端。尽管今天的体验还不完善,但是是往一个真正的“移动搜索引擎”走出了一步。

应用之间的互联互通缺乏有效的标准,不同的厂商面对同样的问题,用了不同的做法。百度推出了「轻应用」的概念,重新做了一个新的平台,一套新的标准和协议,希望开发者在百度的标准上重新制作自己的应用。我们希望鼓励开发者利用好 Android 现有的 intents 机制,通过 intents 机制来进行互联互通,而不是重新发明一套新的标准。三年前《Wired》杂志前主编 Chris Anderson 曾在《Wired》的封面写下「Web 已死」这几个大字,一个个「私密花园」(Walled Garden) 的崛起,让 Web 开放、互联互通的基本特性荡然无存。但用户仍然需要互联互通,行业也需要互联互通。

小公司,没有做上帝的欲望,能做的是联合更多的力量,更尊重用户和开发者。

机会

移动互联网给创业公司带来的机会,是所有的人被重新拉回到起跑线上,从零开始。幸运的是,我们也不是从零开始。我们早在 2010 年就开始专注在以 Android 为代表的智能手机之上,是最早一批为移动互联网而生的公司,创新与颠覆总在大浪打来的时候发生,只有用不一样的规则和方式,才会取代旧的事物——正如 Google 之于 Microsoft,Facebook 之于 Google。而这一切又是有关于体验,无关于概念的。

一切关于体验。而利用一个开放的协议,不见得会比一个私有的协议更难整合。今年 2 月份,在公司内部的 Hack Day 上,第一次有产品设计师和工程师一起做出豌豆荚和其它应用之间通过标准的 intents 进行整合的演示,我被这个演示惊呆了。我们都知道这在理论上是可行的,但当它真正出现在我们的面前,我们还是被之间无缝跳转的流畅程度震惊了。在接下来的几个月时间里面,我们不断对整个体验进行改良,直到八月份,这个技术第一次发布在视频搜索中,已经相当流畅。

我们在意体验,这就是我们看到的机会。

 

有好的产品或者项目希望我们报道,猛戳这里 寻求报道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

从 iPhone 5s 和 5c 看下一代 iPad 们

2013-9-25 17:02下一篇

亚马逊发布 Kindle Fire HDX,持续开拓低价平板

2013-9-25 14:00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