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2014-2-13 08:25

从 Flappy Bird 的默默无闻,到不可收拾

这是互联网时代的一个关于运气和失控的故事。今年以来,一款容易上手,却同时难的让人咬牙切齿的小游戏,突然成了媒体争相报道的对象。人们困惑的是,它是如何突然登上免费排行榜首位的?游戏专家试图去分析其火爆的原因:它体现了游戏的原始本质 ,其存在的意义就是让我们学会“谦卑”;同时,它也是一款披着“休闲”外衣的硬核游戏,其严酷的惩罚机制让我们欲罢不能。有人则质疑,它的火爆出于另一个简单的原因,开发者进行了人为的推动。

无论出于何种原因,Flappy Bird 俨然已经成为移动市场的一个传奇。这位默默无闻的越南开发者,看来正在走向名利双收的光明大道上。不过,在游戏正火爆时,他却做出了一个让所有人都惊讶的举动:把 Flappy Bird 从应用市场上撤下来了。

Flappy Bird 下架,不是担心任天堂的起诉(任天堂方面已经否认游戏下架与它相关),恐怕也不是因为它太让人上瘾。真正的原因其实是:这款游戏的火爆已经完全失控,开发者承受不住了。

Mashable 网站的一篇文章中,回顾了 Flappy Bird 从默默无名到突然火爆的过程。我们可以看到,游戏的开发者是一个比较低调的人。Flappy Bird 的成功给他带来了名气和金钱,但也带来了无数的恶意、责难和质疑。现在,他只想重新获得一些平静。

Flappy Bird 最早的线索可以追溯到 2012 年 11 月。阮哈东在 Twitter 上分享了一张游戏的图片。从图片看,这貌似是一个卷轴式的冒险游戏。图片左侧的那只小鸟,后来成为 Flappy Bird 的主角。这款游戏并没有继续做下去。

A7Bh55oCQAEMF-y

2013 年 4 月,阮哈东分享了一款新游戏的启动画面。它已经很像 Flappy Bird 了,不过,当时的名字还叫做 Flap Flap。他说 Flap Flap 的开发只用了两天时间。由于 App Store 里已经有一款同名游戏,阮哈东把游戏名改成了 Flappy Bird。当他宣布改名消息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月之后了。在此期间,Flap Flap 没有进行任何更新。

BJB-GecCQAAfXtF

Flappy Bird 在 App Store 上架的时间是 2013 年 5 月 24 日。阮哈东分享了自己的分数,使用的 hashtag 是旧的游戏名 #flapflap。他说,“OMG!我在 #flapflap 的分数是 44 分!!!”

自上架之后,这款游戏基本是默默无闻。2013 年 9 月,阮哈东发布了第一个更新,修正 bug,设计了与 iOS7 协调的新图标。在接下来的六周里,游戏处于无人关注的状态。然后,有趣的事情发生了。根据 App Annie 的数据,2013 年 10 月 29 日,它成了 App Store “家庭”分类中的 1469 名。

11 月 14 日,它进入美国地区游戏排行榜,是 1368 名,同时,它在“家庭”类的排名也升到了 393 位。11 月,它在这两个分类中的排名不断上升。这,游戏获得了 20 多条评论,许多玩家表达了对它爱恨交织的情节。

2013 年 12 月 3 日,Flappy Bird 正式进入 App Store 总排行榜,在美国地区是 1308 名。在美国地区的游戏排行榜,它是 395 名,而它在家庭类的排名升至 74 位。

12 月 11 日,阮哈东在 Twitter 说,游戏很快会在 Google Play 登录。12 月 13 日,游戏进入了美国地区免费游戏排行的前 250 位。它是美国地区游戏排行榜第 80 位,家庭类的第 14 位。Twitter 上关于游戏的信息在增多,而评论呈现两极化的趋势。

2014 年 1 月 10 日,游戏的第一个里程碑时刻到来。它进入美国地区应用排行的前十位。美国地区下载最多的免费游戏中,它排行第八。在下载最多的免费游戏中,它排行第六。

这时候,其它游戏开发者开始注意到这款游戏。他们问阮哈东是否进行过营销。阮哈东说,他没有做过营销。从 1 月 13 日开始,游戏下载量开始暴增。1 月 17 日,游戏成为美国地区 App Store 免费游戏排行榜第一名。1 月 22 日,阮哈东宣布游戏的 Android 版上架。一周内,Flappy Bird 成为 Google Play 上下载量最大的应用。

1 月 24 日,媒体开始注意到 Flappy Bird,首先是 Buzzfeed 和 Kotaku,然后是哈芬顿邮报、每日电讯报等。2 月 1 日,Flappy Bird 在 53 个国家 App Store 中的免费游戏中,排行第一名。

2 月 6 日,苹果在 App Store 官方 Twitter 账户上发了一条相关消息,“我们得了 99 分。你的最高分是多少?”

阮哈东本人开始被媒体关注。他对多数媒体保持拒绝态度,只接受少量采访。在接受 TechCrunch 采访的时候,他将自己的成功归功于运气。与此同时,关于游戏成功是否有人为操纵的质疑也出现,并被一些大媒体报道。在 Twitter 上,阮哈东表示说,游戏的成功被过分高估了,这并不是他所想要看到的。

当有报道说,Flappy Bird 的广告收入是每天 5 万美元后,对游戏的批评声音开始增加了。Kotaku 网站写了一篇严厉的批评文章,名为“依靠抄袭,Flappy Bird 每天赚得 5 万美元。” 文章的标题和内容后来都更改了。不过,在 Twitter 上,阮哈东开始感受越来越多的恶意。一开始他还能幽默对待,但是到了 2 月的时候,游戏的成功使他的生活更加糟糕了。他在 Twitter 上说,“我正在努力,但是事情正在超出我的控制。媒体的人在我的国家里寻找我!” 他说自己收到了恶意信息、死亡威胁,面临着不断的骚扰。

2 月 7 日,他说,“我已经超载了。一个人无法处理这些事情。” 这些抱怨被某些媒体嘲笑。Kotaku 讽刺说,放过这位开发者吧,他正忙着数钱呢。

阮哈东曾许诺做出 Windows Phone 版,但是他后来放弃了。2 月 3 日,他为 iOS 版发布了一个更新,使游戏变得更加容易,但这也导致一些用户的批评。他在 Twitter 上表示道歉,说,“这是为了大众。许多人都希望它容易些。”

在发布更新的几个小时后,阮哈东表示了沮丧的情绪。“我可以把‘Flappy Bird’称作自己的成功,但是它也毁灭了我简单的生活。所以我现在恨它。”

2 月 8 日,阮哈东做出了一个令人震惊的决定:在 22 小时后,他会把 Flappy Bird 下架。有人认为,这或许是炒作。不过,开发者履行了诺言。2 月 9 日,Flappy Bird 在 App Store 和 Google Play 上消失了。

然后,一大堆的相似游戏开始出现,而安装了该游戏的手机在 eBay 竟然卖出 60 万美元的荒唐价。看来在短时间内,Flappy Bird 引发的疯狂似乎不会淡去。

从登上 App Store 应用排行前十名,到游戏下架,Flappy Bird 的辉煌仅仅有 28 天。游戏的下载量是 5000 万次,而引发的 tweet 数量大概有 1600 万条。这个疯狂的故事,是否可以画上句号了呢?

图片来自 businessinsider

有好的产品或者项目希望我们报道,猛戳这里 寻求报道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

Chrome OS:你好,Windows!

2014-2-13 08:41下一篇

激光大灯驾临 i8,宝马掀起新车灯时代序幕

2014-2-12 18:27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