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2011-5-23 06:03

慷慨和吝啬的较量:云音乐

吴 晔飞 吴 晔飞
-

云音乐里有三个重要角色:消费者,科技公司,唱片公司。从消费者的角度去看后面两者,他们 “一个慷慨,一个吝啬”。我要先向唱片公司道歉:说你吝啬不是因为你们要太多钱,而是我的口袋太浅。借本文我们一同来整理云音乐引发的复杂关系以及参与者的态度。

cloud

慷慨的云音乐

今天谈论云音乐更多谈到的是云,而不是音乐。因为音乐由来已久,因为云刚刚报道。云是一系列资源的整合:处理能力,存储能力,推送能力,等。就  Google ,Amazon 近期推出的云服务来说具有以下特性:

  • 提供用户空间
  • 允许上传
  • 链接商业曲库
  • 在线收听
  • 离线收听

5G 或者 20000 首歌曲的存储空间,科技公司上来就向用户提供免费大餐。抛开唱片公司,不管你音乐的来路是否正规,统统接受上传,绝不跨省追捕。

慷慨,科技公司就是这么玩游戏的,他们管这个叫用户体验。我们的体验好吗?欧也!


曲库——云音乐的能量块

既然称为较量,那就需要有东西被争夺,如同变形金刚们争夺能量块,云音乐的能量块很可能是 “曲库”。

从一堆磁带到一叠 CD,从 MP3 文件到数据流,唱片公司希望消费者花钱构建曲库。在云音乐里曲库的构建方式让唱片公司少了财路,他们因此很不满意。云音乐里的曲库可以由以下三种方式来构建:

  • 上传本地文件,授权、非授权都可以。
  • 向唱片公司购买新音乐。
  • 向唱片公司租借音乐。

以上三种方式各有优缺。

上传本地文件需要消耗一定带宽和时间。如果本地文件的数量巨大,那么上传时间可能是难以忍受的。另外,整理本地文件的附加信息(唱片封面,歌手信息等)是一件让人头疼的事情。

向唱片公司购买新音乐。这个渠道的音乐质量最高,种类最全,但需要支付费用。

向唱片公司租赁音乐。这是对上一种渠道的演变,兼顾消费者的支付能力和对曲库的需求,但问题是向消费者 “要钱” 总是一件困难的事情,特别是当大量盗版音乐随处可见的情况下,“拥有” 音乐的感觉更好。

唱片公司因为 “能量块” 问题和科技公司缠斗,已经落得一拍两散的结局。现在听说 Apple 公司提出妥当的方案,合作成立,究竟是怎样的合作模式,相信很快会见分晓。


版权,授权,弃权

这场较量的三方抱有不同的态度:

  • 唱片公司紧握版权大棒
  • 科技公司希望得到合法授权
  • 消费者弃权旁观,坐等渔翁之利

唱片公司扮演了一个悲情角色:他们生产音乐以此为生,但眼下的生计很成问题风光不再。

科技公司扮演了一个劫贫济富的角色:他们希望通过满足用户,获取更大的业务规模,甚至不惜拗断和唱片公司的关系。

消费者完全就是打酱油(旁观者)的角色:我们没有发动游行去唱片公司或者科技公司门口摇旗呐喊表达支持,我们只是看看爱范儿,刷刷新闻。

所以,这是一场 “慷慨和吝啬的较量”  与酱油(旁观者)没有关系。


较量,必须的

科技发展到今天我们可以通过 Pandora ,虾米,豆瓣电台在家里、咖啡馆里、地铁里、无论哪里听音乐,而新参战的角色比前面提到的要狠的多,消费者们将继续被溺爱。

唱片公司今天遇到的情况比 BT 下载要恶劣的多。如果把 BT 下载比喻为游击队,那么云音乐就是正规军。 游击队已经把唱片公司搞得苦不堪言,现在正规军驾到结果当然是凶险异常。

如果有一天,云音乐支持用户间分享,那么唱片公司的噩梦就将到来。从质量,数量上达到商业曲库的等级,接入速度上又有科技公司的服务器群做支持,我难以想象到时候还有什么理由去热情的购买音乐。

在这一切发生之前,唱片公司必须利用法律的武器去抗争。


最后,我想到一些已故的音乐家,希望他们在的天之灵保佑唱片公司继续走下去,或者安心的去吧。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