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特稿 2011-5-31 22:20

Twitter 时代:匿名、隐私和言论自由

积木 积木 编辑
-

在《Twitter 在欧洲:自由的困境》中,曾提到 Twitter 面临法律压力时的困境。

这次的故事要从英国南泰恩塞德郡说起。该郡的议会对一个匿名 Twitter 帐号提起诉讼,并将法律的战火烧到了美国加州高级法庭。加州法庭命令总部设在圣弗朗西斯科的 Twitter 交出该用户私人信息。

随后,该郡的议员 Ahmed Khan 收到了来自 Twitter 的邮件,公司已经交出了他的个人信息,包括姓名、邮箱地址和电话号码。

Ahmed Khan 将南泰恩塞德郡议会的行为称为“奥威尔式”的

“这像是 1984 里的情景”,Khan 告诉卫报,“如果委员会能够对自己的议员采取这种行动,仅仅因为他说了他们不爱听的话,言论自由和隐私还有什么希望?”

他有 14 天的时间来准备辩护,并且要自己掏钱飞到六千公里的国外,为自己请一个律师。

当 Twitter 刚刚在英国立足,并将公司主管 Tony Wang 派去的时候,英国足球明星禁令事件发生了,Dick Costolo 可能没有想到会立刻面对英国法庭的挑战。在谈到这件事的时候,英国卫报的 Charles Arthur 认为 Twitter 的表现将决定它在公众中的形象:是做为一个司法工具,还是一个能够保护自己和用户的组织。

对于每一个成长到引爆点的公司来说,都会有这样一个时刻,不可预见的事情发生了:你如何反应会成就你,或者毁掉你。接下来的几周对于 Twitter 是关键,将决定它的形象是互联网英雄——还是一个恶人。

我无意责怪 Twitter,只是难掩心中失望,那只看起来不受束缚的自由之鸟,它的巢穴仍在地表。而我对 Twitter 的认知,只不过是一场误会。

【更新】卫报的 James Ball 提出了另一个视角,他认为 Twitter 的行为虽然对自己的形象带来了不好的影响,但是通过公开而透明的通知,Twitter 实际做出了正确的决定,其实也是为了维护互联网自由。掌握大量数据的公司,比如 Google/Facebook,每年也要收到大量对用户信息的要求,但他们从未透露过事情的处理情况,我们也不知道他们是否透露了用户信息。

这件事情是否会引发新的隐私争论,又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也许还不易过早下结论。

via Guardian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