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2011-8-23 07:00

惠普 PC 业务何去何从?

黄龙中 黄龙中
-

今年 3 月,履职仅四个月的惠普新 CEO 李艾科(Léo Apotheker)在公布公司新战略后面对亚太媒体时,被媒体逼急了,直言“不能把董事会的内部讨论内容透露给任何人”,强调惠普“绝对不会”出售PC业务。时隔五个月,8 月 18 日(北京时间 19 日凌晨)惠普对外确认将对个人系统部门(PSG)进行包括出售、分拆在内的“战略调整”,关停 webOS 硬件研发,可能分拆 PC 部门。

从惠普的长期战略来看,调整 PSG 部门是必然的选择,李艾科曾经的信誓旦旦只是缓兵之计。惠普好不容易走出菲奥莉娜时代,在马克·赫德(Mark Hurd)的带领下,慢慢恢复往日雄风。无奈赫德陷入性骚扰丑闻,最后被迫离开惠普(其后马上被甲骨文拉里·埃里森收归麾下)。赫德在任时制定的战略,裁撤研究所和 DEC 研究院、强化与戴尔相反的代销模式、大举进军 IT 服务领域,均被市场证明是正确的,假以时日,惠普在赫德带领下,复兴之日可期。其继任者李艾科只需继续贯彻这些措施即可,从上面消息来看,惠普是沿着赫德的既定战略在走。

webOS,与 PC 一样的命运

略带提一下 webOS。首先不得不提到卡莉·菲奥莉娜(Carly S. Fiorina),她成功地将惠普由一个科技公司降级到了一个家电公司,方法很简单:分拆惠普科学仪器部门和医疗仪器部门为安捷伦,收购江河日下的康柏电脑(Compaq)。赫德上任后救火,首先是承认惠普家电公司的身份,裁掉了在这个定位下用处不大的研究院;其次是重塑惠普技术公司形象,加强 IT 服务。赫德致力于恢复惠普科技公司的身份,帮助惠普回归菲奥莉娜时代之前的霸气。

webOS 是赫德任内买下的,对于 webOS,赫德说过:“我们购买 Palm 不是为了手机业务,而是为了知识产权”。惠普的真实想法我们不得而知,赫德的话也只是一面之辞,但生产 webOS 消费级硬件与惠普的战略转型是相悖的。——此时回想起前 Palm CEO 乔恩·鲁宾斯坦(Jon Rubinstein)关于“惠普会将 webOS 发扬光大”的言论,多么一厢情愿。

关于此次“战略调整”的重头戏 PC 业务部门,惠普目前没有披露更多的细节,但根据它既定的战略方向,为了轻装前行,在 IT 服务领域从 IBM、赛门铁克(Symantec)、BMC、SAS 等口中分得一杯羹,PC 部门的调整势在必行。将来的调整无外乎两种手段:分拆,出售。

出售不是好方法

出售的先例是 IBM 将 PC 部门卖给中国联想。IBM 和联想这桩生意,对于 IBM 来说,甩开 PC 这个包袱,利润明显提高,更加专注企业服务。对于联想来说,一步到位拥有全球品牌,一步到位提高市场份额,依托中国庞大的市场,把技术优势转化为市场优势。经过多年消化,2011 年 Q2 联想已成为全球 PC  出货量第三的厂商。

惠普出售 PC 部门可以考虑的对象有联想,三星,华为。前两家有财力,后一家有野心。为什么不考虑 DELL?一是可能面临的反垄断调查,二是 DELL 的直销模式和惠普代销模式水火不容,三是“蛇吞象”难以消化。华硕、宏碁、东芝没钱,买不下,不在考虑范围内。

卖给联想有没有可能?没有。联想虽然手中握有 38 亿美元现金,但它刚刚在 1 月收购完日本 NEC 个人电脑业务,刚刚在 6 月收购德国麦迪龙部分股份,消化这两家公司尚需时日。作为已经排名世界第三的 PC 厂商,联想需要的发展策略是稳扎稳打,步步为营,无须像 8 年前一步到位的收购,风险太大。反面的例子是惠普 2002 年收购当时排名第二的康柏,消化不良,痛失 PC 出货量第一宝座。

卖给三星有没有可能?没有。从市场份额来看,三星 PC 业务在美国市场无足轻重,本可借此次收购机会扩张市场,同时也可以整合自己在 DRAM 和闪存方面的优势,打造一条半封闭的生态系统。但从行业前景来看,PC 是夕阳产业,一是其行业自身的激烈竞争,导致利润率仅仅维持在个位数,行业门槛低,替代性强;二是乔布斯所提倡的“后PC时代”,硬件、软件、应用、服务紧密相连。前者是内因,后者是外因,内外包夹。三星已经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取得先机,控制了处理器、闪存、液晶显示屏等上游供应链,在中游领域大量卖出移动终端并开发推广自己的 Bada 手机系统,自然不愿再趟 PC 这个浑水。这也是为什么三星的发言人直言三星对惠普 PC 部门没有兴趣

卖给华为有没有可能?基本没有。华为做“管道”出身,对惠普服务器的兴趣,超过对 PC 整机部门的兴趣。华为在今年 4 月召开的 2010 年财报会议上,首次向外界公布了董事会名单和治理架构。其公布的未来治理架构中,终端业务独成一枝,足见其在终端领域的野心。但华为的兴趣不在 PC 领域,而在于未来的移动互联网,切入点是云服务和云终端。

分拆有风险,但没有更多选择

以上分析,排除惠普 PC 部门出售的可能。剩下的道路是分拆,分拆是公司改组、转型常用的方法。如 AT&T 将设备部门分拆为朗讯,摩托罗拉在 2011 年分拆为解决方案公司和移动公司。我们以后者为例探讨惠普分拆的可能。

分拆公司业务,首先要考虑的问题是领导人的水平。执掌摩托罗拉移动的人是摩托罗拉共同 CEO 桑杰·贾(Sanjay Jha),桑杰加入摩托罗拉之前是高通 COO,对技术敏感。2009 年他带领摩托罗拉押赌 Android 成功,稍有起色之后,在一周前 125 亿美元卖给 Google 算修成正果。惠普 PSG 部门的领导人是托德·布拉德利(Todd Bradley),赫德时代,他作为执行人员,带领惠普夺回了 PC 行业 NO.1 的宝座,如果赫德没有发生桃色丑闻,他将是赫德的接班人。所以未来将 PC 业务交给布拉德利,惠普可以放心。

其次是分拆的前景。当初 AT&T 分拆设备部门为朗讯,是短视的投机行为;摩托罗拉分拆移动业务,本质上也是一段没落史——所以说找到 Google 这样的买家,也算善终,2009 年以前绝然卖不到这个价格的。PC 行业的大前景,是一个夕阳产业,原因前面分析过。惠普自菲莉奥娜时代开始,被贴上消费电子公司标签。如果将 PC 业务分拆出来,有利于母公司向科技公司转型;而其自身,宥于行业前景,变数较大,但如果能抓住中国和其他新兴国家发展契机,也能比竞争对手享受夕阳更久的余晖。

总体来讲,惠普 PC 部门出售的可能性很小,分拆的可能性较大。作为行业的领军企业,在正确的领导人带领下,它将随着行业的衰落而正常衰落。如果没有适当的领导人,它将首先败在竞争对手下,待市值(目前估值 120 亿)缩水时被人收购,如当年雅虎收购竞价排名发明者 Overture,甲骨文收购 Java 发明者太阳公司。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