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2015-8-24 13:50

刘慈欣拿了个世界级的奖,却高兴不起来

欧狄 欧狄 爱范儿北京记者
-

《三体》第一部的英文版《The Three-Body Problem》拿了个号称科幻艺术界“诺贝尔奖”的雨果奖,国内媒体和科幻迷在狂欢,作者本人则冷静很多。

“小狗门”事件让很多其他因素介入雨果奖,客观地说含金量不足,多少损害了雨果奖的公信力。这次雨果奖的获奖作品有一定的偶然因素,而且是很遗憾的一届雨果奖。

作为亚洲第一个获得雨果奖的科幻作家,刘慈欣接受京华时报采访时的回答如此“扫兴”,显然“小狗门”事件是“罪魁祸首”。

奖都是由人评出来的,有人的地方就有是非,由世界科幻大会颁发的雨果奖也不例外。

自从 1953 年颁发至今,雨果奖的评选基本被白人男性所把持,提名的大多数是白人,而且大部分是男性。

2015082405435889a2f

(1953 年来雨果奖最佳长篇提名作家种族分布)

近年来,雨果奖开始变得多元,不少非白人男性都出现在了提名甚至是获奖名单中,这其中包括少数族裔和女性作家。

这种现象让一些强势的美国右翼科幻作家(保守派)不满,他们觉得受到了雨果奖的逆向歧视,对所谓的“政治正确”作家,或者出现了“政治正确”角色的作品尤为不爽。

雨果奖采用的是“粉丝投票制度”,每个世界科幻大会的成员都有权提名和参与评奖,这让这些右翼作家看到了可乘之机。

2013 年,右翼中的一员、美国畅销书作家拉里·科雷亚(Larry Correia)发起了“悲伤小狗(Sad Puppies)行动。他们列出了一份符合他们审美观念的作品白名单,号召世界科幻大会的成员参照这份列表投票。俗称“恶意刷票”。

sadpuppies_main

(表情无辜的“悲伤小狗”,以及雨果奖)

这种行为虽然并没有违反雨果奖的评选规则,但显然对雨果奖的公平性和公信力是有伤害的。《冰与火之歌》的作者乔治·马丁曾发文批判这种行为。

如果说前两年“悲伤小狗”行动只是拍打在岩石上的波澜,那么今年的则是足以侵蚀一座岛屿的大浪。

这些右翼作家中有一个叫沃克斯·戴(Vox Day)的,他是保守派中的激进份子,十分厌恶少数族裔和女权主义。今年他亲自发起了“悲伤小狗”的激进版——“狂暴小狗”(Rabid Puppies)。

Rabid Puppies_508

(“悲伤小狗”升级版“狂暴小狗”)

两只“小狗”合力作战,最终大获全胜,至少从账面上看是这样的:17 个奖项共 85 个提名中,61 个与“小狗运动”给出的提名一致。刘慈欣的《三体》一开始并没有在提名名单中。

戏剧性的是,两位在“小狗运动”白名单里的作家,因不满这种刷票行为而主动退出了最佳长篇作品的最终评奖。其中一位马克·克罗斯 (Marko Kloos)退出后推荐了《三体》。

更有意思的是,“狂暴小狗”的发起人沃克斯·戴发博文声称自己如果早读过《三体》,会把它放在最初的白名单里。他还希望《三体》能赢得空出来两席的其中之一。

刘慈欣的《三体》在沃克斯·戴的推荐下赢得了右翼科幻作家和世界科幻大会成员的支持,局面峰回路转。从未获得最佳长篇作品提名,到替补入选,再到最终夺得桂冠,这其中包含了不少刘慈欣自己所说的“偶然因素”。

至于《三体》为什么会突然获得沃克斯·戴以及右翼科幻作家的支持,则众说纷纭。

阴谋论一点的认为《三体》第一部中提到了文革,西方资本主义希望国人更多地了解这一历史。腹黑一点的觉得《三体》在女性和种族等议题上符合激进右派的审美。也有观点认为,《三体》自身的魅力超越了种族歧视,最终赢得了雨果奖。

 

题图为黑幕映衬下的雨果奖奖杯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