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2015-10-14 09:58

被捧上天的超级高铁:马斯克的梦想是怎样成为现实的?

黄 美菁 黄 美菁 编辑
-

本文全文译自 BuzzFeed News,作者 Caroline O’Donovan,原文标题 Hyping The Hyperloop: How Elon Musk’s Dream Could Become A Reality,重磅万字长文讲述超级高铁Hyperloop 背后的那些人和事,爱范儿积木、黄美菁翻译出品。

在洛杉矶城区,巨大的人力财力正被投入到一个多数人不相信存在的技术上。但是,当势力强大的政治家开始和这家公司搀和在一起,如声速一样快地出行看起来离现实又近了一些。

Brogan BamBrogan 在想他是否应该换上衬衫。这是忙碌的一天,为了这个大型派对,他穿着 T 恤跑来跑去,试图在最后一刻确定计划。但是,几个小时后,Hyperloop Technologies 的董事会会议就要召开,投资者们都已经在前往洛杉矶艺术区 2.5 英亩的这个 “创新园区”的路上,而 Brogan 正是这家公司的首席技术官。BamBrogan 离开了,或许是向那些亿万富豪解释磁力悬浮技术的各种细节。下一刻,他出现在大家面前时,是在一张围坐着 25 人的 32 英尺的胡桃木和不锈钢做成的会议桌前,穿着一件短袖的礼服衬衫。

hyperloop_party

(Hyperloop Technologies的员工和他们的嘉宾正在参加公司的创新露营活动,这场活动在洛杉矶市中心的艺术区举行。)

在九月的某天晚间,在一个同样巨大,砖体外露的工业式仓库里——包括一个工程测试实验室,可进行轻工制造的仓库,一堆 11 英尺宽的钢管——这里被认为是洛杉矶中心区边缘最时髦但最危险的小区,BamBrogan,Hyperloop 的联合创始人 Shervin Pishevar 和新上任的 Hyperloop Technologies CEO Rob Lloyd 会接待洛杉矶市长 Eric Garcetti 和 其他 200 个地方名人、西岸投资者、政治顾问、附近的艺术家和 SpaceX 的工程师。那个时候,BamBrogan 再次换了服装,这次他穿的是一套西服。

活动的氛围非常有洛杉矶范儿。头顶悬挂着洛杉矶常见的灯串,由最流行的快餐车供应食物,冰冻的玛格丽特酒不像鸡尾酒反而像果子露,还有小杯的酒精饮料。几位女士穿着紧身的绷带连衣裙和恨天高高跟鞋,而大多数男人则穿着夹克衫(虽然有一位穿了件苏格兰裙)。当太阳落到 Hyperloop 某个仓库的瓦楞状金属墙后面,粉红色的灯光就倾倒在舞池、咖啡桌、和那些排队等着喝古典鸡尾酒的人们身上。

这次庆祝仪式是为了欢迎思科的前董事长 Rob Lloyd 加入公司。Lloyd 现在还不是全职的 CEO。他仍然住在北加州,这次来洛杉矶是为了参加他的第二次董事会会议。Lloyd 不是唯一一个加入到 Hyperloop Technologies 的科技界重要人物:现在的董事会成员有 Pishevar、曾供职于 Snapchat 的 Emily White、来自 PayPal 的 Daid Sacks、Palantir 的创始人 Joe Lonsdale 和 Jim Messina,奥巴马总统的前副参谋长。他们大多都参加了这个派对,不断收到来自演讲台的祝酒。

但是这次的宴会不仅仅是要欢迎 Lloyd 加入公司,他们更是在向全世界展示,超级高铁不仅仅是一群可笑的工程师们不切实际的想法——他们的董事会是一群理性的人,而且,这个项目有足够的前景,以至于美国第二大城市的市长坐车穿过洛杉矶糟糕的交通,过来唱好这个项目。不过,让人们接近音速前进而不会呕吐,并不是一个小挑战——而且,你还要搞明白,怎么才能为其筹集到资金。

简单来说,超级高铁是一个真空密封的管子。在它里面,有一个可以快速移动的吊舱,理论上可以达到 700 英里(约等于 1126 公里)/小时。由于现在还没有任何的超级高铁成品,所以,在它确切的用途和设计上,还是众说纷纭。有人计划将它放在地面,有人则说是地下。一些人说放在水里;有些吊舱设计是在滑雪板或者轮子上,通过不同的方法使其漂浮起来。一些工程师计划将其用于快速而舒适地出行,而其他一些人则试图做出一些从未有过的快速运货系统。

超级高铁的想法并非来自 Hyperloop Technologies 的任何人。事实上,它也不是唯一一家尝试制造超级高铁的公司。真正提出这个想法的是 Elon Musk,很明显的是,他没有出席这些庆祝活动。2013 年,Musk 公开了一张自己绘制的草图。这是他首次展示怎样制造超级高铁的想法。但是 Musk 没有时间自己来倒腾它,因为他的两家公司 SpaceX 和 Tesla 分别尝试着改革商业性太空旅行和占领电动汽车市场。这个标题为 “超级高铁 Alpha 版 ”的文档,是对全世界工程师的一个挑战。

大概一年前,Shervin Pishevar 决定接受这个挑战。他不是一位工程师,但是,他通过投资 Uber 赚了一大笔钱,正在想着怎么使用。Pishevar 首先需要一个工程师来评估此项目是否真的可行。他找来了在 SpaceX 工作过八年的 BamBrogan。“如果你希望它实现无人驾驶、防水、快速、安全,所有想法都非常好,”BamBrogan 这样告诉 BuzzFeed News。“但是你能否做到一个合理的成本结构?我们开始做一些数字演算。然后,我们意识到,答案是肯定的。”

在全世界范围内,超级高铁的真实和合理性就像飞行汽车一样不靠谱。但是,Hyperloop Technologies 的每个人都确定一件事:超级高铁是可行的。这个事实——超级高铁的合理和技术上的可行性就像是祷文一样,在公司总部不停地重复着。他们希望世界知道,就是此时此刻,生产超级高铁是可能的。

至少,在书面上是的。

表面上,SpaceX 是不开发超级高铁的,而 Hyperloop Technologies——尽管源自 Musk 的想法——和 SpaceX 也没什么联系。但是这两家公司有很多相似之处。这并非巧合。BamBrogan 说 SpaceX 是他“去过的最有意思的地方”,而作为 Hyperloop Technologies 的首席技术官,他希望,这里的人同样感到有机会和“不受限的资源”。

BamBrogan 告诉 BuzzFeed,“我们确实正在把很多 SpaceX 的东西带过来,我想我们的工作方式是非常相似的,这也是故意为之。”

尽管 Musk 不在场,但是,他是个不能回避的人。派对的所有人、公司员工,甚至这个城市的每个人都熟知他的名字。Musk 坚持说,他没有兴趣将超级高铁商业化,但是在这个夏天的早些时间,SpaceX 举办了一场学生竞赛,内容就是设计理想的吊舱。这个比赛的初衷应该是激发大家的兴趣,但很难说 Musk 是否希望与这项技术的开发保持联系。

Musk 是这个创意背后的男人,但是,要让世界相信超级高铁可行,Hyperloop Technologies 需要完全不一样的团队。长着胡子,有一个独具创意名字,喜欢与人热情拥抱的 BamBrogan(当他和他妻子结婚的时候,将妻子的名字 Bambi 加进了自己的名字;现在他妻子叫 Bambi BamBrogan,而他是 Brogan BamBrogan),看起来是个有远见的领导者。但是,虽然他对超级高铁的信念让人信服,他也承认,自己缺少将其推销给国外名人或交通官员的商业头脑。事实上,Bambrogan 表示,身处高位时,他遇到的最难事情就是处理潜在消费者的难以预料的热情。

这就是为什么 Lloyd——他是此次聚会的原因——会加入进来。在思科——一家价值 1290 亿美元的公司,超过 70,000 名员工——Llody 创造了 “十亿计的销售额”(Brogan 语);在 Hyperloop Technologies,他计划立刻筹建销售队伍。Llody 被选上,是因为他处理主要基础设施交易的经验;他的出现意味着 Hyperloop Technologies 已经准备严肃对待产品的研发和融资阶段了。

Hyperloop Technologies 要做的第一步,据 Llody 讲述,是要让人们明白,超级高铁不是一件单独的产品,而更像是有多重用途的运输方法,就像铁路和公路一样。为了达成这个目的,Hyperloop Technologies 很快会制作产品目录,让顾客能够在里面挑选,告诉他们超级高铁是“能够满足几乎无数种使用场景的系统或一套解决方法”。

hypeloop1

(洛杉矶市长 Eric Garcetti 在 Hyperloop Technologies 向公众演讲。)

Lloyd 的加入或许是举行这个庆祝会的缘由,但是庆祝会的焦点人物却是市长 Eric Garcetti,他接受了早就发出的“访问创新园区”的邀请。Garcetti 对给洛杉矶带来更多新科技很有激情,特别是它长久衰落的市中心,那里正居住着五万人。Garcetti 称赞了 Hyperloop Technologies 在洛杉矶市中心“旧房改造”方面的贡献。他说,这家公司帮助洛杉矶艺术区从一个出租车司机口中“你不会想在这边逛”的地方转变为一个市长形容为“可以找到最火餐厅”的地方。

市长明显地因超级高铁的创意而变得非常兴奋,他甚至开玩笑地说自愿成为第一个乘客。但是,超级高铁从本质来说不仅是一个城市的事——“这不仅仅用来穿过市镇的”——他说市政投入在真正开发超级高铁上作用是有限的。但是这位市长想到私人投资和公共投资在某一天也能够结合起来。谁知道呢,如果有一天他升职了(一个 Hyperloop Technologies 的主管在台上确实开玩笑说, Garcetti 某天会成为加州的州长),他在这样的合作上就能担任更重要的角色。

“我已经成为了公司市场部的一员了,”Garcetti 开玩笑地说。“我时时刻刻都在谈论着它。我跟美国交通部秘书 Anthony Foxx、副总统交谈——公司没有给我一分钱!”

有一个重要的当地官员站在你这边,雇用一个成熟、有顶级管理经验的技术销售高管,这些绝对是让世界知道你在严肃地开发超级高铁的方法。但是归根结底,当真正到了展现产品本身的时候,最好的办法还是把它做出来。

为了达到目的,Hyperloop Technologies 计划,最迟在 2017 年初,在加州沙漠某处建造一条两英里长的测试轨道。当它可以运行的时候,他们会把一些有重量的东西放到尚未设计出的吊舱里,看看到底能有多快。“我们打算放个镇重物在里面,比如一包沙子,”BamBrogan 说。因为现在这些设计都还没有完成,所以很难说到底它会长啥样,但是可以把它类比成银行出纳员用来传输金钱的设备,形状是巨大的桶装物,在真空管子的两端用盖子来打开或者合起。

如果测试版能在 1.3 英里内达到 700 英里时速,然后又有某种办法减速停下,这将是个伟大的时刻。在办公室里,这被称作是“ Kitty Hawk 时刻”——那是 Orville 和 Wilbur Wright(怀特兄弟)首次试飞的地点。“有一名员工把那张照片当做了计算机的壁纸。” Pishevar 说。

对于一个想要达到 700 英里/小时的交通技术来说,两英里的测试轨道有些讽刺意味,因为,如果一切顺利,一秒钟就结束了。实际上,考虑到 BamBrogan 和他的工程师对自己的设计非常自信,在这样短时间的“Kitty Hawk 时刻”投入大量资金似乎是没有必要的。

但是,参与 Hyperloop Technologies 聚会的 SpaceX 材料工程师 Chris Vasquez 说,涉及到如此规模的工程项目时,人们总能从测试中学到一些东西。尽管 Hyperloop 的确真实,而且的确可行,但是,我们必须等到测试轨道完成并运行起来,才能完全确定。“在把它真正做出来之前,一切只是数字而已。” Vasquez 说。

当 Elon Musk 把超级高铁这个概念提出来的时候,一切的元素都已存在,他不过是将它们组合起来而已。BamBrogan 的任务就是将计划变为现实。这包括大量的成本压缩。“如今,我们能够建造超级高铁,” BamBrogan 说,“但是,如果我们今天建造它,部署成本是非常巨大的,因此,我们的团队在创新方面做出的大量工作是大幅压缩成本。”

首先,这包括,在建造管道的时候,试着找到一种比钢材更便宜的材料。其它省钱的方法包括:从钢铁管道业处理腐蚀的经验中学习,以及观察大型制造商在设计涡轮风扇发动机时是如何节省金钱的。不过,BamBrogan 不愿意透露细节。“我们不想透漏太多的机密。” 他说。

即使有了这些压缩成本的方法,Hyperloop 仍然是极为昂贵的。今年 2 月,Hyperloop Technologies 对新闻媒体说,公司将在年底宣布一笔大概 8000 万美元的融资,其中的一半来自 Pishever 本人。他们说,目前阶段,协议的签订只是一个程序问题。但是,尽管 8000 万美元足以建造测试轨道,要建造一个真正的超级高铁,这还远远不够。

一般看法是,没有政府机构的投资,建造超级高铁的资金是不可能充足的。但问题在于,在政府机构得到其可行的证据之前,它不太可能去承担这样财务风险,而且,美国人不太乐意为重大的基建项目支付高额的税款。所有这些,都使得公私合作成了有吸引力但不现实的想法。正如 Carcetti 市长指出的那样,在美国,以此种方式资助的交通项目,成功案例并不多。“不那么资本主义的国家在这方面比我们做的更好。” 他说。

通常来说,在投资交通项目上,其它国家做的更好。相比美国,韩国、中国和日本都有着更为昂贵的高速铁路项目。例如,中国政府正资助着美国最具野心的高速铁路项目之一:洛杉矶到拉斯维加斯的 XpressWest(西部快线)铁路。目前来说,一个合理的想象是,首个建造超级高铁的国家不会是那个发明它的国家。Garcetti 市长说,这是“糟心事”。同时,Lloyd 说,重要的是项目得以快速推进。

“这些核心科技如何应用到一个人们有问题要解决的地方?中东?在俄国?还是美国?在加拿大,中国?” 他提出疑问,“我们将把精力投入到那些地方,以便最快速地推进。” Llyod 说,“并不难想象的是,” 第一个可运行的超级高铁会是连接迪拜三个中心地带的。”

heperloop_testlb

(放在 Hyperloop Technologies 实验室中的钢铁管,这里可以看到其内部结构)

即使 Hyperloop Technologies 设法建造了测试轨道 ,并且成功运行,而且,即使没有人受伤,他们也有了自己的 Kitty Hawk 时刻(在这种情况下,或许是 Hawthrone 沙漠时刻),最终障碍依然存在——他们需要放置它的地方。穿越大量地面的交通系统必须获得“正当的许可” 。没有一家组织为 Hyperloop 制定过政策。这意味着,获得必要的许可会是一个漫长而困难的过程。但是,BamBrogan 说,Hyperloop 有一个秘密武器。它让他有信心认为,他们能够做成这件事情。

“当我第一次遇见 Shervin[Pishewar],他说,我们要去做那个超级高铁了,” BamBrogan 说,“我说,我可以搞技术,你得为我铺好路。他说,我们把 Jim Messina 拉到董事会了。”

Hyperloop 的董事会成员 Messina 曾是奥巴马 2012 竞选连任时的竞选经理。此后,她还担任了白宫的副参谋长。自称为“幕后人物”,Messina 并没有在聚会上太多露面。 “ 当你为奥巴马工作后,你必须去做些伟大的事情,” 在当晚的演讲环节接近尾声时,她简短地说,“因此,我去了 Uber,Airbnb,现在到了这家公司。”

毫无疑问,Airbnb 和 Uber 这样的公司对 21 世纪的居民如何在城市中移动和生活有着重要的影响。不难想象的是,这些公司造就变革的速度和力度将会令人兴奋,即使政府对它们作出了限制。但是,曾经寻求 Messina 服务的两家公司都陷入了极为昂贵的法律战之中。目前,这些争斗已经延续了很长时间。

目前,两个公司有大量可以用于诉讼的资金,但是,指控是严重而且多样的,很可能使两家公司都走向末路。既然 Messina 参与进来,那就说明 Hyperloop Technologies 正期待着一场殊死搏斗。与 Uber 做事方法不同的是,Hyperloop 在战争开始前就让重量级的策略家成为董事会的一员。

每个人都想知道,超级高铁是否是真实的。他们能否在有生之年享受它。它是否真的被建造着。看着这块 2.5 英亩的园区,200 人的聚会、数千平方英尺的测试实验室、数吨的钢管、几十名员工,还有一个上台为公司做担保的市长,很难说它是不真实的。

但是,在实际构建一个商业上可行的超级高铁时,需考虑技术、商业和政策方面未解决的问题,因此,将此事当做可能之事或者一件事实谈论,似乎不是那么合适。困境在于,超级高铁要想存在,一些有影响力的、有权力的人必须相信它可以存在。这是其它改变人生的技术——比如手机——未曾遇到的问题。建造超级高铁就像是群体癔症——如果每个人都相信它,它或许就能变成现实。

hyperloop_artist

(一个在派对上的洛杉矶本地艺术家)

Carcetti 市长无法在聚会上停留太长时间。他要参加一个娱乐界的晚宴。他说,到时候肯定有人问起超级高铁。不过,即使在聚会已经正式结束,Pishevar、Llyod 和 BamBrogan——有人看见他们同时喝着鸡尾酒和啤酒——深夜时仍然留了下来。对于一家科技公司的聚会来说,这种气氛不寻常。通常,那只是一两杯啤酒,然后用 Uber 快速回家,特别是对高管们来说。但在 Hyperloop,舞场上的人一直不少,一瓶瓶昂贵的威士忌被人从桌子抽屉里找出来,本地艺术家和曾经的明星对整个前景满怀兴奋,即使他们并不完全理解它究竟是什么东西。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