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游戏 2015-10-27 08:15

性、艺术与野餐:另类电子游戏节的崛起

这个夏天,在英国西约克郡赫布登布里奇(Hebden Bridge)改造过的浸信会教堂 Birchcliffe Centre,举办了一场特别的活动。在活动中,嘉宾们伴着巴赫的音乐,在洒满阳光的地板上跳舞;他们还喝着大杯的茶,欣赏着演讲。室外正举行着“艺术散步”,参与者们在泥泞的斜坡上上下下,呼吸着初夏花儿的芬芳。这里有不错的就餐地点,整个小镇的气氛是热情好客的。每个人都感到安全与归属感。路过的人可能猜不到人们来此观赏和分享什么。答案是:电子游戏。

game_festival2

这场名为 Feral Vector 的游戏节,是组织者 David Hayward 为了对抗他口中的“来自伦敦的引力”和游戏节的公众形象而作的一次刻意尝试。从洛杉矶盛大的 E3,到每年一度的 EGX(今年在伯明翰的 NEC 举办),游戏节通常的布置包括巨大的会议中心,几乎完全黑暗的环境,以及来自各种音响系统的刺耳噪音。但是,并非所有人在这种过分吵闹的环境下都感到舒服。正如独立游戏设计师 Rob Fearon 最近在自己的网站上所写的:“我们都值得拥有更好的东西。”

好消息是,Feral Vector 并非唯一的另类游戏节。上周,60 位游戏制作人和游戏社群的其他人员相聚爱尔兰近岸小岛 Inishbofin,参加第二届的 Inis Spraoi。这个游戏节的举办目的是让参与者从全新的角度来思考游戏。

“你在大西洋中央的一个小岛上——要去那儿一定得坐船,” 联合组织人 Llaura Realta 说,“它类似于侏罗纪公园那类的东西, ” 她说,游戏节如此受欢迎,以至于旅馆都满员了。于是,有些人冒雨在野外露营。在两天内,他们探索了一个古老的城堡 ,在黑暗中玩民间游戏(那是一种自然的黑暗环境,和 EGX、E3 那种刻意营造的昏黑完全不同),围着篝火唱歌。

“静修或许是形容这种活动最合适的词,” 帮忙组织集会的 Owen Harris 说,“在游戏社群中,人们的工作方式呈现出一种病态。我们沉迷于这样的想法:让饥饿的艺术家自我毁灭。我认为,从逻辑上,甚至是经济方面看,这样的活动都是值得高度尊重的——这段时间,我们远离电脑,好好休息,这样才能更好地工作。”

game_festival

今年,在其它地方,我们看到了波士顿独立游戏节,京都的 Bitsummit,以及最能引起大家兴趣的 Lyst,它被宣称为一场关于游戏中的爱情、浪漫和性的大会,而它的举办地点是赫尔辛基的一个岛区 Vartiosaari。这次聚会包括了一天的演讲以及 Game Jam(一群游戏开发者在很短的一段时间内规划、设计、和创建一个或多个游戏的活动)。“我们有各种各样的演讲者,从游戏界知名人士——例如《神秘海域》(Uncharted)首席设计师 Richard Lemarchand——到学生和独立游戏开发者,” 联合组织人 Andrea Hasselager 解释说,“但是,我们真的相信,不同领域的艺术人士可以从彼此身上获益,因此,我们非常欢迎来自其它领域的艺术家。”

所有这些活动都在挑战着电子游戏——作为创意产业一员——的负面形象。BBC 最近的电视剧“The Game Changer”描述了一个典型但不真实的游戏产业形象:贪婪的书呆子聚集的臭水坑。在剧中,心理学家 Philip Zimbardo 和商界领袖 John Cridland 都试图将游戏玩家描述为受伤的极客,他们需要做的就是走出家门多交际。但问题是,这个行业倾向于通过赚钱来获得它存在的正当性(“我们的产业规模比好莱坞还大!”)。游戏作为一种让人愉快的创意媒介的概念已经恶化,不但是因为无尽的续作,更是因为那些用来庆祝它的大型活动。

但是,随着游戏行业的成熟以及向新人开放,新奇、另类的游戏节不断涌现 。“ Inis Spraoi 的关注点是游戏文化,” Realta 说,“它不是由营销或公关人员运作的,也不是为了他们的利益。它赞扬了游戏、创意以及围绕它们的一切东西,最重要的是,玩游戏的人。”

更为大型的国际活动也能保持对游戏文化的聚焦。“A MAZE 游戏节”(在柏林和约翰内斯堡举行)的总监 Thorsten Wiedemann 说,“我想要宣传说,游戏不仅是一种产品,还是一种表达感受的媒介。”他的目的是触及到更广泛的观众,把那些通常只参加音乐节的旁观者拉进来。“我有一种预感,A MAZE 可以成为游戏界的柏林电影节,”他说。不过,他也补充说,我们要看到它的实现,或许还需要等上几十年。

所有这些另类游戏节都想要吸引更多类型的观众。游戏设计讲师 Nia Wearn 在怀孕时意识到,从个人来说,她希望一些更具包容性的游戏节出现。“我在想,明年有什么游戏节是我可以带上宝宝去的,”她说,“然后我意识到根本没有。所以我们决定来举行一次野餐。”

这次的野餐就是 LudoLunch。它于今年六月在牛津举行,游戏开发者和他们的朋友家人都参与其中。在那里,我和大家分享了自己做的烘培食品,帮忙喂食 Wearn 的宝宝,还晒了日光浴。尽管此次活动在户外举办,而且是大人小孩一起参加,但它包含了与其他游戏节同样地活动:棋类游戏、一次游戏创作挑战赛(Game Jam)、还有一些演讲,例如受欢迎的交互动画设计师 Emily Short。所有的演讲者都是女性。这在游戏行业是十分罕见的。即使是以游戏中的性别为主题的活动中,也没有出现这样的情况。

game_festival3

同时,那些主流的游戏节,比如 EGX,可以也应该对那些核心玩家以外的人更加友好。由于未能满足更广泛人群的需求,游戏工业正在伤害自身,框住了自己的可能性。 EGX,Gamer Network 这些公司似乎也开始承认这一点。它们也举办了专注独立游戏的 Rezzed 游戏节。游戏节在伦敦的 Tobacco Dock 举行,更为明亮,更少狂热气氛。

“在游戏节中,如果你没有面向家庭的活动或者元素,那些,许多人就不能参加了,” Wearn 指出,“那么你就会失去玩家的父母或伴侣的支持,而且,你实际上还可能失去他们的孩子,也就是未来的消费者的支持。那么,游戏产业中就只剩下非常少的人和事了。”

Harris 同意这种说法。“我已经受够了游戏产业的同质性,”他说,“像 A MAZE、GameCity、Inis Spraoi 这样的活动让我们有希望一窥未来。那时,不同背景、兴趣和追求的人们一起做些东西。”

GameCity 是个不错的例子。每年十月,它在诺丁汉举行。虽然更加包容和有趣,但是,它仍然服务于“核心”玩家。今年,为了庆祝它的十周年, National Videogame Arcade 为它提供了一个常设的场所。像 EGX 一样,GameCity 也在成长,但依然坚持着它的目标:聚焦文化,并且保证让参与者感到安全与受欢迎。目前宣布的活动包括了独立开发者 Mike Bithell 对他最新的热门游戏“Volume”的演讲;对足球的重新设计;《马里奥音乐剧》演出;以及对《Minecraft Blokopedia》作者的一次访谈。《卫报》的游戏板块编辑 Keith Stuart 从第一届 GameCity 开始就主持讨论活动。今年,他将会和我一起主持每日的早餐秀。

GameCity 网站把这个游戏节定义为“一个为所有人打造的电子游戏节”,而它确实也是如此。在白天,有为孩子们而设的手工桌和编程工作室;而到了晚上则有更适合大人的内容,比如电子游戏音乐之夜和一个到闹鬼的法庭玩恐怖游戏的深夜之行。在 GameCity,游戏文化成为小镇肌理的一部分——而不是那些藏在巨大仓库后的噪音和推销。至少在某些时刻,它能给人一种美好的感觉。你会觉得,这才是它应有的样子。

本文全文译自 The Guardian ,原文标题 Sex, art and picnics: the rise of the alternative video game festival,作者 Jordan Erica Webber。她在本文中介绍了更加包容与开放的“另类游戏节”,展示了游戏产业的新改变。爱范儿积木、黄美菁翻译出品。

题图来自:gamecity 插图来自:Guardian

有好的产品或者项目希望我们报道,猛戳这里 寻求报道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

汪峰刚发了耳机,这位足球巨星的耳机也开卖了

2015-10-27 10:23下一篇

携程和去哪儿在一起,互联网公司是在玩连连看? | 爱范早读

2015-10-27 07:42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