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2015-10-26 15:44

在人工智能领域,为什么也有性别歧视?

都人工智能了,还会有性别歧视?甚至,还有性别?

当然。

不过,这个问题要从头说起。

人工智能最真实的危险不是怨恨,而是竞争。超级人工智能非常擅长完成目标,但是如果它们的目标跟我们的不一致,那我们就麻烦了。

有人在 Reddit 网站问答社区问到人工智能的潜在危险,霍金是这么回答的。他的说法表面看起来跟我们的题目无关。但是,计算机科学前沿的女科学家们和霍金的看法不谋而合。她们指出了一个令人不安的事实。如今,人工智能的真实危机并不是机器人可能称霸世界,而是这个领域太缺少差异化了。

在机器人和人工智能领域,白人男性在数量上占有明显的优势,这就决定了这个领域的基本形态:单调,缺少性别和文化上的多样性。

就这个问题,莎拉·托德( Sarah Todd )和几位女科学家交谈之后,揭示出一个让人侧目的事实:在机器人和人工智能领域,性别歧视很严重。

对女性的永恒错觉

搞机器学习和智能决策研究的马里兰大学计算机系教授玛丽·德贾斯丁( Marie desJardins )说:

在我们的文化里,有一种永恒的观点:女人神秘、不可预知而又难以理解。我觉得这是胡说,整个人类都难以理解。

但是,过时的观点总会在缺乏多样性的地方扎根,科学领域也是如此。

美国国家教育统计中心的最新数据表明,2011 年,计算机科学的本科生里,女性只占 18%。在过去几十年里,这个比例一直在下滑。别忘了在 1985 年,拿到计算机学位的人里面,有 37% 是女性。

在人工智能领域发展的女性越来越少,因为它往往忽视人文目标。以往人工智能的研究,瞄准了如何用技术改善人类的生活这个目标。而德贾斯丁发现,现在,目标正在偏离。

德贾斯丁说,很多女人的工作,是被一种改善社区的愿望驱使的。而男人,往往对算法和数学问题更感兴趣。自从男人开始主宰人工智能,研究越来越窄,只关心解决技术问题,忘了更大的目标。

消除大众恐惧并不难

从《弗兰肯斯坦》到《侏罗纪公园》,流行文化里充斥着这种故事:科学家专注于研究怪物,从来不管它们对人类有什么后果。今天,人工智能研究者们正在面临这个故事的现实版本:科学家越来越同质化,他们研究智能机器时,就不会考虑对别的群体的影响。

计算机科学家、Savioke 机器人公司联合创始人泰莎·刘( Tessa Lau )说,她经常看到有些设计,从不把女性和一些少数群体考虑在内。她在开源机器人项目 Willow Garage 工作的时候,有一个叫 PR2 的大型机器人原型,它有几百磅重,有两个大膀子,看起来很可怕。她说不想自己身边有这种东西,除非它被很好地控制起来。

在 Savioke 公司,泰莎·刘设计了一种能让更多人接近和使用的机器人。他们生产的 SaviONE 服务机器人,已经在五家酒店投入使用,其中包括洲际酒店。它们可以往客房里送毛巾、零食和别的东西。这种机器人的触摸屏,小孩和坐轮椅的人都可以轻松够到。如果谁给它的服务打五星,它还会现场跳一段儿。

robot

泰莎·刘说:

对很多人来说,这是头一次遇到机器人上门。我希望他们的体验愉快一些。

学校应该做什么?

卡耐基-梅隆大学机器人研究所博士后研究员奥尔加·罗萨科夫斯基( Olga Russakovsky )创办了全球首次为女孩准备的人工智能夏令营。她意识到,要让这些姑娘们保持兴趣,就得证明人工智能对社会真的有益。

传统的人工智能教育课程,往往是从“我来教你们写代码”开始。所以我们失去了很多人,而他们本来对比代码更高级的目标很感兴趣。

在斯坦福大学人工智能实验室的暑期拓展班上,24 名高中生研究人工智能的实际应用。其中一个团队学习使用自然语言处理技术,在 Twitter 上搜索那些处于灾害中、需要救济的地方。另外一个团队研究计算机视觉,并通过它监控医院里的医生们的洗手习惯,从而改善医院的卫生状况。还有一些人研究自动驾驶,有人学习计算生物学如何帮助人们对抗癌症。

对孩子们来说,这是一种自上而下的教育,不是从底层写代码开始,而是从一开始就明白人工智能的实际用途。

女人更懂怎么利用人工智能

辛西娅( Cynthia Breazeal )是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个人机器人小组的创始人。最近,她辞掉了大学的工作,专门投入研发史上首个家用社交机器人——把情感和人际交往的技巧赋予机器人。这个机器人的主要工作是给家人拍照、跟踪待办事项清单、讲故事哄孩子等等。它还能学习主人的偏好,变得更“懂事”。

还是在麻省理工学院,航空航天教授朱丽叶·莎( Julie Shah )开发了一种温和、优雅的工业机器人,它能够学习如何与人类同事合作,并适应他们。计算机科学和人工智能实验室的负责人丹妮拉·罗斯( Daniela Rus )制作的一只硅胶机械手最近刚亮相,它可以通过触摸来辨识物体,这项技术可以让厨房机器人变得更有用。

丹妮拉·罗斯和斯坦福大学人工智能实验室负责人李飞飞( Fei-Fei Li )正在为丰田的一个智能汽车实验室提供监督指导,帮助他们研究如何减少驾驶事故。密歇根大学计算机科学教授玛莎·波拉克( Martha Pollack )正在研究机器人助手,用来帮助老年人、阿尔茨海默症患者和其他有人知障碍的人。

其实不止是女性,机器人技术和人工智能领域需要更广泛的多样性,包括文化。

机器人学和人工智能要考虑到更广泛的种族、民族。文化态度的差异,导致不同国家在人工智能领域各有专长。美国的人工智能研究在军事方面更强,而欧洲更重视对老年人和残疾人的帮助。

总的来说,机器人技术和人工智能正趋向于呈现两个截然不同的面:传统的一面是男性化的面孔,是数学、逻辑和庞大沉重的工业,另一面则是轻灵、温柔的人文关怀,以及丰富的人性化应用,这似乎是女性研究者们的专长。忽略任何一面,对这门科学的打击都将是毁灭性的。

愿永恒的女性,引领我们上升。

题图来自:《机械姬》海报 插图来自:Google

有好的产品或者项目希望我们报道,猛戳这里 寻求报道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

芬兰叶良辰,真有一百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纪实)

2015-10-26 16:11下一篇

How-Old.net 和 TwinsOrNot 之后,微软用人工智能做了件严肃的事情

2015-10-26 15:41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