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2015-10-26 16:11

芬兰叶良辰,真有一百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纪实)

故事源自 Fusion

距离风城芝加哥 50 英里外,密歇根湖上的冷风吹不到的地方,有一个叫奥斯瓦格的小镇,是那种鸟不生蛋的僻静地方。这里住着史骓特一家(Straters),父亲叫保罗·史骓特,母亲叫艾米·史骓特,儿子叫布莱尔·史骓特。

v1mb77r1r13nmgepqa5zrn3aw7i

史骓特一家在一系列离奇事件后成为了全镇关注的焦点。一开始,有人以史骓特的名义宣布要进行炸弹恐怖袭击,随后警车时常在半夜光顾,他们还收到许多莫名其妙的东西——两辆卡车、一些鲜花、大量砂石、一堆纸箱、无数披萨。当然这些全都不是史骓特家人所为,但在小镇人民的眼中,这家人简直是怪胎中的怪胎!

儿子布莱尔是一位开发者,自称是白帽黑客(不进行恶意攻击的黑客)。在刷白之前,布莱尔也有过一长串网络入侵历史,他还曾因黑了自己学校的网站上过法庭。往事随风,新事如龙卷风,要怪只能怪布莱尔在网上惹上了一个叶良辰。良辰显然不服,他有一百种手段让史骓特一家痛不欲生,而且他做到了。

“叶良辰”的一百种手段

2012 年,当地警局收到从一个临时邮箱发出的邮件,地址看起来跟布莱尔的邮箱很相似。里面说:有炸弹。警方立刻把布莱尔带走,3 周的拘留后,警方确定了邮件是恶作剧才放他离开。炸弹事件之后,一堆乱七八糟的商品又不断出现在史骓特家门前——良辰在用这种方式报复布莱尔·史骓特以及他的家庭。

2013 年 10 月 24 日,两年前的前天,警察接到“布莱尔”的报警电话,说自己吃了迷幻药并且杀死了自己的母亲艾米,警车火速赶到史骓特家中。艾米成功证明了自己还活着,恶作剧不攻自破。然而在安静的小镇上,夜半警报成为了一道扰民的风景线,不明真相的邻居们渐渐把史骓特一家当成了异类。

他们把我们彻底放逐了。

当然叶良辰也要吃饭睡觉拉屎,偶尔还要处理下赵日天,所以史骓特一家有时也能获得几个月的“休战”。良辰再次来袭时,势头丝毫不减当年,又会在几天内密集进行骚扰行动。然后又是暂时的和平。

1459

最可怕的不是战争,而是两场战役之间的焦灼等待。

史骓特一家拿良辰没办法,只好学会忍气吞声应付披萨和警车。

4 月底,叶良辰放了个大招,假冒布莱尔入侵了特斯拉——那个做电动车的特斯拉。被黑的特斯拉官网放出一条消息:

特斯拉,你们被布莱尔·史骓特强奸了。

特斯拉的 Twitter 账号也没有幸免,ID 被改成了 RIPPRGANG(“安息吧公关狗”),并向 56 万粉丝发出两条推文:

该 Twitter 账号已被伊利诺伊州奥斯瓦格的布莱尔史骓特接管,打我的电话(布莱尔的号码)。

想要免费特斯拉,请致电(布莱尔的号码)

为了让骚扰进一步与布莱尔扯上关系,叶良辰用特斯拉 CEO 马斯克的账号留下了“@rootworx was here”的语句,看起来就像布莱尔在炫耀自己的成功入侵。接下来的几天,布莱尔和艾米的手机从世界各地接到了几千个电话,不明真相的群众都在叶良辰的驱使下加入了这场骚扰。

其中有位特斯拉的死忠干脆直接跑到史骓特家门口,要求保罗打开车库让他看看特斯拉是不是藏在里面。保罗说:“滚。”

艾米每天都在想:是否死了更轻松?

没完没了的骚扰让艾米想到,哪天这疯子心血来潮会不会找上我的公司?这是一名称职主管才有的觉悟,公司待她也不错,给她的年薪是丰厚的六位数。于是艾米将自己的遭遇告知了公司 IT 部门,一方面让公司有个准备,另一方面也是在向公司寻求精神支持。

公司还没回应,骚扰也没消停。5 月,艾米的邮件被盗用,黑客向史骓特一家附近 300 个居民发送了一封邮件,写着“我要去你们的学校里开枪”,并附上了详细的袭击计划。尽管有经验的警察很快发现这仍是一场闹剧,但收信人不少是孩子的父母,故史骓特的恶名已被深深植入到邻居的脑中。

同一天,黑客用艾米的领英账号发了条状态,说她的公司是“一家犹太人经营的烂公司”。这时再用 Google 搜索一下艾米·史骓特的名字,各个社交网络账号上出现了一系列的种族歧视、反人类字句。

艾米最终等到的,是三个月的工资和一封辞退信。

我找不到工作,我的婚姻完蛋了。没有一天我能不这么想:是否死了更轻松?

我很无助,我什么都没有了。

然后她哭了起来。

良辰认了 50000 宗罪,却不承认史骓特的指控

3ifu6ux保罗连 FBI 都找过,只不过嫌犯是个远在芬兰的未成年人,美国执法部门帮不上什么卵忙。史骓特指控的芬兰叶良辰真名叫做 Julius Kivimaki,如今已经满 18 岁,但前面说的大部分“英雄事迹”都发生在他成年前。

一家之主保罗说:“我们相隔一张 4000 美元的机票,他很幸运。”

去年,有记者发现良辰是黑客组织“蜥蜴小分队”的成员,该组织号称曾入侵 PlayStation Network 和 Xbox Live 两大游戏平台,也与马航等大公司打过些“交道”。同年芬兰官方判定Kivimaki 犯下了 50000 多起网络犯罪,包括盗用信用卡、虚假炸弹警报、比特币洗钱等等。

罪名虽多,Kivimaki 遭到的惩罚并不重,他的电脑被没收,个人被判了两年监禁(缓刑执行)以及 7000 美元的罚款。判决后,他把自己 Twitter 上的简介改成了“无法触碰的黑客之神”,并表示:

50000 件罪行里没有包括史骓特的遭遇。他认为是我做的那些事大部分都不是我做的,我没有入侵特斯拉也没有给他们订购过任何东西。不知道为什么,我似乎也不记得跟他争论过。

曾经几次断掉史骓特家的网和电话,这点他承认。他还说聊天室里更不受欢迎的是布莱尔,史骓特一家遭遇的系列事件来自于聊天室里被他激怒的黑客们。“(布莱尔)就像是走进贫民窟对黑帮打扮的人出言不逊,”Kivimaki 说,“这个故事不是‘芬兰黑客骚扰可怜的小孩’,而是‘互联网是个混蛋聚集地’。”

如今来自黑客的骚扰已经消停了几个月,奥斯瓦格又恢复了宁静,史骓特一家的奇遇也渐渐不再被邻居们谈起。也许 Kivimaki 说的对,互联网是个混蛋聚集地,个人也相信这么些事情大概不是他一人所为。但无论怎么说,虐人三年已不是“混蛋”能形容的事情了。

线上恩怨还请在线上了结,尊敬的混蛋们。

 

题图:effecthacking

插图:coldwellbankerdodlive

有好的产品或者项目希望我们报道,猛戳这里 寻求报道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

机器人除了能够搬砖,其实还能做更多需要人性的事

2015-10-26 17:06下一篇

在人工智能领域,为什么也有性别歧视?

2015-10-26 15:44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