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 “人脉之王”:有的初创公司不值那么高的估值

公司

2015-12-04 10:11

里德 · 霍夫曼 (Reid Hoffman) 已经涉猎过整个科技初创公司生态圈:他在 2002 年成立 LinkedIn,然后,通过自己从这个公司赚到的钱,他成为了硅谷最活跃的天使投资人。他在 Facebook,Zynga 和其他一些公司的发展初期就进行了投资,现在是 Greylock Partners 的风险资本家。他在 2009 年加入 Greylock 后,把投资专注在消费互联网公司上。这些公司利用软件创造了连接上百万用户的网络,比如公寓分享网站 Airbnb。

培育创业者早期创意的创业孵化器,向大批处于早期阶段的公司投入少量资金的天使投资人,提供项目众筹的网站,比如 Kickstarter,这些都是可以替代传统 VC(风险投资)的选择。

霍夫曼认为类似于 Greylock 的公司可以通过提供一些服务来体现自己的竞争力,比如有一个专门的团队去帮助雇用工程师、举办大量的交流和培训活动,让创业公司能够更快地壮大。目前,霍夫曼正在斯坦福大学给企业家授课,内容是 “暴风雪增长”。这是一个他创造的名词,意思是初创公司的快速扩张。

下面是霍夫曼与《麻省理工科技评论》特约编辑 Robert Hof 的对话,内容是为什么 “暴风雪增长” 在今天如此重要,还有核心技术,比如计算机科技、网络和半导体领域,是否获得了足够的投资。

Robert Hof:科技领域上的变化是如何改变你的投资方式的?

里德 · 霍夫曼:如今创立一家软件公司要比过去容易和快速得多,这得感谢 Amazon Web Servies,开源软件以及可以搭建 app 的 iOS 和 Android 平台。从竞争上说,快速地察觉到全球机遇是关键所在。我希望可以搭建一个适合新时代创业的(风险投资)平台。

VC 在搭建关系和招聘上一直都有提供帮助。你的平台会有什么不一样?

想一想一个应用是怎么在 iOS 平台上搭建的。它会呼叫苹果平台上的某些服务,比如一个图形框架或者创建一个对话框。同样的,一门生意搭建起来的时候,需要招聘员工、开发自己的产品或者服务、不断提高收入。现代的投资公司需要提供一系列公司所需要的服务。

我们有一个特别小组去雇用技术和产品人员。我们与很多硅谷的大型公司,比如苹果和 Facebook 员工组成的团体有交往。他们关注科技上的话题,比如大数据和用户增长等。他们和我们公司会面,传授比如 “growth hacking”(初创公司的一种市场营销技术)、社交媒体的使用以及在市场营销上的其他低成本方法。

这些你关注的,软件驱动的网络公司要过多长时间能成为好的投资机会?

现在还有十亿计的人们正在走上互联网。而且,软件几乎影响所有的行业,从交通行业(比如 Uber 和无人驾驶汽车)到个性化医药、健康和遗传学。在理解数据是如何知会一切上,我们才刚刚起步。那些趋势仍在非常早期的阶段,它们在未来 5 到 10 年将会对宏观经济产生影响。

你说过,你认为在科技投资上没有泡沫,但是,所有的初创公司都那么高价值吗?肯定不是吧。

对于投资前沿科技公司,人们过于兴奋了,以至于这些公司的估值都高得离谱。有一些公司本身确实有很高的价值,即使当你按正在上升的估值进行投资,回过头来看这个估值也是低的。但是确实很多公司被赋予了过高的估值。

我觉得私人投资 [风投融资] 阶段的高估值不会导致大规模的 [公共] 市场调整。经历一轮估值被下调的融资 [此轮融资中对公司的估值低于上一轮] 不会导致公共资本市场的不稳定。不过,那仍是一个很大的泡沫。因此,当你看到估值过高的时候,你要耐心等待。

你们经常耐心等待么?

在过去两年里,我们放过了许多投资机会。

在那些 “漂亮” App 之外的真正创新是否得到了其应得的财务支持?

市场倾向于可实现的、只需小额资本投入的短期回报。这使得纯粹的软件公司受益,比如 Airbnb、Dropbox 和 Uber。这些公司的影响遍布全球,而且具有网络效应 [它们的服务会随着使用人数的增多而变得更有价值]。但我觉得如果更多的资本自然地流向高科技领域,那会更加有益于世界。不过,我们确实有 SpaceX,确实有特斯拉。高科技层面并不是那么缺乏资本投入。

风险投资正不断发展,而传统的出路,比如 IPO,通常是在公司已经成长到一定规模才会出现 。因此公众投资者以及员工都无法从公司的价值增长中获得太多利益。这是一个问题吗?

以前是的。在 1993 到 1996 年,科技公司会上市 ,然后公共市场的股东能从公司估值的巨幅增长中获益。如今,更多时候是私人投资者受益。我觉得,这未必是一个问题。

这不是与这种观念相悖么:通过让员工获得股票购买权之类的事情,让财富平均化,或者,至少让财富的分配更加平均?

理想的情况下,你希望财富回报给每一个人,而不仅仅是那些能够参与精英式私人投资或者精英式私募融资的人。我希望财富能平均化。但另一方面,从公司的角度来看,推后流动性(资产能够以一个合理的价格顺利变现的能力)是完全合理的。因为作为一家私有公司,在这样的情况下它们能够更高效地运营,维持快速的增长势头。

本文全文译自 MIT Technology Review,原文标题 VC Reid Hoffman on VC’s Evolution。这篇文章为《麻省理工科技评论》特约编辑 Robert Hof 与里德 · 霍夫曼对话实录,霍夫曼以资深投资人的角度谈论了他对目前创投领域的看法。爱范儿积木、黄美菁翻译出品。

题图来自:huffpost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