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2015-12-11 16:27

从天天动听到暴风魔镜,黄晓杰没觉得这跨界有多大不同

“去年一个朋友让我尝试了 Oculus Rift,体验完之后觉得很震撼。当时我也没什么概念是哪个版本,可能是 DK1 吧。”

整场访谈中,上任接近一个月的暴风魔镜 CEO 黄晓杰语调都非常平稳,唯独谈到第一次接触虚拟现实时明显兴奋了起来。

Oculus Rift 带来的体验在黄晓杰心里埋下了一颗种子。当时他仍任天天动听 CEO,对虚拟现实没什么了解,但“感觉这种技术很有前景”。

跨界

2014 年初黄晓杰将天天动听卖给了阿里后,暴风科技 CEO 冯鑫在 5 月份时找到他。

“我和冯鑫是多年的老朋友了,也知道他在做魔镜。他想让我来做这件事。”黄晓杰告诉爱范儿,“经过多次接触后,我还是坚定了做虚拟现实的决心。最终放弃了阿里提供的东西,7 月份过来暴风了。这是一个错过可能后悔一生的机会。”

从天天动听到暴风魔镜,从音乐播放器到虚拟现实,这对黄晓杰来说是个不小的跨界。他却觉得:

不管是天天动听还是暴风魔镜,本质上都是互联网产品,只不过后者多了个硬件而已。

“既然都是互联网产品,那有些经验是可以快速复制的。比如关注用户反馈、快速迭代产品、先做平台占领流量入口。”黄晓杰说道。

这种理念体现在执行力上,是黄晓杰 7 月份刚一上任,就把发售不久的魔镜 3 给停掉了,而且是在冯鑫不知情的情况下。

“从 2 代到 3 代,为了提升沉浸感,暴风魔镜团队把视角从 40 度提升到 96 度。”黄晓杰告诉爱范儿,“沉浸感的确提升了,但在低端机器上颗粒感也随之增强。我们也看到论坛和 QQ 群里用户相应的反馈。”

冯鑫在多场发布会中提到这件事:“我后来在询问暴风魔镜 3 的推广情况时才知道这事。当我知道的时候,他已经在着手新的方案了。”一个月后,新产品魔镜 3 Plus 开卖。11 月 18 日,暴风魔镜又推出了第 4 代产品,针对用户反馈的 4 个痛点进行了改进。

尽管已经出了第 4 代,但暴风魔镜还是能在眩晕感、视角以及佩戴舒适度上做得更好。冯鑫和黄晓杰都多次提到,“计划 100 天迭代一代魔镜”。

连横

产品上,暴风魔镜保持快速迭代、小步快走的节奏。而在生态方面,暴风魔镜希望依靠开放的内外部系统来完善。

对内,暴风魔镜采用合伙人模式招揽人才;对外,暴风魔镜寻找第三方合作伙伴、进行战略投资。

2014 年,还是天天动听 CEO 的黄晓杰在一次私董会上进行了分享:“我们发现倒金字塔形的管理结构很难调动员工的积极性,因此借鉴耗散系统,从外部引入人才。”

黄晓杰把这种管理理念从天天动听带到了暴风魔镜,落地后就是合伙人模式。这个模式里面的团队有较高的自主权。

“我们把业务分为两类,一类是基础业务,由公司来制定,相应分配给每个团队。另一类是垂直类业务,合伙人团队和公司共同讨论决定。”黄晓杰解释道,“然后每个季度会做一次评估,根据团队的工作成果给予相应的股权。”

合伙人团队有两种,一种是暴风魔镜内部孵化出来的。另一种是,“一些外部的团队在创业路上遇到较大的困难,暴风魔镜又能给予相应的帮助,就加入进来了”。

“对合伙人团队的挑选,我们首先看他们有没有创业激情,而不仅仅满足当一个职业经理人。当然还要对虚拟现实有热情,然后才是相关的专业能力。”黄晓杰说道。

《极乐王国》团队就是非常典型的例子,他们的前身是 VRPark。2014 年时崔海庆就带着这个团队在尝试虚拟现实版的微信、QQ,他们同时还做了一个虚拟现实资讯网站——87870。

崔海庆深知要做虚拟现实版微信这样的大平台,“最终拼的还是资本与资源”。最终他带领团队加入了“将一切都赌在虚拟现实”的暴风

“合伙人内部团队更多地关注底层技术和平台,只做少量有代表性的内容,像《极乐王国》这样的。”黄晓杰告诉爱范儿,“我们自己不会过多参与游戏或者 VR 影视制作,这些事情交给合作伙伴去做。”

“不少创业团队在这个平台上开发游戏,很多大公司也在接触”。具体有哪些游戏,黄晓杰没有说太多,但他透露,明年上半年会有 100 款左右完成度比较高的游戏上线。

影视上,暴风魔镜一方面和爱奇艺进行合作、和拍摄团队联合制片,迅速补充视频内容库。另一方面,又和北影成立 VR 联合研究中心。“和北影合作是想建立一个 VR 影视的拍摄标准。”黄晓杰说道。

暴风魔镜同样在争取一些外国影视作品的 IP,比如《饥饿游戏 3:嘲笑鸟》下部的虚拟现实中文版就是在暴风魔镜 app 上进行首发。

此外,暴风魔镜还和松禾资本成立了一支 VR 投资基金,目前现金池已达 2 亿。

黄晓杰称,以 11 月 18 日为节点至 2016 年底,未来一年暴风魔镜希望每月给游戏合作伙伴分成达到 1000 万,每月给内容合作伙伴分成达到 1000 万。

种子

要给合作伙伴分成 1000 万,暴风魔镜首先得培育足够多的用户。这也是暴风接下来一年的头等目标——推动中国 VR 用户达到 1000万。

11 月 18 日的发布会上,冯鑫透露前三代魔镜的总销量近 40 万台。黄晓杰对爱范儿补充道:“日活跃用户在两到三万间,用户每天使用时长平均 30 分钟。”在仍处于教育市场阶段的虚拟现实行业,这算是一个还不错的成绩。

不过,据黄晓杰透露,贡献了这 40 万销量的大多是 18-35 岁间的男性消费者,而且明显对科技新品怀有热枕。对暴风魔镜来说,这 40 万更像是早期的种子用户。

“我们会坚持‘先体验后购买’的策略。”黄晓杰说道:

虚拟现实这种东西宣传得再多也没用,用户得亲身体验后才会被吸引。

树立了这样的推广理念后,暴风魔镜明后年将重点布局线下的渠道,从一二线到三四线都有覆盖。“酷派前销售副总裁曾宪忠也被挖了过来,主要负责线下布局。”

正如开头提到,Oculus Rift 在黄晓杰心里埋下了种子。现在,他想通过自己的产品将种子传播到更多人心中。

有好的产品或者项目希望我们报道,猛戳这里 寻求报道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

分享闲置带宽还不够,迅雷赚钱宝 Pro 又打起别的主意

2015-12-11 16:50下一篇

剧情再反转!比特币创始人中本聪:那个澳大利亚大叔不是我

2015-12-11 16:04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