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神秘部门元老说,机器人将让人类更长寿

公司

2015-12-17 01:04

译者按:本文翻译自 Medium Backchannel,原标题为 《Founder of Google’s Stealthy Surgical Robotics Project Speaks》,作者是 Mark Harris。文中采访对象帕维兹(Babak Parviz)原是 Google Glass 团队元老之一,2014 年离开 Google 加入了亚马逊。帕维兹在采访中介绍了他在 Google X 的经历,以及他眼中自动化手术机器人的未来。

十来年后,你的手机会传出熟悉的人工智能语音,自动驾驶汽车会让你从 100 慢慢倒数(睡去)。还将有台 Google 设备为你做手术:一台自动化手术机器人。

这是帕维兹 2010 年加入 Google 超级神秘的 Google X 部门时向公司描绘的愿景。

此处输入图片的描述

帕维兹与 Google Glass

最初帕维兹被 Google 招募来开发 Google Glass 可穿戴电脑,后来跳槽到了亚马逊,但他的思想似乎随着 Verb Surgical 的独立大步走向了现实。Verb 是源自 Alphabet 的生命科学研究部门 Verily,后与医疗巨头强生携手成立的新公司。Verb 这周宣布他们将 “运用尖端机器人技术和最好的医疗设备技术,致力开发一个面向手术室的全面手术解决方案平台”,但没有太多的细节公之于众。

Google 以研究者的守口如瓶闻名,但帕维兹今年早些时候首次向 Backchannel 打破了沉默,开始了一段话题宽广的对话。在众多话题中,他着重解释了希望把机器人带进手术室的想法。

“我在 Google 创立了机器人手术项目。我们依赖于人类手术师的精确性,但现在我们知道机器比人类要精确得多。如果你追求极致的精确,最好还是用机器。”

  • 手术机器人 – 人工操纵控制器下进行手术
  • 自动化手术机器人 – 自动完成整个手术(注)

手术机器人已经可以在手术室中看到。最常用的系统叫做 “达芬奇 ”,医生用它进行了超过 300 万次腹腔镜手术。据 WinterGreen 市场研究员预测,2021 年,手术机器人的市场将增长至 200 亿美元。不过,现在的医疗机器人就像是火星太空车,或是排爆机器人,主要还是一种遥控设备,仍需要人类手术师通过机械控制器遥控,才能进行一些原本不便于人手操作的步骤。

达芬奇操作图

达芬奇手术系统

自动化手术机器人将不再需要人手操作就能进行手术——免除了操作者握着操纵杆时的颤抖和失误。手术机器人控制器比人的手要小得多,并且能以人手无法实现的方式旋转、弯曲。这意味着更小、更安全的切口,为完成麻烦的精细手术带来了可能。譬如说,它能在喉咙进行手术而不弄伤附近的组织。

帕维兹说:对机器的应用,为正常人手无法操作的手术带来了可能性。

另一个优势在于,机器更快。“传统手术基本都受限于人类做出判断和移动设备的速度,” 帕维兹说,“我们知道机器能做得更快,不但是机械动作还是做出判断。” 当然医生仍然需要决定是否要进行手术,而机器人可以比人更快地认出并夹住一根正在出血的血管。机器人迅捷的切口动作还意味着更少的组织破损、更少的出血量、更短的麻醉时间。手术时间每延长一秒,会让致命血栓形成的几率增加 25%。

帕维兹还把手术机器人看作是社会的福利,因为这一趋势最终能将高质量医疗带给贫穷的人。“几千年来,一位手术师训练出另一位手术师,但机器更容易量产,如果我们可以训练出一台好的手术机器,就能飞快地复制、安装,它们会让目前没条件的人们接受手术。”

Google 已经有了生产自动医疗机器人的基础。机器人手术极度依赖于计算机视觉和机器学习,而 Google 为自动驾驶汽车系统进行了深度开发,在系统支持下,这些汽车已经在公开路面行驶了 130 万英里,一起事故都没有发生。(注:事实上有过十几起事故,但自动驾驶模式下没有发生过主动事故。)

自动驾驶车图

Verily 脱胎自 Google X,那个致力于狂想派技术(moonshot),希望改变世界的秘密研究部门。专注于生命科学的 Verily 已经在许多医疗设施上进行了实验,例如为帕金森病人研发的防颤勺子,和帕维兹领军的,为糖尿病人测量血糖的隐形眼镜项目。根据 2014 达成的合作,Novartis 将把隐形眼镜推向市场。出于进军手术机器人的意向,Verily 三月份与 Ethicon (Johnson and Johnson 的一个部门)展开了合作,随着 Verb 的独立,这次合作的意义变得更加深远。

Google 坚称,Verily 目前还不会开发用于手术控制的机器人系统,但不会限制公司研究先进成像和机器学习技术。至于帕维兹在 Google 担任的角色,Google 拒绝评论。

话又说回来,帕维兹在医疗科技领域有很深的背景。当他还在西雅图的华盛顿大学担任 “生物纳米科技” 教授时,他打造了一款仿生隐形眼镜,眼镜上有一枚通过无线电波供能的 LED 灯。2010 年,他被招入 Google 去带队研发 Google Glass,那款发布于 2012 年,褒贬不一的新型头戴式电脑。

Google 今年停止了 Google Glass 的生产。

“刚开始时,Google Glass 不过是咖啡馆里纸巾上的几笔线条,” 他回忆道,“从那个阶段,一直到几千人戴着它走上大街,并用它与人们进行有趣的互动,真是鸟枪换炮。”

帕维兹把他的仿生隐形眼镜带到了 Google。去年上半年,帕维兹宣布 Google X 从零开始重做了隐形眼镜,在里面加入了内置的血糖检测仪用来为糖尿病患者造福。当患者需要注射胰岛素时,眼镜上会有光斑闪烁。“我们回到原点,去设计一个能稳定安置于人体的系统,” 帕维兹说,“这次,我们知道工作成果不会是学术论文,而是能在人身上运作的东西。”

尽管 Google Glass 和隐形眼镜都很好,帕维兹还是认为机器人手术最有潜力成为 Google 第一个成功的狂想派项目——说不定比无人驾驶汽车普及的还快。

到那天,我们还没有商用的自动驾驶汽车,但我们已经有了商用的机器人手术师。

其他机器人专家并不像帕维兹那么笃定。

ryan calo 图

瑞安卡洛

瑞安卡洛(Ryan Calo)是华盛顿大学的一名法律教授,教着机器人法律和政策的课程。他说:“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很快就批准了机器人手术,因为他们用机器人手术对比于人工进行的腹腔镜手术(laparoscopic surgery)”。机器人手术系统的生产商声称,他们的设备本质上是传统腹腔镜手术的延伸。而事实上,借助屏幕查看和控制操纵器,使用复杂软硬件功能,意味着机器人手术无论对患者还是对医生而言,都是全新的东西。“如果 Google 要用同一套说法说服 FDA 批准自动化机器人,上面的类比逻辑就会分崩离析,因为两者完全不同。” 卡洛如是说。

另外,与自动化机器手术师共事的医疗人员存在一个资格认证问题;机器人操刀时,产品责任和医疗事故责任的认定又是一个问题。“我不认为全自动手术是个好主意,” 卡洛说,“人类手术师还会存在很长一段时间。”

“我不是说这将马上发生,不是说这很容易,不是说这一开始就会很便宜。” 帕维兹坦言道,“至少在可见的未来,人类手术师会做出决策,但机器会根据决策执行手术。”

谁都不知道帕维兹是否会亲自打造这些机器人。当被问及他目前在亚马逊的工作时,帕维兹笑着说:“我们在做一些酷到爆的事情。”

题图:福布斯 插图:维基百科wearobozdnet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还有什么比无趣更可怕?网友说:无知。我惭愧地低下了头。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