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hbaba 背后的故事:我们帮人民找厕所

新创

2011-11-28 11:00

“它其实是一款手机软件。出门在外的时候,只要点一个按钮,就知道周围哪里有厕所了。” 黄飞飞这样解释道。主持人郭德纲站在他的身边,让他紧张得老是晃悠:“我们给它起了一个很本土化、很亲切的名字,叫 ‘噢粑粑’。”

台下一阵哄笑。

随即,他掏出一台 iPad,向观众展示了 “软件找厕所” 的过程。通过 GPS 定位,屏幕上立刻显示出了周围最近的一间厕所——江苏电视台 2 楼的洗手间。除了有无厕纸、蹲位数量的信息之外,软件还向大家报告:“平常人不多,但在录《非常了得》的时候,人非常多。”

当时的黄飞飞可能并没有意识到,这款他和同事花了三个星期写出来的 “找厕所” 软件,会在之后几个月的时间里,给他们带来未曾预料到的高曝光度。半年多之前,作为程序员的他和几个伙伴还刚刚集体从原单位亚信联创辞职,酝酿联合成立创业团队开发手机软件。其中为首的人叫杨兴中,已经是一个在亚信联创有了 11 年工作经验的部门经理。
就这样,5 个技术出身的亚信联创前员工,再加上 2 个负责市场营销的姑娘——7 个联合创始人各自掏了 4 到 80 万不等的初创资金,半个月之内便在南京找到了办公地点,注册成立了新公司,跻身手机应用开发的大潮。

起初团队想做一款名为 “开趣” 的 LBS(基于地理位置的服务)类应用,也就是人们所俗称的 “签到” 应用。不过在做了几次线下活动之后,应用的下载量依然寥寥。团队成员们逐渐发现不管是从资金方面,还是从人力方面考虑,LBS 市场对他们来说都大得难以驾驭。

接下来挺长的一段时间,整个团队都陷入了一个迷茫期。办公地点已经找好,员工也在陆续到位,但是团队在寻找新市场切入点的进展上却有些停滞不前。他们也曾经想过结合南京的本地文化,做一些以类似 “金陵鬼话”、“小鬼闹金陵” 为主题的小应用,但每次新主意的提出总会遇到团队内部这样或那样的反对声音。直到一天公司内部的例行会议上,担任 COO 的黄利突然想到自己曾经的一次 “找洗手间” 经历,于是在不经意之间地提出:“那我们帮人找厕所吧。”

这一次,所有团队成员竟然一致表示赞同。他们随后对市场进行了分析,欣喜地发现:国内还没有一款以 “找厕所” 为主要功能的手机应用问世。

打定主意之后,在给这款手机应用起名字的问题上,团队内部又产生了意见分歧:70 后的 “大叔” 们更倾向于使用 “方便助手” 之类的名称,但 80 后们则力挺 “屙巴巴” 这句俗语。“屙巴巴” 是南京本地方言中 “上厕所” 的意思,在全国许多地方的方言中人们也常这么说。在产品经理黄飞飞的坚持下,团队成员们取了 “屙巴巴” 的谐音,把应用名称最终敲定为 “噢粑粑”。

程序员们忙活了几个星期之后,“噢粑粑” 的第一个版本 “南京版” 诞生了。由于谷歌地图、百度地图等地图信息提供商并没能提供很精确的公共厕所位置信息,团队里的四五个人于是花了整整一个星期的时间在谷歌地图上一个一个地把全市的公共厕所(含肯德基、麦当劳)的经纬度都标了出来,有时候一人一天要标将近 200 个厕所位置。

幸运的是,“南京版” 发布之后,第二天就被《扬子晚报》进行了整版报道。于是南京城管局的工作人员联系到开发团队,主动提供了 700 多个市内公共厕所的详细信息,包括蹲位数量、有无残疾人设施等。

飞涨的下载量也证明,的确有很多人对这款应用存在着 “‘肛’ 性需求”。在 8 月《非常了得》的节目播出之后,“噢粑粑” 的单日安装量超过了 4000 次。到了 10 月 10 日的时候,“噢粑粑” 的总安装量已经突破了 15 万。在有了 “南京版” 的数据采集经验之后,团队很快决定将服务向全国铺开。他们和各地的地图服务商建立了联系,推出了全国版 “噢粑粑”。

IMG_2110IMG_2111

在产品功能上,团队也开始思考如何进一步优化。一个极为人性化的设计是:在显示周边厕所的信息列表中,每一个厕所旁边都有一个绿色的指南针实时指向着厕所的方位。另外,团队还在应用内置了笑话和趣图,供人们在如厕时解闷。他们后来在应用内添加的具有戏虐成分的 “新浪微博求厕纸功能”,则是源于发生在日本的一个真实的故事:今年 5 月,一名昵称为 “DJ 课长”的网友通过微博网站 Twitter 发送了一条消息,称自己在商场如厕时遭遇无纸尴尬,请求好友火速赶去 “救援”。结果该条微博迅速走红网络,20 分钟后,商场派人 “营救” 成功。

naika-tei-twitter-yodobashi-camera

不过,从商业角度来看,这款应用的缺点也显而易见:并不能找到一个有效的商业模式,也并不能期望用户在平时没有 “需求” 的时候也长期驻留。整个团队究竟怎样才能通过这样一款本身免费的应用程序实现盈利?这个问题将会长期困扰这个平均年龄只有 25 岁的开发团队。

面对许多投资人一轮又一轮地询问商业模式,团队承认他们也不得不开始严肃地考虑这个问题。86 年出生、负责营销策划的钱婧透露,公司正在洽谈接受的下一笔投资规模将在 300-500 万之间。许多投资人给他们指出了多条发展模式,不过也有一些投资人对他们的前景并不看好。

钱婧说:“我们有时也会反复地问自己:‘我们到底能卖什么呢?’ 实在想不出的时候,我们索性也会开起玩笑:‘就卖萌吧。’”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年轻的文字工作者,恪守新闻专业主义。科班出身,并以敲击键盘为生。 | Shanghai-based young journalist and tech freelancer. Story teller and story seller.

累计已发布 24 篇文章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