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认吧!其实你还是对无人驾驶很不放心

董车会

2016-04-12 18:44

上回爱范儿跟大家谈论过传统车厂如何看无人驾驶汽车,这回我们再讨论:“驾驶者怎样看待无人驾驶汽车”。不过在我们讨论之前,先跟大家说一个很经典的、但不知是否真的发生过的笑话:

微软也能造汽车?

有一次比尔盖茨 (Bill Gates) 在演讲中嘲笑汽车业的发展,他指通用汽车 (General Motors) 的发展速度能像电脑一样的快,现在大家应该能用 25 美元买到一辆一加仑汽油、就能跑 1000 英里的汽车。不过通用汽车反驳说,如果汽车像微软的话,我们现在开的汽车会变成:

Blue Screen

  1. 每次重新规划道路交通标志,驾驶人就得要买辆新车;
  2. 每次推出新车,你都得重新学习驾驶技术;因为新车的驾驶方法和旧车的完全不同;
  3. 发生事故时,车子里的安全气囊弹出前,会先问“你确定吗?”
  4. 中控台的所有的指示灯,例如:油量、水温等,现在浓缩成一个小窗,上面标示为“一般汽车错误”。
  5. 偶尔汽车会显示:“这个程式执行作业无效,即将关闭,原因不明或是煞车系统没有在指定的时间内回应!如有问题请与汽车设计者联络。”
  6. 你的车子每天会无故崩溃两次,而每一次你将不得不关闭所有窗户,然后重新启动汽车;
  7. 当汽车崩后,偶尔不能重新启动,唯一的解决方法是重新安装发动机;

好吧,软粉不要不高兴,电脑的稳定性问题由来以久,也绝不是微软一家才有的问题。这个笑话的重点不是微软的稳定性,而是:

这个笑话今天将变成我们可能要面对的真实环境:电脑化的自动驾驶汽车,已经是科技界的其中一个重点项目。

我们都害怕无人驾驶

我们必须承认:我们仍然很不信任电脑取代人类来驾驶。

Techcrunch 的编辑 Kristen Hall-Geisler 分析了今年一月在美国汽车协会 (American Automobile Association, AAA) 的统计数据,指美国人仍然很害怕广义的“无人驾驶汽车” (autonomous car)──这不光只是 Google 式的“驾驶席人类灭绝计划”,也包括了一般车厂的“高阶电脑辅助驾驶系统” (advanced driver assistance systems, ADAS)。根据作者说法:75% 的受访者表示害怕乘坐无人驾驶汽车,只有 20% 的受访者觉得无人驾驶是个很酷的想法。而在电脑辅助驾驶系统方面也没能得到大部份受访者的认同:只有 44% 受访者信任紧急刹车系统 (emergency braking systems)、36% 信任自动泊车系统 (self-parking systems)。

Tesla Introduces Self-Driving Features With Software Upgrade

不过,受访者当中仅有有 25%-30% 的用户曾试过自动驾驶功能。曾经体验过的受访者中,84% 的用户信任车道保持系统 (lane keeping),相比之下,没有试过自动驾驶功能的受访者,就只有 50% 信任它。故此作者表示:

在调查里,曾体验过的驾驶者会更倾向信任电脑辅助驾驶功能:所以只要你信任车道保持系统,不久,你也会信任自动泊车系统 (parallel parking systems)。

尽管这个调查某程度上也黑了驾驶者一把:表示不信任无人驶的受访者里,有 8 成均对自己的驾驶技术信心十足,而女性则是因为对自动驾驶不够了解。说得就像是人类本身的过度自信,以及人类的过度无知,导致大家害怕无人驾驶。

一切都是人类的错吗?

老司机解释害怕的原因

驾驶者的“过度自信”和“过度无知”,可能是其中一个问题,但我们为什么在作为乘客时,也一样认为由司机驾驶,比起由电脑驾驶更安心?

我们不是过度相信人类的能力,而是单纯不信任电脑。

tesla5

目前在华语世界里,无人驾驶还是一种很新的玩意,很多人都没有机会接触。爱范儿作为科技媒体的前线,我们的两名老司机王飞和张博文,都亲身试过特斯拉的无人驾驶汽车功能,但他们都不约而同的表示“十分紧张”。

王飞表示,尽管他在习惯无人驾驶系统后,已经开始能放开心情,但他还是不敢在两边的车道打开无人驾驶功能。而且,当车子驶进弯道后,他在屏幕上看到车子慢慢接近边线时,总会有些紧张。而张博文则指出在高速公路这种没道路情况简单的情况下,无人驾驶功能绝对是个“神器”,真的可以不动方向盘就跑完半圈五环。但当他在堵车时候,用起来倍感累心。他表示:

在城市里面,我不敢完全不介入驾驶。特斯拉的识别能力还是有些问题,虽然感觉很智能,但这种智能仍然很死板。如果驾驶者都很守规矩,不会胡乱换道,无人驾驶汽车简直是神器,我们不用老是刹车油门来回踩,车辆就会自动跟车。但无人驾驶功能却会自动保持最少一个车距的距离:要知道在北京塞车时,只要车子离前车半个车距,就会有人突然插线进来。

不是 AlphaGo 在驾驶

我们能信任车道保持系统、或是自动泊车系统,是因为这种功能变需要面对的突发环境不多,电脑应变能力即使不足,也能轻易应付。问题是当我们在市区的环境里,情况远为复杂:无人驾驶汽车除了要面对人类的突发状况,更要应付人类的突发感性需要:包括忌惮、急躁、和恐惧。

alphago-AP

当 AlphaGo 可以透过深度学习,在极度复杂的围棋比赛上轻取九段大国手的时候(上图),为什么我们仍然觉得电脑不能适应人类的驾驶习惯、其应变能力还不及人脑?因为我们开的汽车不是超级电脑,而是一台我们见惯了的消费级电子产品。目前我们的无人驾驶汽车,不懂得应付我们的感性需求:不会因为太多人不守交通规则,而采用更具侵略性的驾驶手法;也不会因为我们的恐惧,更早的避开一些让我们感到不舒服的车辆。

当我们病了,我们会信赖靠医院里的高端电子设备来续命;我们远行,我们也会信任飞机的自动飞行系统。这堆决定我们生死的电子设备,没有使我们感到十分恐惧。因为我们很清楚:这些专业的电子设备,有充足的保养、有充足的冗余设计、也有足够的安全监管。

但是,无人驾驶汽车,没有能在感性上让我们安心。

不信任消费电子的传统

我们经常见到微软的蓝色当机画面、也经常见到 Google Now 派了不需要的卡片、Siri 的回答也经常狗屁不通;如果无人驾驶汽车的智能程度就像这些设备一样,大家都不可能相信无人驾驶功能能保障我们安全。尽管 Google 表示无人驾驶汽车的意外率并不高、尽管爱范儿曾报导过 Google 式的无人驾驶汽车加入了大量的冗余设备,其安全系数甚至远高于一般汽车,但我们接触的电子产品,都是这种不太可靠的鬼东西,就连特斯拉本身,根据消费者报告 (Consumer Reports)的资料,在可靠性上一样存在很大疑问。那就正如前大家拉黑微软的故事一样,关键也许是人类在多年来,就有怀疑消费电子产品可靠性的传统。

o-IPHONE-TEXT-CRASH-570

当我们进入电脑时代后,各种软、硬件纷纷涌现,而厂商之间的竞争愈也愈来愈激烈,消费电子产品的迭代更新也愈来愈快,功能愈来愈多、然后工程师往往都在愈来愈短时时间里,加入愈来愈复杂的新功能,犯错也愈来愈多。以往我们觉得 iPhone 十分稳定,但在 iOS 8 不断的被媒体指内藏很多臭虫,到了被指是用来优化体验的 iOS 9,一样也是臭虫一堆

手机有臭虫,重启一下就好;但汽车有蓝画面,真的不是重启一下就好;我们难保无人驾驶汽车的未来,也会像手机一样。

正视消费者的信心问题

我们不是不知道“人类”这种东西不稳定、也不可靠;我们也不是不知道电脑会比人类可靠和稳定。但是,当科技界没能正视我们对消费电子产品的信心,就打算一到到位,直接让电脑来接管人类的生死,我们就会变得很难接受。

无人驾驶真正的难度,绝对不是“技术”,而是“人”:最难的不是如何让技术变得更安全,而是如何让人类知道,它们的技术为什么会真正的安全。

 

题图及部份插图来自 123RF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Odin 是個傻瓜,因為只有傻瓜才會花時間寫文章。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