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2016-6-20 17:07

乐视成酷派第一大股东,背后有乐视手机的大生意

从发声否认、追究消息者的法律责任到最后公开声明,这样的奇葩剧情就发生在两天前的酷派上。

6 月 17 日,酷派集团正式发布了公告,该公告证明公司第一大股东 Data Dreamland 与乐视移动达成了股权交易协议,Data Dreamland 将出售公司 11 % 的股份,交易金额为 10.47 亿港元。

交易后乐视移动将持有公司 28.90% 股份,自此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

乐视移动就是乐视集团旗下的一家香港注册的公司。一年之前 Data Dreamland 曾宣布出售 18% 公司股份给乐视移动,交易价格预计约合 27.3 亿港元。而 Data Dreamland 则是酷派集团创始人兼实际控制人郭德英控制下的公司。

郭德英

郭德英是老手机人了,在《酷派董事长郭德英创业历程》一文中详细叙述了郭德英的创业历程。

guo1

  • 2003 年,学通信技术出身的郭德英在 N 年积累下,选择与联通合作,推出第一款 WCDMA 酷派手机。5 年之后,他的公司在香港主板登陆,被投资人称为“中国未来的黑莓”。紧接着 2004 年推出了自有知识产权的手机,2005 年研发出了全世界第一款双模双待智能手机,2007 年荣获国务院颁发的年度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
  • 郭德英曾推动酷派手机的从 Windows 到 Android 的全面转型,Android 系统在全球当时只占据了区区 4% 的份额。
  • 经过这场转型努力,2010 年上半年净利润 2.37 亿元,手机市场份额进入前三,之后还开拓海外市场一路高歌,终成今天的国产品牌中流砥柱。

此举在业内也被解读为郭德英从自己创立酷派到乐视宣布成为第一大股东,在手机整体降温的大环境下最终套现离场,而郭德英时代的酷派翻打在手机江湖的经历不禁让人唏嘘。

否认到公开声明“自打脸”

最有意思的是酷派从否认追究法律责任到公开声明,听起来就扑朔迷离。

comment

微博用户 @袁炫华 曾在酷派公开声明发布前发布微博表示,“乐视将全资收购宇龙通讯,而后者旗下品牌酷派和 ivvi 都将面临消失”。消息一出便漾起手机圈的涟漪。

可笑的是,酷派方面马上做出了快速反应:在社交平台发出声明称此为虚假消息,将对消息者的不实言论追究法律责任,并责令消息者立即删除消息。

weibo

微博用户 @袁炫华 至今还在微博上继续发表连续五日的公开致歉,起因就是这条“不实信息”的酷派公告。

最讽刺的是几天之后,乐视成为酷派第一大股东的公告就被酷派官方公布出来,与当时消息的出入在于并不是“全资收购”。微博用户 @袁炫华 随即在微博上更新了新博文“我不管你咋回事,我继续道歉!”

讽刺意味和潜台词颇多。

酷派不好过,乐视需要出货

乐视的品牌与酷派的技术储备被称为搓成这桩生意的动力。

kupai

第一方面,曾经被称为“中华酷联”的四大天王除去华为其他三家正在经历手机圈转型的阵痛,用掉队形容不足为过。在最新的 2016 年第一季度手机出货报告里,中国手机市场的 TOP 5 成为了华为(16.2%)、OPPO(15.4%)、vivo(13.3%)、苹果(12.8%)、小米(9%)。除去 TOP 5 的“Others”份额从 47.3% 跌到了 33.3%。

而在 2013 年在前三名我们还能看到酷派的身影。

媒体爆料酷派 2015 年的数据显示,其营收 146.68 亿港元,较 2014 年的 249 亿港元下滑 41.1%;纯利为 22.77 亿港元,虽然同比暴增 342.8%,但主要是因为酷派出售一家附属公司若干权益产生 26.4 亿港元盈利所致。这意味着酷派核心的手机业务截至去年,规模在极度萎缩(营收同比大降 41.1%)的同时,实际上也在亏损

我并没有找到更新的关于酷派手机的出货数据,借此形容“淡去的酷派”也颇为贴切。而北京商报曾撰文评价《酷派转型摸不到头脑》。

其二,在今年年初乐视移动总裁冯幸表示,“2016 年乐视全年目标是 1500 万台。”一方面乐视想冲击更高的销量遇到困难,控制制造产能也会是一个严峻的问题,乐视正是想通过控股酷派以实现更高的 2000 – 3000 万的年销量目标。

不少网络分析认为,在控股酷派后,乐视仍然可以在酷派的研发、专利、线下渠道等方面获利。数据显示,宇龙通信全球专利总储备量超过 7000 件,此举也可以减少乐视海外市场的专利纠纷;在渠道及销售方面,酷派自建线下 500 多个直销店,酷派又与三大运营商合作深入,帮助乐视超级手机触及更多的普通用户。

网络上公开的数据认为,乐视与酷派 2016 年智能手机总销量将会在 5000 万 – 6000 万,2017 年销售量有望突破 1 亿。乐视移动正通过这种整合的方式成为中国手机市场的大玩家。

乐视手机的大生意

leeco

微博认证为《国际电子商情》《电子工程专辑》《电子系统设计》首席分析师的孙昌旭发表微博评论:“遮遮掩掩,酷派终于公布了令人尊重的前辈郭德英时代的酷派已经结束,新的刘江峰时代“酷派”开启(暂且先这样叫,新的名字还没定,将会有一个全新的品牌,和目前的乐视品牌并行运作),你们看好吗?”

而刘江峰是华为的老人了刘江峰本人曾担任过华为全球技术服务部总裁、华为亚太区副总裁、华为南太平洋地区部总裁兼澳大利亚公司董事等职位。

2015 年初离开华为荣耀之后,刘江峰也曾担任生鲜电商多点(DMall)公司 CEO,但在今年年初 DMall 传出人事变动。

知名媒体冀勇庆在百度百家发文直接点名了刘江峰的行踪,“原华为荣耀负责人刘江峰将出任酷派 CEO,而 Fiil 耳机(汪峰参股的那家公司)CEO 彭锦洲等前华为人也将跟随刘江峰进入酷派。此前,已经有一些前华为人加入了乐视旗下的各家公司,如前华为荣耀高管徐昕泉等。如今,乐视已经成为前华为人的聚集地了。”

此外,前华为荣耀高管徐昕泉已出任乐视俄罗斯和东欧大区负责人,消息认为凭借刘江峰本人的号召力乐视也正在聚集一批前华为人对抗华为。36kr 文章介绍,一家名为众思科技目前团队成员主要来自于华为,曾经帮乐视移动承接过手机 ODM 业务,在今年 4 月底刘江峰已经参与到公司的经营决策中。

根据企业法人以及一些工商资料,在这个众思科技的背后,正是乐视手机在操盘。而据网络上一些传言,华为内部已经成立“打乐办”,在华为内部众思也已经被列入禁业协议。

不过整件事情还有疑点,关于彭锦洲的加盟腾讯科技方面给出的答复是,“彭锦洲本人否认了离职,也不会加盟酷派。”事件仍然扑朔迷离。

不过由此来看,乐视手机将出现三个重要的业务部门:乐视移动、酷派团队以及众思科技。冀勇庆则认为,乐视移动未来将主打千元以上的高端产品;而刘江峰本人很可能同时操盘酷派和深圳众思科技主打互联网品牌。

变量

明眼看乐视在手机市场进行了多方面的整合,但随着这种整合市场变量也会逐渐增多,不知未来是否会真正出现乐视手机这个新巨头?

暂且打一个问号。不过在手机市场压力下,乐视也不得不这么做

 

题图插图来自:qqbbtnews,weibo,itxinwen

有好的产品或者项目希望我们报道,猛戳这里 寻求报道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

索尼这份专利告诉你,PS4 的手柄还有多种可能

2016-6-20 17:25下一篇

想要更好的 VR 体验?请先变身“扯线木偶”

2016-6-20 16:52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