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推出面向出境游客的 “微信乐游卡”?这 1.2 亿人的价值比想象中更大

公司

2016-12-16 14:55

上回说到,微信和台湾最大的电信运营商中华电信针对赴台游客推出了全新电话卡产品——“WeChat GO 微信乐游卡 ”。现在这个 “WeChat GO 微信乐游卡” 计划的覆盖区域又多了一个地区:香港。

与台湾版 “WeChat GO 微信乐游卡” 类似,腾讯微信和香港和记电讯合作推出的这套 “WeChat GO 微信乐游卡” 是 4G 网络的手机预付卡,内含有 1G 流量,还有 200MB 微信额外流量,有效期为 7 天(7 天也是大陆居民赴港个人旅游的最长逗留期限),最关键的售价是其售价仅为 58 港币。

从 12 月 14 日开始,赴港游客可以在和记自有门店(51 家),香港 7-11 门店(935 家)、香港 Vango 便利店(59 家)购买该电话卡,这些网点覆盖了火车站、港口码头、通关口岸、市中心。

497417226339513488

也就是说,台湾和香港两地的 “WeChat GO 微信乐游卡” 共同之处在于方便内地游客,都有针对微信的额外流量,以及购买网点众多,后续还可以使用微信支付以及微信公众平台上的相关衍生服务。

WeChat GO 是什么?

在讨论这个 “WeChat GO 微信乐游卡” 之前,其实我们有必要了解一下这个 WeChat GO 是什么?

目前大陆每年有超过 1.2 亿的出境游客,按照我国目前的哑巴英语以及高考四六级为驱动力的教育方式,这 1.2 亿出境游客中普遍存在语言不通,文化差异以及信息不对称的问题。

有问题,就意味着有市场。在全球范围内有着 8.46 亿月活跃用户(腾讯 2016 Q3 财报数据)的微信于是想要做一套标准化的出境游场景解决方案,依靠各种合作伙伴,降低游客在境外旅程中的障碍。这些场景包括通讯、景点、航空、酒店 & OTA、保险、安全等六大典型应用场景。

593786371304901784

所以,这套 “WeChat GO 微信乐游卡” 就是 WeChat GO 解决方案中的一环,旨在解决境外游客在境外电话卡购买上的选择困难症,毕竟现在互联网已经成为了我们生存的刚需,试想一下,在台湾士林夜市吃美食,在香港海港湾买买买的成果不能拍照发朋友圈,那简直就说不出旅行的意义了。

除了提供大陆游客认知更亲切性价比更高的微信联名电话卡,这一套 WeChat GO 解决方案还体现在境外酒店入住,景点游览等场景上。

(通过微信控制的 The LINQ 智能酒店房间)

微信已经与世界十大酒店集团之一的美国凯撒酒店展开合作,在其旗下的凝酷酒店(The LINQ)展示了世界首间从登记入住,开关门锁,调节灯光,恒温操控、开关窗帘都由微信控制的房间。

另外,微信还和新加坡旅游局以及澳门特区旅游局合作,除了常规在公众号获取旅游攻略出行计划之外。用户还能获取中文地图导览,开启定位之后也可以获得景区内路线导航,以及中文语音导游。接入微信支付之后,也能有购买卡券验证卡券的功能。

简单对比一下,也就是说有了这个 WeChat GO,境外游客在异国他乡的时候,起码就可以多认些路,可以少换些零钱,可以少些语言障碍,也不需要双语导游。

去年 Facebook F8 大会的时候,科技媒体 Re/Code 的编辑这么说

一句话总结 Facebook F8 大会:亚洲的通讯应用已经甩我们几光年远了…

同样都是通讯应用,被 Facebook 收购的 WhatsApp 坚持的是小而精,而微信则一直想要做一个移动端的平台型应用。

也许 WeChat GO 是微信目前最为明确涉及到海外战略的服务,但严格来说,这种出海的战略有些像是大航海时代,玉米辣椒这些作物伴随着航海家在全球各地落地生根。

1.2 亿的 “航海家”

“中国游客” 这个时候不仅仅是数字的概念,更是代表着一种商业力量。这种力量就跟那种 “航海家” 所代表的资本主义力量类似,具有排山倒海不可逆转的影响力。

麦肯锡指出,到 2020 年,中国城市家庭每年的可支配收入将达 8000 美元——与韩国的水平相仿,但相应的人口规模却要大得多。如此看来,除中东石油外,全世界第二大最有价值的自然资源就属中国的城市中产家庭了。

作为 “新主流” 消费者,他们已拥有基本的日常所需。他们拥有足够的可支配收入,但更注重质量、品牌和产品体验。

在这个趋势之下,许多国外品牌因此获得了在华的快速增长,比如星巴克和无印良品这样代表着生活方式的品牌。“新主流” 消费者吸引人的地方在于他们的行为与发达市场的消费者相似。

(无印良品在中国已经开了 200 家店,星巴克则有约 2500 家)

在国内,中国城市消费者钟爱《魔兽》或者《环太平洋》这样的电影,而在好莱坞,这两部片子其实都算遭遇了票房滑铁卢。不过由于中国这个大票仓,制片方可能因为考虑中国市场而制作续集,并且在续集中加入更多的中国元素来讨好中国市场,即使这个中国元素通常为演员景甜或者范冰冰。

而这 1.2 亿,并且还在增长的年度出境游客数量,同样也能对海外市场产生难以估量的影响。

举个 “薰衣草小熊” 的小例子,这是塔斯马尼亚一家农庄销售的填装薰衣草的亮紫色玩具熊。罗伯特 · 拉维纳斯退休后无事可做,便开始经营这家小型薰衣草农庄。中国演员张馨予在网上发布了一张薰衣草小熊的照片,此后,农场便接到了潮水般涌来的订单。订单激增至逾 45000 份,农场因无法处理来自中国的大量需求,被迫暂停了网上销售。

1

随后,公司不得不对到店(农庄礼品店)游客的购买数量设置上限。大批中国游客来到塔斯马尼亚现场购买。农庄每年接待的游客超过 60000 人。甚至有一名电脑黑客,推测是中国人,侵入农庄的电脑系统,试图下单。

更宏观一点的表现可能是中国人对于买房的执着,北上广深的房地产已经满足不了中国购房团。而温哥华、多伦多这样的城市会迎来大量的中国购房团。而在电影《北京遇上西雅图 2》这部电影中,中国大爷大妈组成的旅游团不仅是为了旅游,也是为了在加州投资房产。这是电影桥段,更是现实。

蜂拥而至的中国游客和资本,很可能对境外某一地区的市场产生决定性的影响。这就是为什么旧金山机场的免税店,伦敦郊区的奥特莱斯里会标配有会中文的店员。

而另一个例子也可以见微知著,台北一家寻常拉面店的排号系统使用的是微信平台。这说明了 1.2 亿境外游客在需求,也会将大陆流行的服务带往目的地,让这些服务在异地生根发芽。

数字化的中国消费者

许多人应该会记得今年 2 月 Apple Pay 登陆中国时候迟迟绑不上卡的苦恼,这背后的数据可能让人大吃一惊:Apple Pay 登陆中国内地的 72 小时内,就有 300 万张支付卡绑定了该服务,这是美国绑定量的 3 倍。

回顾过去,中国内地消费者几乎是一跃进入了在线购物和拥有智能手机成为常态的世界,而在固定电话时代,PC 互联网时代,中国并没有掀起什么波澜,仅仅是美国互联网发展过程中的小跟班。

如今超过 4.1 亿中国人定期使用电子支付方式,其中近 90% 的人是通过移动设备实现电子支付的。

这种移动支付浪潮席卷而来的速度超乎人们的想象,在三四年前,人们很难相信腾讯的财付通能够和支付宝相抗衡。不过伴随着微信红包这一奇招,依托于社交关系发展的微信支付已经可以和支付宝分庭抗礼,并且逼得支付宝一再执意反向走社交的道路。

即便是互联网产业最发达的美国,在即时通讯应用平台化,移动支付普及化上,也是远远不及中国。

因此,有银行从业者指出,面对接下来银行和零售商要灵活应变,提前预测 13.7 亿中国购物者的未来需求和偏好。那些预测正确的人会发现,奖励是丰厚的。正如上一段所说的,中国消费者的喜好其实难以预测,潮流多变。国外的奢侈品品牌们有许多因此而潮起潮落。

但是,对于微信这样有着 8 亿多月活用户的应用来说,它已经产生了足够的粘性,也有足够好的群众基础。年度 1.2 亿境外游客其中有非常大一部分是城市中产者,数字化程度很高的消费者,同时也是微信的用户。如果按照集合的概念来看,这四个概念的重合程度很高,对于任何一个互联网服务来说,这部分的用户通常会被认为是最优质的用户群体。

不管这部分消费者的喜好如何改变,他们出国还是会用到微信及其微信相关业务。而微信需要做的,让这 1.2 亿出境游客使用微信的体验更好,挖掘出更多应用场景。

回到第一部分所言,这就是 WeChat GO 所存在的意义。WeChat GO 也因此联合了新加坡旅游局、澳门特区旅游局、中华电信、和记电讯、万豪、凯撒酒店、Booking、agoda、海南航空、荷兰皇家航空、平安保险、外交部等一大批和境外旅游相关的合作伙伴。

微信红包作为微信编年史上的现象级产品,在爆发前夕,作为第一批微信红包使用者的互联网从业者在春节这个 “天时” 通过春运撬动了地理的隔阂,将微信红包和微信支付传播开去。

对比有着 1.2 亿出境游游客的市场,微信想要通过 WeChat GO 通过 “地利” 进行微信服务海外落地。微信在通讯、酒店、导游、保险、安全和航空等覆盖境外游全程的场景与用户发生关系,远远要比在海外商户收银台放一块支持 “XX 支付” 起到的粘性更大,商业和用户价值也更大。

至此,1.2 亿出境游客的对于微信的价值也就凸显出来了:撬动微信走向全球的支点之一。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