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产品 3-20 18:12

Uber 总裁下课了,但《连线》说真正该下课的其实是 Uber CEO

刚刚步入不惑之年的 Uber CEO Travis Kalanick,正在面临着也许是他人生中最为困惑和焦虑的一段时光。

(图自:wired

先是 2017 年 1 月份,因为 Uber 在抵制“穆斯林入境禁令”的过程中激怒了民众,网民发起了 Delete Uber 抗议活动;接着在 2 月份,Uber 又被曝出性骚扰事件;随后 Google 旗下的自动驾驶公司 Waymo 又起诉了 Uber……一件件麻烦事件让 Uber 陷入了创立以来最严重的公关危机之中。

但,事情不仅没有出现反转,反而变得更加糟糕。

入职不到一年的 Uber 总裁离职了

3 月 19 日,据外媒 Recode 援引知情人士的报道称,Uber 公司仅次于 CEO Travis Kalanick 的二号人物——总裁  Jeff Jones,已经离职;而他的离职正与该公司目前正遭遇的诸多负面指控有直接关系。

随后,Uber 公司确认了 Jeff Jones 的离开。

(Jeff Jones)

在加入 Uber 之前,Jeff Jones 曾经在美国百货公司 Target  担任 CMO。大概一年之前,Kalanick 和 Jones 在举行于加拿大 Vancouver 的 TED 大会上见面,Jones 由此得知 Uber 正打算招募高层管理人员。

随后在 2016 年 8 月,Jones 正式加入 Uber,担任总裁。为此,Jones 还加入了 Uber 董事会,并取代了 Uber 前 CEO兼联合创始人 Ryan Graves 的董事会席位(2010 年 Kalanick 取代他成为 Uber CEO, 目前他在 Uber 负责快递业务 UberEverything)。

针对 Jones 的加入,Kalanick 表示:

在过去的六个月中,我与 Ryan 越来越确信,我们在市场规模中的快速增长需要与我们的城市运营更好地结合起来。

而 Jones 在加入 Uber 之后,主要负责的就是 Uber 最核心的出行业务和品牌发展;他花了很多时间与 Uber 司机们沟通,并向他们发送邮件以告知 Uber 未来的发展方向。

据熟悉 Jones 的人说,他是一个非常温和的人,乐于沟通,但不喜欢冲突。 2017 年 2 月,Jones 在 Facebook 上试图与 Uber 司机们进行沟通,但整个沟通过程似乎并不顺畅,许多司机抱怨 Uber 和 Jones。大约 30 分钟之后,Jones 停止回复司机们的问题。

(Jeff Jones 的 Facebook 页面)

在离开 Uber 的消息曝出之后,Jones 对外声明称:

我在 Uber 看到和经历到的这一切,让我清楚地意识到,这与我的职业生涯目标不符。我无法再继续担任 Uber 出行业务的总裁。

而 Kalanick 对 Jone 的离去也比较轻描淡写,只是象征性地表示 Jones 在过去六个月的工作对公司造成了重大的影响。在双方的声明中,彼此连谢谢这样的客套话语都没有说,可见这又是一次不愉快的分手。

然而 Uber 正打算聘请一位 COO

至于 Jones 离职的原因,Kalanick 的解释是“在我们宣布要招聘一个 COO 之后,Jones 就觉得看不到自己在 Uber 的未来了”,言外之意似乎是在表示,Jones 担心被新来的 COO 架空,所以决定离职。

且不说 Jones 是否真的那么小心眼,但 Kalanick 要招聘一个新的 COO,却是一个事实

2017 年 3 月 7 日,Kalanick 宣布 Uber 正在积极招募一个首席运营官。知情人士表示,理想的候选人包括迪士尼前 COO Tom Staggs 等人,但 Uber 董事会更希望让女性出任这一职位,以便回应外界对 Uber 性别歧视的批评。

实际上,Uber 所遭受的批评不仅仅是性别歧视。

从 2016 年 9 月起,Uber 就已经在匹兹堡和旧金山推出了自动驾驶汽车载客服务,但该公司对外宣称是搜集地图数据。到了 2016 年 12 月 14 日,Uber 终于宣布了提供自动驾驶汽车载客服务,但就在宣布当天,就发生一起自动驾驶汽车闯红灯的违章事件。

当天,这一服务被加州机动车辆管理局叫停。

(Uber 自动驾驶汽车)

随后在 2017 年 1 月,刚上任的美国新总统特朗普公布了“穆斯林入境禁令”,这一禁令遭到反对,有大量出租车司机罢工。然而 Uber 却趁此机会招揽生意,宣称 Uber 不受罢工影响;于是民众又被激怒,掀起了 Delete Uber 抗议活动。

据《纽约时报》报道,这次抗议活动中,至少有 20 万用户卸载了手机中的 Uber 应用。不仅如此,Kalanick 也在舆论的压力中宣布推出美国总统特朗普的经济顾问团队。

2 月中旬,一名曾经在 Uber 工作过的女性员工发表一篇博客称 Uber 的一名管理人员存在性骚扰和性别歧视行为,而 Uber 的人力资源部门却因为这位管理人员的能力出色而拒绝处理。这件事情将 Uber 推向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针对此事,Kalanick 召开了全体会议并向全体员工道歉,它说这件事情的发生表明了公司在企业文化上的一些欠缺。会议持续了一个多小时,而 Kalanick 在会议中比较激动,甚至还带有泪花。

一周之后,Uber 又发生一起与性骚扰有关的事件。Uber 负责技术的一位高级副总裁 Amit  Singhal 被爆料称一年前在 Google 工作时曾经有过性骚扰行为,但在他入职 Uber 时并没有向公司说明。因此,Kalanick 开除了他。

(Amit Singhal)

到了 3 月 1 日,彭博社又曝出一段对 Uber 不利的视频。视频中,Kalanick 坐上了一辆 Uber Black,他与司机发生了争吵,并口出粗鄙之语;这对 Kalanick 的个人形象造成了严重负面影响。

彭博社评价说:

这个视频也许会让 Uber 的投资人质疑,Kalanick 是否有能力领导一家价值 690 亿美元、业务遍布全球的公司。

Uber 需要的是 COO 还是一个新的 CEO?

视频曝光近 6 个小时之后,Kalanick 发出道歉信。除了道歉本身之外,Kalanick 又坦率地承认到自己的领导力问题:

作为一个领导者,我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并成长起来。这是我第一次愿意承认,我需要并打算获取领导力方面的帮助。

后来的事我们都知道了:Kalanick 打算为自己找一个 COO。不过 Jones 的离职,以及连续几个月以来的负面事件,似乎让寻找 COO 这件事儿变得越来越艰难。

还有一个问题是,Uber 需要的真的是一个 COO 么?

COO,也就是首席运营官,在一般人的观念中,是为了提升公司的运营能力。正如当年在 Facebook 快速壮大的过程中,焦头烂额的扎克伯格招架不住,最终引入了前 Google 高管 Sheryl Sandberg;这位经验丰富的女性高管的到来,将 Facebook 的运营工作引领到一个良好的状态,也对扎克伯格领导力的提升有了很大的帮助。

(桑德伯格)

但正如《连线》杂志所指出的那样,对于 Uber 来说,它所缺的不是的运营能力;相反,从 Uber 在全世界多个国家的多个城市(包括中国的数十个城市)开疆扩土的经验来看,Uber 非常擅长运营,而 Kalanick 也不缺这点能力。

另外,Uber 当前的业务发展状况也非常不错。在美国民众举行 Delete Uber 抗议活动的前一周,根据 TXN Solutions 发布的数据,Uber 占据了 83.5% 的网约车市场份额,而它的竞争对手 Lyft 为 16.5%。即使后来 Uber 发生了一系列负面事件,它也依然是这个市场的主导者。

因此,《连线》不无针对性地指出:

Uber 真正面临的问题有两个,一个是形象问题,另一个是文化问题。正如 Uber 自然所言,这些问题产生于顶层。要想真正地解决这些问题,Uber 不应该找一个 COO,它应该找一个新的 CEO。

这个论点显然不会让控制欲旺盛的 Kalanick 高兴;不过《连线》的意思不是说让他像 1985 年的乔布斯那样彻底出局,而是让他学习 Google 两位创始人 Larry Page 和 Sergey Brin 当年的做法,将 CEO 的职位暂时交出来。

(Page 和 Brin 把 Google CEO 一职交给了 Eric Schmidt)

来自旧金山州立大学的人力资源策略与管理教授 John Sullivan 认为,虽然 Kalanick 已经通过寻找 COO 这件事儿表现出“提升自我领导力”的姿态,但人们并不会买账。他说:

许多投资人和用户真正关心的是 CEO 的去留 。Uber 需要一个彻底的变革,而不是一些无关痛痒的动作。

在《连线》的这篇文章发出三天之后,Kalanick 又和马克伯格一起参加了 Dropbox CEO Drew Houston 的生日派对,派对的主题是 “Babes 和 Balls(美女和球)”。

嗯,不知道在派对上打乒乓球的时候, Kalanick 的心情究竟是怎么样的。

有好的产品或者项目希望我们报道,猛戳这里 寻求报道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

小米和万科建的房比北京房价便宜一半,但你知道他们要干嘛吗?

3-20 18:24下一篇

别克昂科拉:停在楼下的毛头小伙,如今陷入身份认同焦虑 | 心试驾

3-20 16:47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