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特稿 2012-4-25 07:30

反社交与被救赎

张恒 张恒
-

最近一位文质彬彬的大学生找到我,说他在校园里牵头成立了“反社交联盟”。

起初我感到很惊讶,以为他是死读书的木鱼脑袋。送走他之后却觉得很痛苦,是那种头昏脑胀的痛苦。

“反社交联盟”的宗旨是救助沉溺于社交网络的大学生,他们认为如果把时间花在各种互联网社交工具上,那么就跟沉迷于网络游戏没什么两样。既然网游已经在名义上实施了“防沉迷系统”,那么社交工具也应该如此。

我的痛苦在于,确实被社交工具压得喘不过气来。

“Good For Few,Bad For Most”(只有少数人得利)

从开发者的角度来讲,做不做社交功能已经变成了伪命题——不做社交是等死,做了社交也有可能饿死。就连我用了 5 年的 UC 浏览器都走向了社交化,曾经以简洁高效著称的浏览器打出美女牌来招揽客户——这种感觉就像你走进一家电脑配件商店,抬头瞅瞅招牌上写着“怡红院”。

“Good For Few,Bad For Most”来自一句反战口号,用在社交工具大战中再贴切不过。即便是在硅谷,胜利者也仅有 Facebook ,LinkedIn,Twitter 等极少数公司。而广大用户在各种舆论的引导下,只会心甘情愿地站在 Most 阵营里。

我突然有一种想要逃跑的想法。

桎梏与救赎

IMG_1098

拿起手机拍一张猫咪,打开 Instagram 加特效并同步分享到 Twitter,Facebook,Flickr,Tumblr。然后再打开 Path ,分享到自己的圈子。然后根据照片的有趣程度,选择分享到新浪微博(同事关系比较多)或是腾讯微博(亲戚朋友比较多)。

一只简单的喵咪都要被众多社交巨头们分食,更不用说身价比猫咪高千万倍的名人们了。怪不得现在“微博运营经理”职位日趋走俏。

我意识到这并不是真正的生活。多打开一个社交工具,并不意味着多一分快乐,只是另一种强迫症罢了。“反正 Path 的图标就在那里,为何不分享一下呢?”

如果说:“社交和关系是一个牢笼”,相信即将跳下泰坦尼克的露丝不会反对这句话。

杰克救赎了露丝,谁来救赎我们?或许杰克今晚就应该化身为某些 App 上的卸载按钮。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