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6-22 17:38

洗牌加速的移动直播行业,一半海水一半火焰的命运

移动直播还在疯狂的时候,就有人预言到 2017 年,我们可能会看到大批产品烧完钱死掉,剩下几家大平台收割市场。以现在各家平台的情况看来,事实确实如此——

当时还是头条担当的移动直播,已经被共享 XX 们挤到了版面的一角,千播大战这场戏终于也演到了洗牌这一幕。在已经冷下来的大环境中,平台们的命运却各不相同,他们有的已经消亡或者是等待消亡,也有的顺利拿到了新一轮的融资、大手笔的花钱做内容和买流量。

正所谓,一般海水,一半火焰。

海水里:资金断裂、被关停、黑马卖身

过去一两年,很多模仿美国直播应用 Meerkat 以及 Periscope 的实时直播应用问世,主播只需要一部智能手机,就可以直播他们的实时真人秀。有人统计过,移动直播最疯狂的时候,各类平台的数量加起来超过 300 家,其中拿到融资的公司在 100 家以上。

(「百播大战」的一小部分)

此等盛世,被行业人士戏称为「百播大战」。但互联网的风向,转换得越来越频繁和快速了。原本以为还可以烧很久的钱,可能第二天就面临资金断裂。这种情况下无法跟进融资就只能消亡。

今年 2 月,成立于 2014 年的直播平台光圈直播倒闭,其创始人兼 CEO 张轶向员工坦陈了融资不利的事实,留下一句「创业维艰,一言难尽」。据报道,光圈直播倒闭前 60 名员工已被停发薪水,共计 300 万左右。平台主播被拖欠的数额从 5000 至 9 万元不等,均要薪无果。

YY 旗下的移动直播平台 ME,也算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玩家。该直播平台于 2015 年 2 月推出,去年曾有媒体报道称欢聚时代向 ME 直播投资了10 亿元。但最近,ME 直播宣布将在 6 月 30 日关闭服务器,之后无法登陆 app。

选择停运,并非是一两家平台的特例。截止到目前,趣直播、猫耳直播、微播、爱闹直播、咖喱直播等十几家直播平台已经下线或停止服务。当然还有很多名字都没有被记住的平台,也已经退出了这个市场。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国家加大对移动直播平台的监管,也让不少靠擦边球生存的平台以下架结束了它们短暂的一生。今年 4 月,网信办发布消息称接到网民举报,「红杏直播」、「蜜桃秀」、「一起秀直播」等 18 款直播应用软件存在违法违规行为。经核查取证后,国家网信办同有关部门依法依规在应用商店下架并关停服务。

而在移动直播行业中一直以「黑马」的角色存在的映客直播,最近也更新了融资动态。6 月 20 日,宣亚发布公告,就收购蜜莱坞(即映客运营主体)48.2% 股权达成初步意向,出售方为奉佑生、侯广凌、廖洁鸣等创始高管,以及映客常青、映客远达、映客欢众等核心团队持股公司。但公告中并未公布交易股份和作价,也就是映客现在到底值多少钱还没有明确的答案。

映客的这个举动被解读为「卖身」。很多人认为映客的动作在一定程度上也反应了行业的走向。曾属行业一流的平台都面临如此局面,也意味着那个疯狂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图片来自:digitaltrends

海水的另一面,资本的火焰还在燃烧

按照上面的情况来说,移动游戏直播平台停的停关的关,战况可以说是非常惨烈了——其实也未必。

就像游戏玩家在《恶魔城之月下夜想曲》这个游戏世界中经历的那样。玩家在一个巨大的城堡中打怪升级,当剧情推进到一定阶段的时候被告知,所处空间之下还有另一座城堡,正好与当前城堡完全相反(指的是建筑结构),也叫「反恶魔城」。

移动直播行业里也有一座「反恶魔城」,这里没有关停、倒闭,一切还是欣欣向荣的模样。

本月初,花椒直播对外证实已完成 B 轮融资,总融资额近 10 亿元。其中,天鸽互动投资 1 亿元,其余的具体投资方暂未公布。完成本次融资之后,花椒直播的估值已经达到了 50 亿元左右。

前两天,腾讯又在直播领域投下重注,旗下 NOW 直播宣布投入 20 亿作为内容扶持投入。

陌陌或许是一个更特别的例子,它在直播上下力气的同时,还在直播上挣到了钱。2017 财年第一季度财报,其中净营收为 2.65 亿美元,同比增长 421%。归属于陌陌的净利润为 8120 万美元,而上年同期净利润为 710 万美元。这是陌陌将业务转向直播和短视频之后,交出的又一份漂亮财报。

陌陌视频副总裁雷丹在采访中表示:

短视频和直播有非常好的融合效应,它促进了用户在平台上的社交行为、分享展示自我的行为。

对比海水和火焰里的直播平台,或许能发现一个规律,「认真」做直播的都过得不太好,而「顺带」做直播的倒是活得风生水起——独立移动直播 app 的发展都陷入了一定的困境,而对于那些有流量的大平台来说,直播内容倒是一个很好的补充内容的方式。

互联网上的盈利几乎都建立在用户沉淀之上,而独立的直播 app 要想留住用户太难了,即使在直播平台上产生了社交需求,大部分人都会互相留下各自的社交账号,下一次再打开应用可能是猴年马月了。直播 app 要想赚钱,能指望的大概只剩下仅仅是转化率可能不及 5% 的打赏模式了。

人民币倒是燃烧得飞快——固定的运营费用,挖主播支付的人民币和买流量的市场费用……支出和盈利之间,巨大的缺口难以补充。

独立的直播 app 们不得不为这些问题焦头烂额,而背靠大平台的直播相对来说就轻松多了——直播赚不赚钱不重要,平台赚钱就可以了啊。

题图来自:fastcompany

有好的产品或者项目希望我们报道,猛戳这里 寻求报道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

霍金给《生活大爆炸》颁了科学传播奖,你有没有被这剧科普过?

6-22 18:05下一篇

突然有点儿期待奥运会了,毕竟它会用上这么多黑科技

6-22 17:03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