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单车的多事之秋:死伤过半 首现并购

公司

2017-10-25 14:31

原本以为炎热的夏天过去后,焦虑烦躁的情绪都可以暂且放一放了。不过对于共享单车领域的企业来说,这个凉爽的秋天反而更加“热闹”。倒闭潮、押金难退风波等事件一件接着一件。

而现在,共享单车领域的首次并购案也诞生了。

10 月 24 日 晚间,永安行官方网站宣布,其参股的“江苏永安行低碳科技有限公司”,与上海钧正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签署了协议,约定永安行受让哈罗单车 100% 股权。

永安行在其公布的新闻中表示:

本次交易完成后,将进一步增强低碳科技在共享单车业务的市场竞争力。

25 日上午,哈罗单车 CEO 杨磊确认哈罗单车与低碳科技合并,他本人将出任新公司 CEO。杨磊表示:

合并这将是对哈罗单车的重大利好,今后将有更充足的资金和更强的股东支持。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哈罗单车算是抱上了“大腿”。

永安行成立于 2010 年,从浙江台州、苏州、上海松江公共自行车系统等项目开始起家。低碳科技是永安行旗下共享单车平台,主要从事公共自行车租赁的技术研发、应用及管理等业务。

今年 8 月 17 日,永安行正式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拿下“共享单车第一股”的称号。两个月后的今天,永安行的市值已经增长了 22 亿。

今年 9 月,永安行低碳进行了新一轮 8.1 亿元融资,永安行持股比例下降至 38.17%,失去对低碳科技的控制权。不过这笔融资也让它迎来了一个重要的投资人——同时也是长期合作伙伴的蚂蚁金服。

杨磊表示:

哈罗单车通过和低碳科技的合并,以及未来和蚂蚁金服、永安行的合作,能够获得更好的地位和机遇。

不是所有的共享单车都有成功抱上“大腿”的好运气

据数据调研公司 QuestMobile 今年 7 月发布的《2017 共享单车市场报告》,摩拜和 ofo 稳坐行业巨头之位置,第二梯队有以下玩家:酷骑单车、小蓝单车、哈罗单车、永安行,用户规模分别为 450.5 万、437 万、310 万、240.8 万。

第三梯队又以小鸣单车、优拜单车为代表,用户规模分别为 79.6 万、72.8 万。

那么撇开现在“安安稳稳”的摩拜和 ofo,以及今天收购案中的永安行和哈罗单车,其他共享单车的情况如何呢?

酷骑算是在这个夏天关注度最高的共享单车品牌了。今年 7 月开始,关于酷骑单车押金难退的抱怨已经随处可见,用户们在微博和贴吧里痛斥这家公司的“流氓行为”。

9 月,用户们依然无法正常提取押金,于是不少人就直接杀到了酷骑单车位于北京通州的总部追讨押金,将酷骑总部堵了个人山人海。

用户们最终还是没能拿回押金。而据已离职的酷骑员工透露

酷骑员工早解散了一大半,9 月份离职的时候公司还有给员工办离职手续和退押金的工作人员,现在听说也都已经走了。

紧跟在后的小蓝单车、小鸣单车、优拜单车等共享单车,虽说没有像酷骑单车一样引起大规模的“人神共愤”,但依然有押金难退的情况存在。

也有消息称,小蓝单车将被永安行收购,并已获得后者 1000 万元的援助款。不过该消息随后遭到了小蓝单车方面的否认。

有观点认为,目前,共享单车市场的格局已经十分明显——摩拜和 ofo 双寡头的地位毋庸置疑,而其他的共享单车相继陷入资金危机,自身已经难保就更别说与巨头抗衡了。在这种情况下,在还有一定价值时被收购,或许是最好的选择。

否则等待共享单车还会是什么结局呢?要知道,共享单车的死亡名单上,早就留下了町町单车、悟空单车、3Vbike 等名字。

或许在资本青睐的摩拜和 ofo 的脚本里,这些非死即伤的情节离奇又荒诞。

世俗中的大多数人,都无法避免在他人的悲剧里确认自己的安全,但是共享单车的下一章节会有怎样的故事上演,谁又知道呢?

共享经济是个筐,什么都能往里装?搜索微信公众号爱范儿(微信号:ifanr), 后台回复「共享」,带你扒下共享经济的马甲。

题图来自:Flickr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