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我们不一样的网易考拉全球工厂店,还不是要跟严选一起来掏空我的钱包?

公司

2017-12-26 23:50

用较低的价格出售不逊色于大牌品质的产品,这是近两年消费升级下催生出的新趋势,向来专注于跨境电商的网易考拉海购,成了最新入局的玩家。

过去一年里,同为网易旗下的电商,网易考拉海购(以下简称考拉海购)的风头似乎不如网易严选强劲。这倒不是说它的业绩不够突出,艾媒咨询最新的数据显示它已经是国内第七大电商,但在市场动作方面,考拉海购似乎就像它的名字一样有些慢半拍,就连作为战略性项目推出的“考拉全球工厂店”(以下简称考拉工厂店),也是在上线 3 个月后才召开发布会向外界宣告它的存在。

新消费、奢适健康、质价比

所谓“工厂店”,你可以简单地理解为工厂直销,没有中间商赚差价。考拉海购表示他们找的都是每个品类中的顶级供应商。这听起来与网易严选很像,但后者是将这些代工厂的产品以严选的品牌推出,而考拉海购一直强调他们正在做的是帮助这些大牌的代工厂打造自己的品牌。

至于工厂店瞄准的对象,显然是如今被商家们虎视眈眈,争相抢夺的新中产们了。为了让你更优雅、痛快地掏钱,商家们还开始了轰轰烈烈的造词运动,比如“新奢主义”、“轻奢主义”之类,到了考拉海购这边,一下子又多了 3 个词:新消费、奢适健康、质价比。

“新消费”这个词来自网易创始人丁磊。“让中国的新消费回归到一种真善美的状态。”他在上个月出席考拉海购活动时说道。

在阿里、京东等电商都开始强调偏供给侧端的“新零售”,嚷着要重回线下时,考拉海购却是另辟蹊径,将侧重点放在了消费者身上。

如果说“新消费”是考拉海购的指导方针,那么“奢适健康”则是它给考拉工厂店的定位,大意是用料要好、体验要舒适,还要符合健康环保理念。

“有部分在品质消费上更加先行的用户,已经懂得从关注品牌、关注炫耀性的价值变到关注个人真实的私密感受。”在 12 月 26 日的发布会现场,网易公司市场部总经理袁佛玉这样解释新兴中产们的消费需求,“愿意为好的商品买单,而不是为大 logo 买单 。”

袁佛玉指出,即使是奢侈品牌,其用料在总成本中所占的比例也不是非常突出,所以如果能省去后续流通贸易环节的成本,就可以做到“低价高质”,这也是考拉海购之所以能够做到“极致质价比”的原因。

“质价比”,顾名思义就是质量和价格的比例。相比于“性价比”更强调价格的优势,“质价比”的重点在于质量。好吧,要深究起来的话,其实两者在本质上没多大差别,只不过追求质量,听起来更符合生活方式类产品应有的姿态吧。

不过,虽然网易一直被称为一家有情怀的公司,但作为一家商业公司,除了情怀,还是要讲求实际的。

抛开上述美好的概念和理想化的愿景不谈,一直以跨境电商身份示人的考拉海购,突然涉足制造业到底是出于怎样的目的?

网易考拉海购高级公关经理王峥在接受爱范儿采访时坦言,考拉海购希望通过建立自己独有的供应体系,在跨境电商的竞争中实现差异化,“阿里也好,京东也好,做采购、供应链之类的,只要有资金和人力,都是可以做到的,所以我们必须做出自己独有的部分。”这理由听起来就接地气多了。

虽然考拉海购方面并不愿意过多地提及与严选的异同,但模式的相似之外显然让两者不可避免地被拿来进行比较。对于工厂店模式是否会造成两家的竞争关系的问题,王峥认为“全球供应市场之大,还是足以容纳下一个考拉和一个严选的。”

说和严选不一样的考拉,做酒店的套路却是相似的

12 月 26 日的发布会选择在杭州西溪湿地的花间堂酒店,这家精品酒店集团上个月加入了网易考拉的“美好生活联盟”。

除了会员权益的打通,比如考拉会员在花间堂消费打 9 折,花间堂会员在考拉购物时也可获得优惠券等福利,双方的合作还包括考拉海购的商品进入花间堂酒店,供住客体验。

爱范儿有机会参观了花间堂的两间考拉样板间。两间房间均为复式结构,大部分家居用品来自考拉海购,但不限于工厂店的产品,还包括了一些知名品牌,如戴森的吹风机、德龙的电水壶等。

住客如果看上了某件商品,可以直接在房内的商品清单上扫码下单。显然,考拉海购希望将住店作为向消费者展示商品使用场景的一部分,实现“所用即所购”。

这不免让人想起网易严选今年 8 月和亚朵酒店合作推出的“严选房”。同样是由严选提供房内的各种家居用品,还附有二维码供客人直接在网上购买,甚至连酒店的大堂都成了严选商品的展示区。

(亚朵的“严选房”)

各种对比之后,在笔者看来,“考拉房”和“严选房”最大的区别,大概就是价格了。亚朵的“严选房”均价在 1000 元左右,“考拉房”两种房型的价格分别在 2500 元和 3000 元左右,定价的依据或许就来自于花间堂副总裁王怡人所说的,“赚两万花一万五”的用户群体吧。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