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4 派日没法过了,其实圆周率是 3

生活

03-14 09:33

本文由不存在日报(微信 ID:non-exist-FAA)原创,转载请联系邮箱 faa@faa2001.com。

编者按:科幻作家刘洋在他的小说《勾股》中提出过这样一个猜想:在一个空间曲率不同于我们的世界,勾股定理也许不是 3:4:5,而是非常繁琐。那么在我们这个世界,圆周率是一个无限不循环小数,这难道正常吗?受此启发,天体物理学硕士赵佳铭创作了这篇小说:当圆周率变成 3,人类会遭遇什么?

 

今天 3 月 14 号,祝你 π 日快乐。

一觉醒来,黄成萧就发现这个世界肯定有哪里出了问题。

这并不是因为他身上有些地方有奇怪的感觉——比如他总觉得眼睛不太舒服。对于长期用眼过度的黄成萧,这不是什么值得疑惑的。但是就在昨晚,一定有什么特殊的事情发生了。

比如,他刚睡醒时,习惯性地抓起床边的闹钟,想看看现在几点。但是他没有成功看到时间,闹钟透明的塑料表面变成了银白色。

还没来得及仔细思考这件奇怪的事情,他又发现他床头柜上本来是透明的塑料水杯现在也是白色的。

并不是所有的透明物品都变白了。比如房间中的玻璃窗依然透亮。明媚的阳光透过玻璃直射到床边,照在莫名变白的闹钟和水杯上。散射的光线有些刺眼,让黄成萧产生了一种很不真实的感觉。

黄成萧困惑地皱起眉头,拿起那个已经看不到时间的闹钟,用手指仔细地擦了擦表面,然而这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对水杯的擦拭也是无用之功。黄成萧放下手里白色的水杯,摇了摇头,还是按照每天固定的程序从床上爬起来,去卫生间开始洗漱。

客厅和卫生间看起来倒是很正常。用毛巾擦过脸之后,黄成萧已经基本把一大早的怪事放在脑后了。

毕竟,在这个忙碌的年代,每个人从出生开始就有无数的事情要做。

黄成萧是一名教师,教小学数学。他对自己的职业实在说不上很满意,这并不难理解——黄成萧是理论物理学博士,博士期间的研究方向是弯曲时空中的量子场论,这可以说是人类发展到目前为止最为接近世界本源的内容了。这样的一个人,做一名小学老师确实是大材小用的。但是在这个文凭大爆炸的时代,除了科研岗位之外,一个研究如此基础的学科的博士实在是不太好找工作。

而科研岗位又面临着两大难题——钱少,人多。并不富裕的家庭、激烈的竞争、微薄的薪水和日渐高涨的物价,让满腔热情的黄成萧不得不对现实妥协。好在中国的教育行业正处在蓬勃发展阶段,一所小学愿意给黄成萧提供一份待遇相当优厚的职务。

(图片来源:Joe Todd Stanton)

学校很是重视黄成萧,在丰厚的薪水之外,学校在他入职时还花了很大的力气做宣传,甚至联系区教育局,把他树立为投身中国基础教育事业的典型榜样。然而黄成萧自己心里清楚,他来这里工作真的只是因为他现在的薪水是他能在大学找到的工作的好几倍。而学校的重视,其实更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们需要黄成萧作为吸引生源的招牌而已。

虽然对工作没什么热情,但是黄成萧还是一个有责任心的人,也算得上是兢兢业业。洗漱过后,黄成萧就直接走到书房的办公桌前,从一个半新不旧的皮包里拿出一大叠皱皱巴巴的卷子,准备开始批阅。

批卷子这件事情总会让一向性格淡然的黄成萧大动肝火。尤其有几个总是特别马虎的孩子,每次都因为各种不注意审题或者计算错误而被扣分。还是学生的时候,黄成萧也总会因为马虎而领教到老师的批评。

学生时代的黄成萧很不解:明明有些同学完全不会做,为什么老师更会对小小的计算错误或者审题错误大动肝火呢?直到真的做了老师,黄成萧才体会到那种为了学生设身处地的惋惜和遗憾的心情。

小测验和作业倒是没有关系,但是一想到有的学生会在那些重要的考试中因为马虎而丢分,黄成萧就觉得心里堵得慌。对于那些家境贫寒、人生中没有太多试错机会的学生,一场重要的考试很可能影响他们的一生,然而有的孩子却仍然会把分数丢在粗心大意上。因此黄成萧一次又一次督促学生:要认真,要认真。

仅仅靠自己督促学生是没有用的。这一点从他正在批阅的卷子中就能看出。尽管黄成萧在考试之前一再强调大家要读完题目再答题,还是有好多学生无视了最后一道 “计算阴影部分面积” 的题目后,括号中的一行字:本题中圆周率取 3.14。

在又一张卷子上画下一个大大的叉后,黄成萧终于忍不住了。他拿起手机,打开微信上的 “四年级奥赛班家长群”,打算提醒家长们再和孩子强调一下这个问题。

“各位家长大家好,我刚刚批完了上周五单元测验的卷子,发现有很多同学没有注意读题。最后一道计算题的题干中已经明确给出,圆周率取 3.14,而不是我们在三年级时为了简化计算而取的 3。请各位家长和孩子们强调一下审题的重要性,此外还要和孩子们强调:圆周率只有在做近似计算的时候可以取 3,真正的圆周率不是 3,而是一个无限不循环小数,我们一般近似使用 3.14。”

点了 “发送” 按钮之后,黄成萧自然而然地等着那一大堆在自己每次发言后都会出现的 “谢谢老师提醒”、“黄老师真是用心了”、“黄老师您辛苦了,我一定和我家轩轩强调” 等客套话。可他等了足有一两分钟,家长群依然沉静如水,一点反应都没有。

黄成萧把屏幕往上划了几下,发现了问题所在:他的消息前面现在还有一个转动的小圆圈,那条消息一直没发出去。屏幕左上角网络信号的位置处显示着 “无互联网连接” 的符号。看来是 Wi-Fi 出现了问题。

“明明去年刚换了速度特别快的光纤的……” 他一边在脑海中抱怨电信公司,一边弯下身子,开始检查书桌下面的路由器。路由器看起来倒是没什么特别的,但是网确实是连不上。

黄成萧打算给电信公司打个电话。可是拿起家中固定电话的听筒,刚打算开始拨号的时候,他的手停在了空中。

他看到电话上透明的数字按键变成了白色。

如果说变白的闹钟和水杯还可以解释为两件怪事在巧合下一起发生,这个电话按键再用巧合来解释就实在是太说不过去了。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

黄成萧感觉有点胸闷。他看了看自己家的客厅——没发现什么明显的异常。又看了看窗外:阳光灿烂,天空碧蓝。听筒中一直持续的 “嘟——” 声提醒他,电话还能用。

他没有打给电信公司。断网这种小事,和这些奇怪的白化事件相比,已经算不得什么了。黄成萧拨下了另外一串号码,这个号码属于他最好的朋友、本科兼硕士时候的舍友李海明。在黄成萧看来,李海明是最有可能解决这种诡异状况的人了。

“喂,那个,大黄啊。” 李海明很快接了电话。黄成萧还没来得及讲话,李海明就抢先一步:“你家里有没有方便面和矿泉水?要是没有的话赶紧出去买,能买多少买多少,别磨蹭,快,但是要是外面乱成一团你就别去了,起码先注意人身安全。”

黄成萧心中 “咯噔” 一下,果然出事了,搞不好还是大事。

如果在警察局工作的朋友说要储粮备水,注意安全,那么八成是要出严重的治安问题,随后出现的危机可能会涉及到一整个城市。

如果在政府机要部门工作的朋友说要储粮备水,注意安全,那八成是要有战争风险,危机可能涉及到整个国家。

可是李海明并不是警察或者官员,李海明是科学家,准确的说是天文学家。他在一所和黄成萧同城的天文台研究天体物理学。如果一个天文学家朋友说要储粮备水,那可能要有行星级别的危险了,比如一颗小行星正在撞地球的路上。

电话里的李海明还在继续说着:“不多废话,我正要去你家,你等着,我还有那么三十来分钟就到了。我这里的水什么的也可以分给你一点。行了先不说了,我骑车呢,一会见。”

电话被李海明挂断了。放下听筒,黄成萧越想越觉得可怕。他走到窗边看了看窗外。可能是因为住在市郊的缘故,他没有看出李海明说的 “乱成一团”,但是他确实发现了一些不正常的征兆:小区外面街道的正中心,七扭八歪的停着几辆车;小区里面三五成群的几伙人在议论着什么;市区方向似乎还有个地方冒起了烟。

黄成萧按照李海明的建议,下楼开始采购方便面和矿泉水。为了不引起怀疑和骚动,他去了小区中几家不同的小卖店,居然还都有存货。大概大多数人并没有李海明这样的科学家朋友,他们可能发现了有些事情不对,但是没想到事情严重到了要储备粮食的程度。

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黄成萧往家里搬了三箱矿泉水以及许多方便面、饼干等耐储存的食品,李海明还是没有来。累得气喘吁吁的黄成萧看了看家里七扭八歪的纸箱,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决定先休息一下。

一闲下来,他猛然想起今天的紧急事态似乎应该告诉一些自己在乎的人。但想了片刻,黄成萧也没想到该给谁打电话。现在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给远在千里的父母打电话只能让他们干着急;之前谈过的两任女朋友,最后都因为复杂的原因分手了,自然也无话可聊;黄成萧平时过于平淡的处事方式和比别的同事高出一截的工资,也导致他在同事中并没有什么真的朋友。想来想去,在这个城市,黄成萧还真的想不到什么在乎的人。在家中环视一圈,最后黄成萧把目光停在了书房的办公桌上。办公桌上放着他刚批完的奥赛辅导班的卷子。

学生?难道学生是自己最在乎的人吗?黄成萧仔细的想了想这个问题。

从教学的角度来讲,黄成萧是一名相当优秀的老师——学科知识扎实、教学方法得当。但这只是因为他深厚的学识以及极强的责任心,而并不是出于对教育事业的热忱。在正常的课内教学班中,他甚至都不能叫出全部学生的名字。然而他今年开始带的这个奥赛班有些不同。

在黄成萧所在的城市,上百所小学的毕业生每年都会为了那十几所最优秀的初中而争得头破血流,各种竞赛也因此办得风生水起。虽然政府已经多次下令禁止升学和竞赛挂钩,然而许多初中依然用各种方法打着擦边球。学生家长也不惜花大价钱,给孩子报课外辅导班,甚至还把那些知名教师请到家中一对一辅导。但那些经济条件不太好的家庭是请不起辅导老师的, 这就意味着这些家庭的孩子无法得到同等的教育,进而导致他们更难以考入好大学,找到好的工作……“阶层固化” 这个近些年才火起来的概念也因此在网上被不断热议。在这样的情况下,黄成萧执教的这种公立学校提供的免费奥赛班就理所当然地被很多家境贫寒的家长和学生视为最后的救命稻草。黄成萧的班级中,集中了不少这样的学生。

梁如玉,一个特别爱看书的孩子,无论是《数学竞赛真题集》还是《三侠五义》都能读得津津有味,但是家里没有多余的钱买书,黄成萧经常借书给她。李凯博,父母都是外来务工人员,但是在对孩子的教育上很舍得花钱,他也没有辜负父母的希望,学习特别努力。陈懿峰,来自一个单亲家庭,聪明又有好奇心,虽然偶尔有点调皮,但是成绩相当好…… 这些孩子没有足够的金钱去享受优质的私人教育资源,更没有办法在升学失利的情况下出国读书。如果没有黄成萧和他的奥赛班,他们甚至都没有办法接受竞赛辅导。黄成萧认为,他真的在改变一些孩子的人生。

“大黄!黄成萧!”

窗外响起了李海明的声音,打断了黄成萧的思绪。他走到窗前,看到李海明站在楼下,身边停着一辆鼓鼓囊囊的电瓶车。两个人先是费力地把电瓶车抬到黄成萧家里,因为李海明既不同意把电瓶车锁在楼下,又不同意站在楼下说话——前者是因为他怕什么时候爆发骚乱,电瓶车或者车子上的水和压缩饼干被拿走,后者是因为怕别人听到他们的谈话导致 “爆发骚乱” 本身。还好,黄成萧家只住在二楼。

一进屋,李海明就直接开门见山:“是不是没法上网了?”

黄成萧对于李海明预知到这些并不感到惊讶,刚搬完许多箱食品、瓶装水和一辆电动车的他还在气喘吁吁,“嗯” 了一下,算是回答了。

“还有别的事儿吧,比如东西碎了啊,变形了啊,不能用了啊……”

黄成萧回答:“你自己看吧,去卧室看看床头柜上的闹钟和杯子。对了,还有这个电话上的按钮。” 他有气无力地指了一下摆在客厅一角的小桌子上面的电话。

李海明瞟了一眼电话,一边微微点了点头,一边转身走进卧室。黄成萧仍然没有从刚才的劳累中完全恢复,脱掉鞋子坐在沙发上休息,这个时候李海明拿着他的白色水杯从卧室走了出来。

“你运气还算好的,我一个朋友今天早上起床,直接踩了一脚的碎玻璃。” 李海明说。

黄成萧已经懒得在乎自己的运气好不好了,他盯着李海明,一字一顿的说:“我就想知道,这个世界到底他妈的怎么了。”

李海明笑了,他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了黄成萧一个问题。

“你知道圆周率是多少吗?”

“你说什么?” 黄成萧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问你,圆周率是多少。” 李海明又重复了一遍。

“圆周率是 π 啊…… 三点一四一五九二六五三五八九七九三……” 虽然对李海明的卖关子有点厌烦,黄成萧还是背出了圆周率,而且还背出了很多位。

李海明打断了他的背诵。“嗯,那么我告诉你,发生这一切的原因就是,圆周率现在不是你背出来的那个数了。现在的圆周率嘛…… 估计在三点一三左右吧。”

黄成萧目瞪口呆。他听懂了李海明刚才说的每一个字,但是他却怀疑自己是不是理解错了。黄成萧心里很清楚,自己这个上午发现的诡异改变背后,一定有非常不一般的原因。但是他做梦也没想到这个原因居然是圆周率变了。

李海明继续说下去,“你还记得我们学过的相对论吧。其实我们的宇宙,是可以用四个维度来描述的,包括一个时间维度和三个空间维度。在狭义相对论中,时空是平直的,而在广义相对论中,时空会因为物质和能量的存在而产生弯曲。所以我们所处的空间,其实是一个可以弯曲的三维空间,在弯曲的空间中,描绘这个空间的几何学可能会偏离欧几里得几何的。” 李海明一边说一边用双手比划出了一个球的形状,似乎真的在描绘空间的弯曲一样。

黄成萧点了点头。“我记得当时老师为了方便理解还举了例子——用二维空间来打比方的话,我们从初中就开始学的欧几里得几何其实就是描述平直的二维空间的,两条平行线没有交点。而如果空间有弯曲,比如在一个球面或者马鞍面上,两条平行线可能会有两个交点”

“是的,我们在数学上用曲率这个概念来描述空间的弯曲程度,这个例子形象地说明了不同曲率的空间的样子。然而曲率影响的不仅仅是平行线,还影响了许多其他几何性质,比如说——”

“圆周率。”

这三个字是李海明和黄成萧一起说出来的。

李海明继续解释:“昨天半夜,大概十一点十五分左右吧,全球基本上所有的天文台都报告了星空的异常——星星之间的相对位置发生了变化。当然了,一开始没人想到圆周率变了这种事情的,直到排查了所有可能的因素,并且对比了其他天文台传来的数据之后,我们才得出结论:圆周率正在慢慢变小。当我们讨论出这个结果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过不了多久,所有基于光纤的网络就都用不了了,现在有线电话还能使用。天文台也出现了各种状况,比如望远镜的焦距已经不准确了,有比较脆的或者不太均匀的材料组成的物品相继碎裂,没碎的也可能出现各种变化,尤其是很多种类的塑料会因为许多极其细小而均匀的裂纹而变白,这个现象在材料学上好像叫‘银纹’,比如你这个水杯是聚丙烯的吧……”

李海明把黄成萧的水杯举得很高,用力地朝着地板砸了下去,塑料水杯非常奇妙地碎成了如尘埃一般的粉末。

(图片来源:Joe Todd Stanton)

黄成萧明白了一切。圆周率变小了,这意味着和之前相比,组成具有某个半径的环或者球不再需要那么多的材料。一个直径是一厘米的球,原本的体积是三分之四乘以一厘米的立方再乘以三点一四。而现在,最后的那个系数变成了三点一三。这样一来,原来组成这个球的材料就会变得过剩,这些多余出来的材料会让球体内部产生向外的压力,并且还有破坏球体的趋势,就像一个越吹越大、快要爆炸的气球。

其实不仅是球形物体,所有物体的内部都在遭受额外的挤压。那些多余的材料在圆周率变化的影响下,使物体内部产生了均匀的压力。有一定韧性或者一定强度的材料还保持着稳定性,比如金属、质量较好的玻璃或者混凝土,但是有些很脆的材料或者很精密的材料就因为这些压力被破坏或者失去了功能,比如望远镜的镜片、光纤中的玻璃纤维。也有的材料因为这些均匀的压力而产生了非常细密的裂纹,从透明变成了白色。这方面尤其明显的就是塑料制品,比如他家里的水杯、闹钟表面和电话按键。刚才李海明说的被一地的碎玻璃扎了的同事,也是因此而受害。

这还不是最可怕的。黄成萧望着李海明,一脸惊恐。李海明神色肃然,手轻轻地向着地面指了指。黄成萧知道他想说什么。我们身边最大的球体,就是脚下的地球。

光是正常的板块运动就足以导致造成千万人丧生的大地震,而这种从地核到地壳的向外压力可能导致的后果,黄成萧简直不敢想象。地下的岩浆最后会在挤压下冲破地壳喷涌而出,可能造成上亿人的死伤。

黄成萧突然发现李海明还在看着自己。他收回思绪,点了点头示意李海明继续。
“你知道更意外的是什么吗,这只是个开端。” 李海明用重音强调了 “开端” 两个字。

“开端?你是什么意思,这只是骚乱的开端吗?”

“说骚乱的开端也对,但是我刚才说的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这只是圆周率变小的开端。现在的圆周率大概在三点一三左右吧。圆周率还会持续变小的,” 李海明继续说着,“昨晚在发现这件事情之后,我们研究了圆周率变小的趋势。最后我们的结论是,根据多种拟合方法,圆周率会以越来越慢的速度持续变小,大概在一段时间后稳定在 3 左右,这个时间有多长现在还没有统一的答案,估计在几千年上下吧。这个要是写出一篇论文,那一定能上《Nature》,也一定能得诺贝尔奖……” 李海明苦笑了一下,“可是《Nature》或者诺贝尔奖,在这件事情面前似乎没什么意义了。”

黄成萧沉默了一小会,似乎在思考这个令人震惊的事实背后的含义。片刻后他问李海明:“那你们现在知不知道为什么圆周率会异常?有黑洞或者中子星什么的经过地球附近吗?”

李海明笑着轻轻怼了黄成萧一拳:“好样的,在这种时候还想着物理,我就知道你心里还是很在乎物理的,真不愧是我这种物理学界青年才俊的舍友啊。”

“少臭美,快说,一会你死了没人给我讲了。”

“其实,我们不应该说圆周率异常了。” 李海明似乎兴奋起来,像是要揭示什么重大的秘密,“我们应该说,圆周率正常了。”

黄成萧又一次被震惊了,“难道你的意思是…… 我们之前用的圆周率,才是受到干扰之后的?”

“没错,现在我们确实是这么认为的。3,这个整数,才应该是真正的圆周率,或者说正常的圆周率。你知道有个天才的数学家吧,就是那个把自己憋在家里做数学题的俄罗斯人,叫格里戈里 · 佩雷尔曼的那个。我们昨天晚上就给他打了电话。天才的行动速度就是快,今天上午五点多,我们就接到了他的传真,他用的数学太高深了,而且因为时间有限,他的稿子非常潦草,我看不太懂。

但是他的结论是,圆周率是 3 的情况下,可以构建出一个比现在的数学体系融洽得多的新体系,而且还可能和我们空间的维度是三有关系。他在传真最后谢谢我们,他说,他瞥见了宇宙间最为宏伟瑰丽的数学大厦,虽然也许没有太多的时间做进一步研究,但他认为此生无憾了。” 李海明说话的语气居然都抑扬顿挫起来,似乎受到了数学家的感染。对于一个数学家或者物理学家来说,“朝闻道,夕死可矣” 这句话,并不是一句空谈。

“其实,从最开始接触圆周率的时候我就想过这个问题。” 黄成萧也完全忘记了他在人世中要面临的境地,投入地谈起了自己感兴趣的物理学。“小的时候就总是觉得圆周率 π 很难算,经常要计算许多小数乘法,要是圆周率是一个整数该多好。后来,我又总觉得圆周率不够美,居然是一个无限不循环小数,自然规律应该是简洁而优美的啊。没想到,在没有受到干扰的空间中,圆周率居然真的是一个整数…… 对了,之前是什么干扰了我们的空间?我不记得地球附近有发现过大质量天体啊。”

李海明摇了摇头:“这属于我们不知道的范围了,但是我们现在猜测,影响我们这个三维空间曲率的因素,不在我们这三个维度之中。因为根据那些在望远镜彻底坏掉之前得到的天文观测数据,整个宇宙的曲率都是在同步改变的。也许是其他维度中的什么因素影响了我们所在的这个空间的曲率,比如高维空间中的某个有质量的物体。但是这个因素现在消失了,我们这个空间的曲率也因此慢慢恢复正常。而且你知道吗,最有意思,也是最可怕的事情在于,” 李海明顿了顿,准备揭晓最后的谜底,“根据估计,一个圆周率是 3 的正常曲率的宇宙,是不支持生命存在的。那些做分子模拟的人认为,圆周率减少到 3.05 左右的时候,超过十几个碳原子组成的分子都不会稳定存在。”

黄成萧盯着李海明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你的意思是,我们之所以能够存在,仅仅是因为一个其他维度的未知因素产生的意外。”

李海明微笑着点了点头。

造化弄人。这是黄成萧想到的第一个词语。没想到,自己乃至人类的存在,都只是一个意外。而正常的宇宙,居然只可能是一个毫无生机的死亡世界。

“那人类有什么希望能把圆周率改回原来的数值吗?或者至少…… 能改变到一个能允许宇宙中存在生命的数值啊……” 黄成萧问李海明。

李海明摇了摇头:“不知道,也许可以,也许不行。圆周率改变的因素涉及到超出我们的四维时空之外的维度,人类知道的还太少了。” 他的语气低沉了下去,但随后又抬了抬头,继续说,“不过,人类不会这么坐以待毙的。根据估算,宇宙变得完全不适合人类生存还需要大概两千年到三千年。昨晚一发现异常,天文台的台长就立刻对上级部门做了紧急汇报,只用了四十分钟,中国就已经建立起了一个集合了三十多个科研院所和高校的团队,并且草拟了一个时间跨度长达两千年的计划。美国、欧盟、俄罗斯和日本也相继建立起了自己的团队,跨国合作会随后展开。”

李海明自然是在这个科研团队中的。黄成萧有点惊讶:“那你居然还能跑过来找我?你现在应该是国宝级,噢不,球宝级的待遇啊。”

李海明乐了:“球宝啊,那得看这两个月我的运气好不好了。昨晚的时候,地球物理学小组火速模拟了圆周率变小情况下的地质运动。地幔中被挤压出的岩浆会冲击地壳,导致地壳的剧烈运动和相互碰撞。在地壳薄弱的地方,岩浆还有可能直接冲破地壳。所以就在这几天,岩浆喷发和地震应该会频繁发生,尤其是在版块交界处和原来的地震带上。当然地球的实际情况复杂,有很强的不确定性,这些灾害也有可能在任何地方发生。圆周率的变小速度是逐渐减缓的,所以等到大概两到三个月过后,地壳的各个板块会因为涌出的岩浆会渐渐分离,不再碰撞,地幔中岩浆的涌出也会趋于平稳。版块交界处会形成条形的岩浆泉。在这个时候,地质灾害就会基本恢复到圆周率变化之前的频率了。

“鉴于这两个月剧烈爆发的地质灾害有强烈的不确定性和超出想象的强度,现在的地球上,没有任何一个地点的保护措施是可靠的。不能把所有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国家决定所有在团队中的科研人员立刻解散,而且鼓励大家离开所在城市,分散到全国各地,等到地质灾害频繁发生的阶段过去了,再集中到一起。不然,我今天可能还真没法看到你。”

李海明的语气突然加重了一些:“最后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大黄,我来找你并不仅仅是给你送水的。我一直欣赏你的天分,你因为各种原因没有去做科研我很遗憾,但是这次事件之后,估计全世界都会向科学研究投入巨量的经费,而且也需要许多理论物理学专业的人才,相关人员的待遇也肯定会提高…… 等到这个暂时的骚乱平息之后,你要不要重新回到科研岗位?我们组还很缺理论物理的人。另外,” 李海明露出了开玩笑一样的笑容,“还可以顺手拯救一下宇宙和人类什么的。”

这对于黄成萧来说当然是个好消息,他点了点头:“我当然同意。”

李海明并不意外:“我就知道你会同意的,从本科到博士你都那么喜欢科研,更何况你这个人特别有责任感,面对这种威胁到整个文明生存,甚至还威胁到那些不知道有没有的外星文明的生存的时候,你肯定会做点什么的。即使人类的诞生只是一场意外,人类也应该努力,精彩的生存下去。”

李海明这最后一句话让黄成萧陷入沉思。他似乎想起了一些往事,想起了那一次不和谐的家访,和那位强忍泪水的少年。

“你的出生就是一个意外,你妈当初就不该把你生下来!” 这是黄成萧在一次家访的时候听到的。黄成萧去的是奥赛班中一个叫孙亮的孩子家。孙亮随母姓,这是因为没有人知道他的父亲是谁——也许孙亮的母亲知道,但是孙亮小时候的一场车祸让他的母亲再也没有机会告诉他答案了。孙亮在经济同样不宽裕的姨妈家里长大,可想而知,姨妈对他并不很友好。这是一次不成功的家访,孙亮的姨妈听到黄成萧对于孙亮天分和成绩的高度评价后并没有开心,反而对着孙亮喊出了这些刺耳的话。

黄成萧很清楚,孙亮一定有些不顺心的事情,他这次家访就是因为孙亮最近频繁表露出的厌学情绪,还说想要退出奥赛辅导。只是黄成萧没有想到,只有十岁的孙亮,却要在心中承载这么多的痛苦。在他之前看来,孙亮只是一个虽然有些内向,但努力而且很有天分的学生,颇有几分像小时候的自己。他真的不知道在这个男孩背后有这样的家庭。

和孙亮的姨妈尴尬地告别之后,黄成萧把孙亮叫出了门外。

“孙亮,你的姨妈可能说话不太注意,你不要太往心里去,老师相信你是很优秀的学生,你会是老师的骄傲。” 这不仅仅是安慰,黄成萧知道,自己对孙亮的认可是发自内心的。

孙亮的身体有些微微颤抖,抿着嘴唇,眼中忍着泪花。

黄成萧弯下身子,双眼平视着孙亮。用虽然不大,但是很坚定的声音说出了他对他的学生真挚的告诫。

“即使我们的出生只是一场意外,我们也应该努力过的更精彩。”

(图片来源:Joe Todd Stanton)

“海明,我恐怕还不能马上开始搞科研。” 从回忆中转到现实,黄成萧缓缓地说,“一年之后吧,一年之后我再辞去老师的工作,给我一年的时间。”

“嗯?怎么了?” 李海明有点不解。

“下一届奥赛还有不到一年,我起码要送走这一届奥赛班的学生。” 黄成萧冲着李海明有些抱歉地笑了笑,“我要尽到我作为老师的责任。”

李海明愣了一下,“我还以为你不喜欢当老师呢。” 这不能怪李海明不了解朋友,毕竟黄成萧每次见到李海明都要表达一下对于科研工作的羡慕。“而且你要知道,在这样的情况下,明年的奥赛还办不办是很不好说的。”

“奥赛就算不办了,学校总不可能也不办了吧。人类以后肯定是需要科学家的,怎么都会有个考试,或者其他的选拔之类的,对于人类,这可以让我们找到优秀的人才,对于那些学生,这也是改变命运的途径啊……” 黄成萧的语气似乎有点着急。

李海明了解黄成萧的性格和责任心,他也大概猜到了自己的老同学放不下的是什么。他善解人意地笑了,拍了拍黄成萧的肩膀:“好的,我理解你。”

现在并不是闲谈叙旧的好时候,李海明整理了一下衣服,准备离开。

“我要走了,时间不多,很多汽车已经不能用了,也有的会爆炸…… 内燃机作为动力的东西现在都太危险了,我想趁着电瓶车还能用,赶紧把这些东西送回家。这个消息传开之后,社会上肯定会乱一阵子,要是哪里有岩浆喷出来了估计还要死好多人,但是过一小段时间之后,社会就会重新安定下来的…… 等到那个时候,别忘了我们要一起搞科研的约定啊,你可别死了。” 虽然话里还带着玩笑,但是李海明的语调却低沉了下去。

“去吧,给叔叔阿姨带个好,” 黄成萧的语调更显得黯然。和家就在邻市的李海明不同,黄成萧的家远在千里,现在已经不存在安全回家的办法了。

帮着李海明把电动车以及足够的食物和水抬到楼下,黄成萧意识到,他现在真的要和他的好朋友分别了,能不能再见,恐怕还要看命运的安排。

“电话在大部分情况下应该还能用,不过这说不太准,可能不久线路就会被挤爆,赶紧给要联系的人打电话。比较新的楼房大多是安全的,这个取决于这个城市是不是会地震以及会不会有岩浆喷发,这个主要看运气。离危险的东西远一点,比如所有的玻璃制品陶瓷制品之类的都可能在任何时候突然碎裂,这个取决于它们的质量好不好,形状均匀不均匀…… 人体组织的可塑性很强,虽然可能会有不舒服的感觉但是不会很严重……” 李海明絮絮叨叨地嘱咐黄成萧,声音不大,但是语速很快。

小区里面聚集的人多了许多,大家都在用焦急的语气询问着四邻,空气中充满了喧嚣的声音。发现情况不对的人越来越多了,骚乱可能很快就会爆发。

说完了许多注意事项,李海明呼出一口气,又用低沉的声音缓缓的补充了一句话。

“记得,电话说不好还能用多久了,赶紧去打几个电话,帮我给叔叔阿姨带个好。”

黄成萧默默地点了点头。李海明用力抱了抱黄成萧,接着转身跨上电动车。

“兄弟,再见了。”

“兄弟,再见。”

目送李海明离开后,黄成萧回到家里,在脑海中构思了一张名单,这份名单中有父母,有一些老朋友,也有许多学生家长。黄成萧按顺序打电话过去。

一个半小时之后,黄成萧仔细地想了一遍,确定没有什么要打的电话了。他觉得心中仿佛放下了一块负担,尽人事,剩下的就是安天命了。

黄成萧心满意足地躺在了沙发上,习惯性地从裤兜中拿出手机想要刷一下互联网放松一下。可是直到机械性地解锁了手机后,他才反应过来,已经没有什么互联网了。

手机已经被解锁,自动跳出了他上次使用时候的画面。

看着屏幕上仍然没有发送出去的那句话,黄成萧的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各位家长大家好,我刚刚批完了上周五单元测验的卷子,发现有很多同学没有注意读题。最后一道计算题的题干中已经明确给出,圆周率取 3.14,而不是我们在三年级时为了简化计算而取的 3。请各位家长和孩子们强调一下审题的重要性,此外还要和孩子们强调:圆周率只有在做近似计算的时候可以取 3,真正的圆周率不是 3,而是一个无限不循环小数,我们一般近似使用 3.14。”

题图来自 awesic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不存在日报》是一个关注未来与科技的媒体,我们为你提供来自不同宇宙和时间线的新闻或故事。有的可能来自你所处的时空,有的不是。 小心分辨,跟紧我们。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