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有几次,老余差点都“下课”了,和万总还在华为董事会进行了专门说明。

—— 华为离职员工

大声

2013-05-27 11:48

华为终端 CEO 万飙转职俄罗斯市场负责人后,华为终端事业部再度引人关注。搜狐 IT 跟踪华为公司的记者在调查过程中,听到一位已经离职的华为员工如是评价余承东治下华为终端曾经面临的困难:

去年有几次,老余差点都“下课”了,和万总还在华为董事会进行了专门说明。

下课的压力来自华为运营商终端部门,原因是余承东为了尝试电商渠道,壮士断腕,砍掉上千万台销量的低端智能手机和功能机业务。这极大地触动了华为传统 B2B 部门的利益。用腾讯检讨新版手机 QQ 的姿态来形容,叫做“步子迈得太大了”,差点扯着蛋。

华为终端的步子在过去两年中,一直以大跃进的方式在发展。尤其是它面向消费者市场时的高调姿态,与一贯的公司文化不符合,其中以与 360 的“特供机”合作达到高潮。

但未触及部门利益之前,还只是公司文化问题。由于华为传统电信设备业务与运营商交道甚笃,华为终端“去运营商化”的策略终于引发利益之争。才有上述华为前员工说出“余承东差点下课”的秘闻——事实上去年 360 特供机合作之后余承东就面临过类似传闻。

不过正如这位前员工所说,“中兴、联想、酷派都在跟着华为终端这条路在走,说明思路是对的,但内部就是有些人转不过弯来”。充分解释了华为在进行 B2C 业务转型时,面临传统 B2B 业务模式的重重困难。

搜狐记者在文章中评论得好:

华为过去 B2B 业务崛起之时充满了令思科、爱立信都恐惧的“狼性”,如今在 B2C 业务上更不应该做“乖宝宝”。

余承东本人为了宣传华为终端,把微博头像都换成了新上市的机器 A199——相信在 6 月 18 日伦敦发布会之后必然会把头像换成 Ascend P6。他为了利用社会化渠道宣传华为品牌,更是在微博上每天耕作到凌晨 1、2 点。

华为如果继续不加大对 B2C 业务的倾斜,我们仍然只能看到“余劳模”孤零零的身影。以一己之力对抗联想军团和小米们,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图片来自 ibtimes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热爱设备,对数据敏感,崇尚新闻专业主义。致力于90度栏目建设。

「人的需求」不是纯粹、不受外界干扰的。它由人过去的经历塑造而成,其中,也包括了我们和科技之间的互动。我们需要一种更成熟的「以人为本」设计理念。

查看全文 —— Mark Rolston,frog design 前创意总监

即使(Uber 先合并一家打车公司)这样做,我觉得到最后也改变不了结局。因为中国互联网从来没有输过。

查看全文 —— 程维

科技公司成了最大的投资者,这可以促进经济发展。但由于它们体量之大,哪天泡沫破了,对社会和经济的影响也会比想象中严重。

查看全文 —— 《经济学人》

我们都是数据奴隶。

查看全文 —— Jennifer Lyn Morone,艺术家

如果 NEX 把竞技模式触发以后,其实就是一个相当极致的一个游戏手机。内部对比测试下来,包括内部用户使用下来,完全不输于某些游戏手机。

查看全文 —— vivo 创意创新领域总经理王友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