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硬件我觉得也是一个大坑。

—— 周鸿祎

大声

2014-08-04 15:00

从美国硅谷“充电”回来的周鸿祎,承认做硬件是个大坑,也承认之前做 360 手机是失败了,“我曾经也是拉过很多不靠谱的小伙伴一块做手机,最后都是以失败告终,在硬件我们做了很多尝试,但是今天还是坚持下来,我觉得做硬件还是蛮高的门槛。”

之前在网上冲浪,看到深圳一家智能电视团队的博客,里面写了一篇关于软件公司做硬件的教训。他们只尝试制造电视遥控器而已,也已经让他发出,做硬件“看起来简单,做起来难”的感慨。

一开始,他们“很傻很天真的以为找几个靠谱的供应商把需求一说,做出 来东西就可以了”,然而一开始跑供应链,当时的天真迅速远去。“从设计到开模到生产,从设计公司到模具厂到遥控器生产厂,再加上 PCB 方案厂,五方配合是个令人抓狂生不如死的过程。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的 话,我想说真 TM 该只找一家摇控器厂来接口。”

现在,无论大小企业都希望涉足硬件,而 Google 等公司对硬件产品开出的高价,也让传统制造领域的公司们感到恐慌——一旦有一家公司被高价收购,那么原本的市场力量均衡就会被打破,拥有更多资源、更多金钱的公司,可以用低价质更优的产品,把竞争对手挤垮。

当用软件的思路来做硬件,那么硬件是否真的可以变成软件?周鸿祎在演讲当中举了一个有趣的例子,Google 曾经在日本实验,看做 Android 有无前途:

Google 原来在日本做过试验,Google 为什么原来做 Android ,他们发现如果把 Android 手机的成本假设做到一百美金甚至更低……如果这个用户坚持用一年在这里面他只要用了 Google 的搜索,用了 Google 的地图,看了 Google 的视频广告,也玩了 Google 里的游戏,大概在日本消费能力比较强,每个用户的 UP 值是高于一百美金的,所以这意味着送硬件成为可能。

周鸿祎进一步认为,未来企业的商业模式是跨界的:

其实你发现在中国硬件这种低利润甚至没有利润的竞争将会是常态。但是大家就会问一个问题既然你都免费了,怎么赚钱呢?如果要做免费你就要做跨界,有一句俗话叫羊毛出在猪身上,过去你的生意简单,你就是卖硬件,今天卖硬件不赚钱了,今天卖硬件都是在获得用户,这时候你就不能把自己再狭义地定义成我就是做硬件的生意,如果你不能跨界。

你这个生意可能会被互联网硬件做得很削弱,这时候你可以通过合作,可以通过投资,可以通过多种方式,一定要跨界。将来可能卖手机的可能是通过比如说手机上的游戏,手机上的阅读来挣钱。以后卖电视卖盒子的,我觉得盒子电视一定通过节目收费来赚钱。所以对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对企业的在新业务的这种能力,其实是提出了一个巨大的挑战。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人的需求」不是纯粹、不受外界干扰的。它由人过去的经历塑造而成,其中,也包括了我们和科技之间的互动。我们需要一种更成熟的「以人为本」设计理念。

查看全文 —— Mark Rolston,frog design 前创意总监

即使(Uber 先合并一家打车公司)这样做,我觉得到最后也改变不了结局。因为中国互联网从来没有输过。

查看全文 —— 程维

科技公司成了最大的投资者,这可以促进经济发展。但由于它们体量之大,哪天泡沫破了,对社会和经济的影响也会比想象中严重。

查看全文 —— 《经济学人》

我们都是数据奴隶。

查看全文 —— Jennifer Lyn Morone,艺术家

如果 NEX 把竞技模式触发以后,其实就是一个相当极致的一个游戏手机。内部对比测试下来,包括内部用户使用下来,完全不输于某些游戏手机。

查看全文 —— vivo 创意创新领域总经理王友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