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硬件我觉得也是一个大坑。

—— 周鸿祎

大声

2014-08-04 15:00

从美国硅谷“充电”回来的周鸿祎,承认做硬件是个大坑,也承认之前做 360 手机是失败了,“我曾经也是拉过很多不靠谱的小伙伴一块做手机,最后都是以失败告终,在硬件我们做了很多尝试,但是今天还是坚持下来,我觉得做硬件还是蛮高的门槛。”

之前在网上冲浪,看到深圳一家智能电视团队的博客,里面写了一篇关于软件公司做硬件的教训。他们只尝试制造电视遥控器而已,也已经让他发出,做硬件“看起来简单,做起来难”的感慨。

一开始,他们“很傻很天真的以为找几个靠谱的供应商把需求一说,做出 来东西就可以了”,然而一开始跑供应链,当时的天真迅速远去。“从设计到开模到生产,从设计公司到模具厂到遥控器生产厂,再加上 PCB 方案厂,五方配合是个令人抓狂生不如死的过程。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的 话,我想说真 TM 该只找一家摇控器厂来接口。”

现在,无论大小企业都希望涉足硬件,而 Google 等公司对硬件产品开出的高价,也让传统制造领域的公司们感到恐慌——一旦有一家公司被高价收购,那么原本的市场力量均衡就会被打破,拥有更多资源、更多金钱的公司,可以用低价质更优的产品,把竞争对手挤垮。

当用软件的思路来做硬件,那么硬件是否真的可以变成软件?周鸿祎在演讲当中举了一个有趣的例子,Google 曾经在日本实验,看做 Android 有无前途:

Google 原来在日本做过试验,Google 为什么原来做 Android ,他们发现如果把 Android 手机的成本假设做到一百美金甚至更低……如果这个用户坚持用一年在这里面他只要用了 Google 的搜索,用了 Google 的地图,看了 Google 的视频广告,也玩了 Google 里的游戏,大概在日本消费能力比较强,每个用户的 UP 值是高于一百美金的,所以这意味着送硬件成为可能。

周鸿祎进一步认为,未来企业的商业模式是跨界的:

其实你发现在中国硬件这种低利润甚至没有利润的竞争将会是常态。但是大家就会问一个问题既然你都免费了,怎么赚钱呢?如果要做免费你就要做跨界,有一句俗话叫羊毛出在猪身上,过去你的生意简单,你就是卖硬件,今天卖硬件不赚钱了,今天卖硬件都是在获得用户,这时候你就不能把自己再狭义地定义成我就是做硬件的生意,如果你不能跨界。

你这个生意可能会被互联网硬件做得很削弱,这时候你可以通过合作,可以通过投资,可以通过多种方式,一定要跨界。将来可能卖手机的可能是通过比如说手机上的游戏,手机上的阅读来挣钱。以后卖电视卖盒子的,我觉得盒子电视一定通过节目收费来赚钱。所以对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对企业的在新业务的这种能力,其实是提出了一个巨大的挑战。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那些认为苹果急切需要寻找「next big thing」的人,全都想反了。

查看全文 —— Steven Sinofsky,微软前 Windows 事业部总裁

(开放式公室)不是用来提高生产力或协作效率的,而是用来表现该公司正在做有趣的事情。

查看全文 —— Calvin Newport

产品简单,才是 Netflix 的秘密武器。

查看全文 —— Shira Ovide,《彭博社》评论员

摩尔定律结束了。

查看全文 —— 黄仁勋,英伟达 CEO

我不是那种会因为市值而庆祝的人,这只是一个不稳定的指标。

查看全文 —— 微软 CEO 萨蒂亚·纳德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