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软应该让 Windows 手机具备运行 Android 应用的能力。

—— 微软前 CEO 鲍尔默

大声

2015-12-04 14:26

微软经历了盖茨、鲍尔默和纳德拉三代 CEO。大致来看,盖茨已经功成名就,几乎全身心投入到了慈善事业,很少再直接去影响微软;鲍尔默现在是 NBA 球队快船的老板,我们经常可以在体育版的赛事直播中看到他,倒是很难再在科技版看到他了;至于纳德拉,现今外界对于他的评价颇高,微软股价和创新表现也是水涨船高。

就在前两天,对鲍尔默时期微软并不友好的 Salesforce CEO Benioff 说

“我认为,纳德拉而不是鲍尔默更适合做微软首席执行官的一大主要原因就是,鲍尔默在与其他公司的首席执行官维持友好关系方面表现得非常困难,而且也非常糟糕。我知道,从我的个人经历来看,纳德拉与鲍尔默大为不同。”

如今的鲍尔默虽然不再是微软的 CEO 了,但他仍然还是微软的股东之一,并且还是最大的个人股东。在前天召开的股东会议上,鲍尔默抨击了微软的一些现状,比如微软的财报统计方式,再比如 Windows 10 在移动端的策略。许久不见,鲍尔默耿直的性格还是没有变。

自从纳德拉将微软的策略转向“移动为先云为先”之后,云计算这一部分就成了微软财报中重点介绍的内容,每每提及都是增长速度喜人。但是鲍尔默对比却颇有微辞

“对于云计算业务,他们应该披露利润营收,而不是增长率。云计算是关键指标,如果微软真把它当作关键点的话,就应该透明公布。”

言下之意,就是说微软虽然一直说云计算增长很快,但是实际上现在并不怎么赚钱,并不能公布好看的营收利润数据出来。此外,在鲍尔默任上并没有什么突破的 Windows 移动化此刻也成为了鲍尔默批评的对象。在让 Windows 手机跑什么应用的问题上,鲍尔默表示:

“微软应该让 Windows 手机具备运行 Android 应用的能力。”

这番言论的背景是,微软今年 4 月份宣布了一项计划,让开发人员能轻松地对 Android 以及 iOS 应用进行修改,从而能移植到 Windows 平台上。但有媒体刚刚披露微软旨在将 Android 应用移植到 Windows 平台上的 Project Astoria 项目已暂时搁置,而微软想要把开发者吸引到 Windows 的通用平台来。

在这次对微软的诘问中,鲍尔默甚至用上了“Bullshit”这样的词,说是向纳德拉时代的微软开炮也不为过。时过境迁,以股东身份重新审视微软的鲍尔默言辞激烈,有人认为是近来媒体将其和纳德拉放在一起评论高下让鲍尔默感到愤怒,也有人觉得是纳德拉几乎是否定了鲍尔默时期的策略让其感到难堪,当然,谁也不能否认这位在微软工作了 30 余年的微软老员工的忠诚,比如在入主快船之后,队员们就不再使用 iPad,转而使用 Windows 平板了。

 

题图来自:forbes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只要电竞倡导暴力,就不能入奥。

查看全文 —— 奥委会主席 Thomas Bach

机器人的核心是人工智能,去模拟人的机器,往往不如对机器人进行智能化的升级,来得更加直接。

查看全文 —— 中国工程院院士潘云鹤

中国没有经历所谓的桌面互联网的阶段,而是直接拥抱了移动互联网,因此中国消费者的思维里并没有桌面互联网时代的那些包袱,这一定程度上解释了为什么中国的移动支付占有率如此之高。

查看全文 —— 苹果 CEO 蒂姆·库克

扫地机器人加入机器视觉以后,它除了避障功能以外,还可以去做地图的「语义识别」,也就是说它能识别这个环境是厨房,这个环境是卫生间,这个环境是睡房,进入到这些地方就可以有不同的清扫模式。

查看全文 —— 科沃斯副董事长、国际事业部总裁钱程

拿智能音箱举例,国内的竞争激烈程度已经升级到了一个智能音箱 9.9 美元、8.9 美元,也就是单价一美金的竞争。这种发展模式是不是健康的。

查看全文 —— 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贾朝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