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我不打算站 Google

公司

07-23 14:17

欧盟给 Google 开了个天价罚单,各方评论很多,有站 Google 的,也有站欧盟的。美国总统甚至把这件事上升为某种外交冲突,特朗普在 Twitter 上说:“我告诉过你们!欧盟刚刚对我们伟大的公司之一 Google 罚了 50 亿美元。他们真的一直在占美国的便宜,但不会太久了!”

▲ 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推文

不管别人怎么争执,最没资格插嘴的是中国人。从用户规模上说,中国肯定是 Android 最大的市场。可是在我们这里,知道 Android 的人本就不多,知道 Android 和 Google 关系的人更加凤毛麟角。我们用的是 MIUI,是 EMUI,是 Smartisan OS,跟 Google 有什么关系?

欧盟打 Google,我们是真正的局外人。欧盟列出的 Google 那些 “恶行”,我们一个都没遇到。我们不用 Google 搜索,不用 Google Play,也几乎不会安装 Chrome 浏览器,Google 真的滥用垄断优势了吗?没觉得啊。

所以这一次,我们是以某种看热闹不怕事儿大的心态,看待 Google 被罚这件事。

如你所知,我一直都是 Google 的铁粉,不过这一次,我不打算站 Google。

不站 Google 并不代表我要站欧盟。假设一下,这世界如果都处在欧盟的管辖范围内,你能想象会有如今的高度规模化和商业化的互联网吗?多少个 Google、Facebook 还不都给罚破产了。我甚至觉得,欧盟可能贴罚单贴上瘾了,虽然欧盟没什么像样的互联网公司,但在连篇累牍的罚单中,欧盟还是贴出了不一样的存在感和自信心。

欧盟的罚单几乎成了科技巨头成就的认证标志,没被欧盟开过巨额罚单,你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科技巨头。微软数次累计被欧盟罚了 20 亿欧元;英特尔被罚了 10.6 亿欧元;Apple 被判罚向爱尔兰补缴 130 亿欧元的税款;Amazon 被判罚补缴 2.5 亿欧元税款;Facebook 被罚了 1.1 亿欧元;高通被罚了 9.97 亿欧元……

不过,有欧盟这么一个认死理、不通融的顽固分子,有时候似乎也不是什么坏事。

前段时间,史上最严隐私保护条例欧盟《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DPR)正式生效,各互联网公司忙不迭地更新各自的隐私条款,就可以证明,有个唱白脸的欧盟,习惯于先开枪后瞄准的互联网公司多了不少忌惮。

在欧盟罚单出炉当天,Google CEO Sundar Pichai 立刻发表了一封公开信,《Android 创造了更多选择,而不是更少》,对欧盟的判罚做出全面反驳。我决定不站 Google,主要是因为我不太认同这封公开信中的观点。或者说,Pichai 没能说服我。

在这份回应中,Pichai 辩称,Android 确实有一些确保技术兼容性的规则,但手机厂商并不一定非得签署这些规则,“他们可以以他们想要的任何方式使用或修改 Android,就像 Amazon 在 Fire 平板和电视棒上所做的。”

好吧,Pichai 没有提到,Amazon 曾经还做过手机 Fire Phone,根本没人买,谁需要一个没有 Google Play 商店,用不了 Google 系列应用的手机?

Google 搬出 Amazon 来证明 Android 的自由和开放,并不很有说服力,因为 Google 其实不太喜欢 Amazon 这种 “吃 Android 的饭,砸 Android 的锅” 的行为。在 Google 眼中,Amazon 的修剪版 Android——Fire OS,就是 Android“碎片化” 的一个例证。

根据 Google 的规则,你确实可以任意定制 Android,修剪 Android 的代码和组件,但定制后的 Android 是不允许安装 Google 服务框架的,不但不允许出现 Google 品牌,不允许安装 Google 应用,大量依赖 Google 服务框架的第三方应用即使装了可能也无法使用。Google 通过这种强制性规则,维系了 Android 的兼容性,避免了所谓的 “碎片化”。

按照 Google 的定义,碎片化是不好的,“如果没有围绕基线的兼容性规则,开源平台就会碎片化,这将伤害用户、开发者和手机制造商。” 但如果你比较一下 Android 和 iOS 活跃设备的操作系统版本分布,你会发现,相比 iOS,Android 确实是碎片化的,这种碎片化是由于大量设备无法及时升级操作系统导致的。大量仍然运行旧版 Android 的设备,不但无法享受新的功能,甚至让自己处在各种安全风险之下。

▲ Android(左)和 iOS(右)活跃设备的操作系统版本分布

就是说,虽然 Google 特别不喜欢碎片化,但却无力改变 Android 碎片化的现状。

我不知道在 Pichai 眼中,有着 Ubuntu、Fedora、openSUSE、Debian、Slackware 等不同发行版的 Linux,是否算是碎片化的,但很明显,Linux 的 “碎片化” 并没有伤害用户、开发者和硬件制造商,恰恰相反,不同的发行版给 Linux 带来了生态多样性,实际上增加了用户的选择。

Google 对 Android 的 “锁定”,让 Amazon 这么强大的竞争者都毫无脾气。所以,Amazon 实在不是一个用来反驳欧盟的好例子,它能够证明的不是 Android 的自由和开放,而是 Google 施加于 Android 之上的不自由和不开放。如果你生产的手机安装的是基于 Android 源代码开发的新的手机操作系统,那么这款手机是很难在市场上找到生存空间的。

当然以上说法不包括中国,中国是完全不同的另外一个故事。这里的厂商可以提供各种不同的 Android 修剪版,唯一相同的是,它们都不包含任何 Google 元素。在这里,统计 Android 版应用的下载量甚至成了一项尖端科技,因为这里的每一款手机都有一个自己的应用商店,每一个应用商店都有一套自己的支付体系。

从这个角度说,最该感谢 Google 将 Android 开源的,应该是中国人。比较起来,其他地方的人们从 Android 开源中得到的好处实在有点少得可怜。

Pichai 还说,在 Android 设备上很容易移除任何预装的应用,并选择其他替代产品,以此证明 Google 并没有从预装应用中不当得利。

那些花了大把的钱买预装的公司,此刻是不是早已羞愧得无地自容?

大多数用户没有卸载预装应用,不是因为卸载麻烦,而是因为他们压根没觉得这些应用有什么不好,为什么要卸载?或者说,如果预装的是 Google 竞争对手的产品,比方说,浏览器预装的是 Opera,他们也同样不会卸载,因为没必要。

预装,不管是不是可以很容易地卸载,实际上减少了第三方应用被安装的机会。当年微软就因为预装浏览器,预装媒体播放器,被欧盟罚款,欧盟责令微软要预装就连竞争对手的产品一起预装。

Pichai 公开信最重要的一个观点是,Google 花费数十亿美元开发了 Android,并免费提供给大家,Google 所图不多,仅仅是 “提供预装一套流行的 Google 应用(如搜索、Chrome、Play、地图和 Gmail)的选项”,相当克制了。

Pichai 的意思是,对 Android 来说,免费,是一个完美的商业模式,受益者不仅是 Google,手机制造商、运营商、开发者和消费者,都从这个模式中受益。可是欧盟的决定,正在葬送这个造福所有人的模式。

Pic’hai 认为,欧盟拒绝了让 Android 得以成功的商业模式,就是支持开放平台上的专有系统。我觉得,Pichai 有点故意把欧盟塑造成开放平台的敌人,要剥夺所有人从 Android 商业模式中得到的利益。Pichai 暗示,在欧盟的逼迫下,Android 存在由开放转向封闭,由免费的开源软件走向收费的专有软件的可能性。

可是这种推断并不成立。欧盟并不在意是专有系统(如 Windows),还是开放系统(如 Android),它真正在意的是,对垄断优势的滥用——当然是欧盟所认定的滥用。无端被扣上一个破坏 Android 生态,甚至打击开放系统的大帽子,我猜欧盟大约是担待不起的。

其实我们也可以问 Google 一个问题,Linux 没有这么多商业诉求,为什么同样可以做得很好,让全世界受益?答案很简单,Linux 不属于任何人,所以它属于任何人。Android 名义上属于任何人,实际上它属于 Google。

Google 当年选择开源、开放,并不是出于任何道德的原因,而是出于自身利益的考量。开放的 Android 并不比封闭的 iOS 更高尚,归根结底它们都是一种深思熟虑的商业选择。

在 iOS 已经开启未来之门,Symbian、Windows Phone、BlackBerry OS、Palm OS 等众多手机操作系统纷纷涌入赛道的 2007 年,Google 选择将 Android 开源、免费,毫无疑问是最正确、最有利的商业决策,此举让智能手机市场的门外汉在极短的时间里就成为这个领域举足轻重的主宰者。

退一万步,就算 Android 最终不得不选择采用收费模式,也并不意味着智能手机市场将陷入灾难。别忘了,在 Android 之前,Windows 曾是史上最成功的操作系统,但是 Windows 并没有免费提供。所以,平台的成功与否,与操作系统免费还是收费并不存在必然联系。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 Android 收费,Google 能从 Android 上获得的利益,肯定不如今天这样的免费模式来得大。

而且,如果 Android 收费,一定会有人跳出来,做一个新的免费的 Android,一如 Google 在 2007 年曾经做过的那样。

如果 Android 收费,最不开心的可能是中国手机厂商。没有了开源的 Android,他们该如何继续做他们的修改版 Android?

过去 10 年,我们确实从 Android 的发展中受益良多,无论如何这都得感谢 Google。但我相信,Google 从 Android 中获得的更多。我不敢说,Google 的营收中有多少是跟 Android 直接或间接相关,Google 的总市值中有多少是因为 Android 在移动互联网的支配地位带来的,可以肯定的是,没有 Android 就没有今天的 Google。

我同意 Android 对 Google 很重要,但我并不同意 Pichai 所说的那些理由。如果 Android 是一个类似 Windows 那样的专有系统,或许我就不再说什么了,但起码名义上 Android 是一个开源系统,它理应得到更多的自由,尤其是在商业化方面。

本文来自公众号 “Keso 怎么看”,作者为 Keso,爱范儿经授权发布。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科技,互联网,生活及其他

累计已发布 3 篇文章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