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社交领域已经到终局了吗?

产品

01-16 16:58

中国的社交领域已经到终局了吗?

▲ 香港国际机场。2010 年 10 月 8 日

标题上的这个问题,如果给一个简明扼要的回答,那就是:社交哪有终局,8 年前微信的出现,就是个例证。那时候,所有人都认为,QQ 是无敌的。无敌,差不多也是终局的意思吧。

2011 年 6 月我去广州,在南方通信大厦附近的一家餐馆和刚刚做出微信的张小龙吃饭时,他问我的第一个问题就是:怎么打败 QQ?其实当时正在蹿红的手机 IM,是米聊。但张小龙显然没把米聊放在心上,扳倒巨人才会被挑战者视为真正的荣耀。

不记得当时我是怎么回答的了,我大约说了些「我不认为微信和 QQ 是同一类产品」之类的话,而且我本人已经很多年不用任何 IM 了,但我在用微信,从它发布的第一天起。

如今,3 个社交类应用在同一天发布,至少说明,在这些公司在判断中,中国社交领域远未到终局,而且他们都瞄着微信碗里的这块五花肉。当他们要问「中国的社交领域已经到终局了吗」,实际上是问,这么又香又美的一大块肉,凭什么只属于微信?

这个问题据说来自今日头条 CEO 陈林,是他在知乎、悟空问答和即刻 APP 等社区的公开提问,后面还跟着第二问:未来,社交领域可能会有哪些发展和创新?

这当然不是随便一问,这是整套宣传造势套路的一部分,他们就是要把一个 IM 的发布,搞成一场事先张扬的营销事件,而且一定要以碰瓷微信为目的。从「走漏风声」,到问答社区提问,再到强调「年轻」的发布会海报,直到最终揭开面纱,甚至还要让 1993 年的产品经理在发布会上一口一个「龙叔」,以显示张小龙的「老」,和自己的「年轻」——全都是套路。这一环扣一环的套路中,媒体和公众的情绪被恰到好处地撩拨着、挑逗着。

陈林所提的这个问题中暗含的问题是:微信难道是不可战胜的吗?

微信当然不是不可战胜的,但通过做一个「too young」的微信来跟微信打,是没戏的。这话我说过很多次,这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2013 年,我去参加易信发布会,网易的朋友问我是否看好易信。我老老实实地告诉他,完全不看好。丁磊这么了解运营商的人,真的相信依靠中国电信就能获得某种微信不具备的奇特优势?他只是对自己十几年来一直做不成 IM 有点不服气罢了,你可以称之为「情结」。

一个月后,另一个挑战微信的 IM 发布——来往。阿里巴巴动用了几乎所有的资源,从马云站台,拉众多大腕名人入伙,到数万名员工各自背着拉人头的 KPI,马云甚至公开放话:「不如杀去南极洲,去人家家里打架,该砸的就砸,该摔的就狠狠的摔。」好像真的要背水一战。

或许是对马云的「失态」感到难以理解,当时有人在腾讯微博问我,来往对阿里真的这么重要吗?我答道:「估计半年后就不会这么重要了。」

中国的社交领域已经到终局了吗?

▲ 腾迅微博截图

我没说错,没过多久来往就不再是阿里巴巴的工作重心,一年后来往被阿里巴巴战略放弃。本来嘛,除了马云,这世上大概没人相信来往有戏。

很明显,多闪比这几位学长都更聪明,更讲套路,它没有摆出一副跟微信正面刚的架势,而是选择了一条旁门左道——年轻。

中国的社交领域已经到终局了吗?

▲ 多闪发布会海报

我知道,在媚俗专业的所有学历中,等级最高的那个学位,叫媚年轻。看,我的产品是给年轻人做的,而年轻人不想跟你们老年人混在一个朋友圈,看公司是不是真的重视年轻人,就要看公司的重要产品负责人是不是 90 后,我们这里做产品的全都是年轻人,我们开发的所有功能,都是为了更方便年轻人之间的社交分享,我们设计的所有功能、所有交互形式,也都是年轻人喜闻乐见的……

这种媚年轻有时候还挺有效果的,就像我国著名头学家潘乱老师那篇文章所说的,《微信已经老了,头条永远年轻》,基本上把微信牢牢地钉死在「老了」的耻辱柱上,而头条则向外散发着「年轻」的光晕。「老」和「年轻」,不单表示年纪,还表示活力、创造力、可爱度、以及对未来的持有量。

媚年轻在互联网行业尤其有杀伤力,这个行业比其他任何行业都更推崇年轻人,每个人都战战兢兢,坐卧不宁唯恐自己老了,看不懂年轻人了。两年前我写过一篇《不懂年轻人焦虑综合症》,说的就是这种行业病态。

头条给年轻人做产品,产品经理就一定得是年轻人,推论可知,如果他们给幼儿园小朋友做产品,或者做个养猪的产品,你就能看到一个小朋友在召集一群小朋友,一头猪在召集一群猪开产品会。发布会海报上会写着:这是幼齿的时代,这是猪的时代。

在年轻之外,多闪还有另外两个关键词——「亲密」和「无压力」。我不知道,亲密到抖音上的网红和粉丝之间的那种关系,算不算亲密。曾经有个叫 Path 的应用,主打的也是亲密关系,甚至变态到限定好友数量不能超过 50 人,如你所知,后来它死了。我也不知道,除了拿无聊当有趣,拿鸡毛当令箭,年轻人社交还有哪门子狗屁压力,好像谁没年轻过似的。

虽然一口一个「龙叔」挺鸡贼的,但用「老」来黑微信,我觉得压根没黑对地方,因为微信从来就没「年轻」过。在某种意义上,成功的通信和社交产品,都成为某种协议般的存在,就像 TCP/IP 协议,你不能说 TCP/IP 协议老了,不适合年轻人。

多闪照抄的是美国年轻人的社交工具 Snapchat,不过这个老师最近两年日子过得并不好,基本上被 Facebook 系的产品按在地上打,股价也从 IPO 当天的 20 多美元,一路跌到今天的 6 美元。

中国的社交领域已经到终局了吗?

▲ Snap 上市以来的股票表现

陈林说:「希望微信不要把我们当成竞争对手。」我觉得他过分多虑了。头条系有国内第二大流量阵列和名列前茅的用户阵列,实在没必要整天琢磨着到微信这里来增长黑客。

有朋友说,虽然多闪当前这个版本很烂,但考虑到它来自接连推出七星级 app 的中国第一牛逼 app 工厂——字节跳动,考虑到这家公司 AI 般精准的算计能力,和大力出奇迹的思维与行为习惯,对这个产品还是应该给予足够的关注,起码应该像当年重视来往那样重视年轻的多闪。

好吧,虽然媚年轻很划算,但中国正在超高速地向老龄化社会狂奔,我觉得头条不一定非要媚老年,多关注一下老年人应该也不会吃亏,让中国老年人在养生鸡汤和网络谣言之外,也能有点别的亲密的、无压力的消遣。

社交没有终局,产品有终局。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keso 怎么看(ID:kesoview),作者为 keso,爱范儿经授权发布,文章为作者观点,不代表爱范儿立场。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科技,互联网,生活及其他

累计已发布 4 篇文章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