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段永平:我们的理念不是要超越任何人,重点在于改进自己

人物

07-31 11:01

本文来自《商业周刊 / 中文版》(ID:Businessweek),原刊于《商业周刊 / 中文版》总第 378 期,转载已获得授权。

神秘富豪段永平,因为拼多多上巿,再次被外人提起。他是 OPPO 及 vivo 的联合创始人,也是步步高集团创始人。

7 月 26 日,拼多多在美国耐斯达克上巿,创始人黄峥身价跟著水涨船高。根据彭博亿万富翁指数,黄峥财富高达 138 亿美元,挤身全球最富 100 人之列,同时居中国富豪榜第 12 位。

黄峥把段永平称为他的人生导师。他曾向媒体表示,“老段对我的影响非常大,我是他下一代的四徒弟。” 2006 年,段永平以 62 万美元拍卖价格取得和股神巴菲特共进午餐的机会,当时段永平带了一个人过去,正是黄峥。2007 年,黄峥回国创业,成立电商欧酷网,就是由步步高控股。

最近,有网友在博客中询问段永平,为什么看好充斥着假货和次品的拼多多?段永平回答,“我还没用过拼多多,但我对黄峥有很高的信任度。给他 10 年时间,大家会看到他们厉害的地方。”

段永平和黄峥同样毕业于浙江大学,透过网易创始人丁磊的介绍而相识。段永平也是丁磊生命中的贵人。2000 年互联网泡沫破裂后,网易股价一度暴跌至 13 美分。段永平向丁磊伸出了援手, 2002 年以 200 万美元买下了网易约 5% 的股份,当时的股价平均为 16 美分。

至今,丁磊都很感恩段永平。去年,丁磊接受《商业周刊 / 中文版》独家专访时说,影响他最大的人,除了他的父母支持他的创业,还有段永平。在网易最困难的时候,丁磊曾纠结于是否出售网易,于是把自己遇到的难题一一告诉段永平。段永平回答,“你有钱、有方法,为什么不回去好好努力?”“对我而言,这席话是当头棒喝。我想,对,为什么我不好好地把网易经营好?于是打消了出售的念头,一步步走到了今天。” 丁磊告诉《商业周刊 / 中文版》。

段永平早已退居幕后多年,如此低调,为何又有著如此影响力?他去年接受了彭博新闻社的专访,说这是他 10 年来首次接受采访,得以让人了解他不为人知的一面,以及他的人生哲学。

几年前,当段永平首次见到蒂姆 · 库克 (Tim Cook) 时,他相信后者完全不知道他是谁。现在,那位苹果掌门人恐怕已经认识他了。

隐秘的亿万富豪

段永平是一位隐秘的亿万富豪,2016 年,他创立的智能手机姊妹品牌 OPPO 和 vivo 让这家全球最大的公司在中国市场上经历了惨败。这两个品牌一度被嘲讽为廉价的山寨 iPhone,而 2016 年,它们迎来了排名的三级跳,一举将苹果公司 (Apple Inc.) 挤出了前三,同年,苹果在中国的出货量也出现了首次下滑。

这位企业家接受了彭博社的专访,说这是他 10 年来首次接受采访,他表示,OPPO 和 vivo 之所以能迎头赶上,是因为这家美国智能手机巨头未能针对本地竞争做出调整。段永平说,OPPO 和 vivo 采取了一些苹果不愿跟进的策略,比如配备高端功能的低价设备,因为苹果担心这会损害其在别处屡试不爽的获胜法门。这位 56 岁的电子大亨说,

苹果无法在中国战胜我们,因为即便是他们也有缺点,他们有时候可能太固执了。他们做出了很多伟大的产品,比如他们的操作系统,但我们在其他方面胜过他们。

但这并不是说段永平不欣赏苹果的全球影响力。事实上,这位亿万富豪对于他的美国对手热情十足:他一直是苹果的大额投资者,也毫不掩饰他是其 CEO 的粉丝。

“我见过蒂姆 · 库克几次。他可能不认识我,但我们聊过几句,” 段永平说。“我很喜欢他。”

彭博社联系了苹果公司,他们无法证实段永平与库克见过面。但 2013 年以来,段永平在博客中不厌其烦地谈论着苹果的产品、股价以及运营,该公司当时的市值只有目前的一半。他需要 “一个很大的口袋”,因为他会随身携带四台设备,包括一台频繁使用的 iPhone。他在 2015 年的一篇博文中称,苹果的利润应该会在 5 年内达到 1000 亿美元。段永平不愿透露他的买入时间,但他表示,其多数海外资产依然与这家 iPhone 制造商密切相关。他甚至居住在帕洛阿尔托,与苹果位于丘珀蒂诺的 UFO 式的新总部之间只有很短的车程。

“苹果是一家了不起的公司。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段永平说。“我们的理念不是要超越任何人,重点在于改进自己。”

创办公司

现在,OPPO 对苹果的压制可能会让这位亿万富豪吸引到更广泛的追随者。因其敏锐的投资才能,本土媒体将其称为中国的沃伦 · 巴菲特 (Warren Buffett)。段永平出生于江西省,他最初在一家国营的真空管工厂工作,后来扬名于本土电子产品领域。

1990 年前后,段永平离开了工厂车间,当年的中国刚刚步入市场经济,并放开了私人资本对各行各业的投资。他前往了当时自由改革的摇篮、中国南方的广东省,去经营一家苦苦挣扎的电子工厂。他的第一件产品是配备双卡槽的 “小霸王” 游戏机——直接挑战任天堂公司 (Nintendo Co.) 经典的红白机 (Family Computer),即其他国家所称的任天堂娱乐系统 (Nintendo Entertainment System)。

在没有本土竞争者的情况下,售价 100-400 元的小霸王游戏机一炮而红。段永平甚至邀请了功夫巨星成龙担任代言人。到 1995 年,小霸王的收入已超过 10 亿元人民币。

随着企业发展壮大,段永平却选择离开,创办了一家新公司——他后来再三重复了这一模式。他为自己的第二家公司取名为步步高,意为 “步步高升”。步步高打造了一系列热门的 VCD 和 MP3 播放器,后来也开始为一些全球品牌制造 DVD 播放机。

2000 年前后,其子公司步步高通信设备有限公司 (Bubugao Communication Equipment Co.) 成为了中国最大的功能手机制造商,与诺基亚 (Nokia) 和摩托罗拉 (Motorola) 并驾齐驱。

2007 年的第一款 iPhone 为 OPPO 和 vivo 铺平了道路。尽管有段永平这位共同的创始人,这对姊妹品牌却是激烈的竞争者,它们在印度和东南亚等市场上都掀起了针锋相对的营销攻势。市场研究公司 IDC 的研究经理基兰基特 · 考尔 (Kiranjeet Kaur) 表示,这两家公司的推销哲学在新兴市场上表现亮眼。

“这两家公司完全明白该如何发挥员工的最大潜能,这也是他们从段永平身上继承的一大专长,” 卡纳利斯咨询公司 (Canalys) 的资深总监彭路平 (Nicole Peng) 表示。重要的是,他们了解他们的千禧世代受众。

他们的许多经理都很年轻,而且毕业后就一直在这两家公司工作。

段永平最近的部分事业是在苹果的后院里做梦。2001 年,40 岁的段永平决定搬往加州,专注于投资和慈善事业,后来,他把家人安置在了一座据称是从思科系统公司 (Cisco Systems Inc.) 董事长约翰 · 钱伯斯 (John Chambers) 手中买来的豪宅中。然而,智能手机的到来迫使这位企业家放弃了退休生活。

2005 年之后,随着基本款设备的销量放缓,步步高处在了崩溃边缘。华为 (Huawei) 和酷派 (Coolpad) 等企业开始制造 1000 元左右的智能手机。段永平回忆道,这几乎令步步高濒临倒闭。

“我们已经在严肃地探讨如何让这家公司平稳地落下帷幕——既让员工们安然离去,又不让供应商们赔钱,” 他说。

那些密集的头脑风暴孕育出了两家公司——日后成为了段永平最大成功的体现。2005 年,这位企业家和他的门徒陈永明决定开办一家新公司。这家取名为 Oppo 的公司以音乐播放器起家,并于 2011 年进军智能手机。2009 年,步步高自身创办了 Vivo,由段永平的另一位门徒沈炜掌舵。

“做手机不是我的决定,” 段永平说。“但我想着我们能把这个市场做好。”

▲ 中国上海,出席者们坐在 Vivo 广告牌前玩手机

起初,这两个品牌并未引起多少关注。iPhone 通过其革命性的应用平台及其优雅的操作界面令用户痴迷,黑莓 (BlackBerrys) 则统领了企业市场。但随后,Oppo 和 Vivo 展开了一场营销突袭,一方面仰仗于本土明星的代言,一方面打造了一张遍布中国的庞大经销商网络。他们营造出了吸引千禧世代的平价形象,又为设备添置了高端的功能。如今,从参数来看,Oppo 和 Vivo 手机已相继在充电速度、存储容量及电池寿命等方面超越了 iPhone。

努力获得回报

这样的努力取得了回报。据 IDC 估算,2016 年,这对姊妹企业加起来在中国的出货量超过了 1.47 亿部,相比之下,华为技术有限公司 (Huawei Technologies Co.) 的出货量仅为 7660 万部,苹果和小米 (Xiaomi) 则分别为 4490 万部和 4150 万部。相较于 2015 年,Oppo 和 Vivo 的销量双双倍增。第四季度,它们分别位列第一和第三,华为则排名第二位。IDC 分析师谭小涵(Tay Xiaohan,音译)表示,它们的策略在三四线城市的表现尤为亮眼,中档手机在此类城市里已成为主流选择。

段永平的智能手机后裔们也开始在主场外的地区赢得一些声势。去年第四季度,Oppo 和 Vivo 在全球市场的份额分别名列第四和第五。在 Oppo 的全部出货量中,有约四分之一流向了印度等市场,Oppo 希望能在苹果站稳脚跟之前,提前抢占印度市场。

“智能手机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机会。我们估计,这个市场还会持续 10 年或 20 年,暂时没有什么能取代它。但我们也不确定,” 段永平说。

库克在上周末表示,苹果在市场份额方面没有具体目标。

“中国市场的竞争更加激烈,不仅是这一个行业,许多行业都是如此,” 库克在北京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表示。“我想这是众多投入精力打造好产品的本土企业的功劳。”

尽管段永平仍持有这两家中国智能手机厂商的大量股份(他拒绝透露具体份额),但他已经在逐渐拉开与它们的距离。他说他更愿意远离聚光灯,享受与他的记者妻子及孩子们在加州的生活。事实上,他虽然出席董事会会议,但他说为了避免 “干扰他们”,他获取到的多数 Oppo 和 Vivo 的消息都来自互联网。

他的对手们则没有这么客气。去年 10 月,小米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Xiaomi Corp.) 的联合创始人雷军猛烈抨击了那些在乡村地区打造密集的店铺渠道以追求快速销售的竞争对手。在《中国企业家》杂志 10 月号的一篇采访中,雷军指责此类企业利用 “信息不对称”,诱使买家选择小米以外的产品,从而导致其销量从冠军位置滑落了下来。

“说这话的人有些疯了,” 段永平未指名道姓。

当有人谈论信息不对称,说明他们打心底里认为消费者是傻子。

近来,股票投资成为了段永平最明显的热情所在,这也是他为什么会在 2006 年同意支付一笔当时创纪录的 62.01 万美元,和巴菲特共进午餐。至今,那位奥马哈智者的话仍会出现在段永平的博客上,与其关于高尔夫或苹果的贴士分享着同一个页面。

在作为精明的投资家方面,段永平的声望部分建立在将一位朋友拉出泥潭的事迹之上,这位朋友即网易公司 (Netease Inc.) 的创始人丁磊。互联网泡沫破裂后,丁磊的互联网公司股价一度暴跌至 13 美分,差一点就成为了因审计问题在纳斯达克被榨干的首家在美上市中国公司。段永平向他的朋友伸出了援手,他在 2002 年以区区 200 万美元买下了网易约 5% 的股份,当时的股价平均为 16 美分。企业报表显示,截至 2009 年 3 月,他依然持有逾 400 万股,但段永平透露,在网易突破 40 美元后,他卖掉了大部分股份。

他的另一项备受关注的持股选择是生产高级白酒的厂商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 (Kweichow Moutai Co.)。他说他在 2012 年后期以 180 元的价格买入。2014 年近乎减半,而今天,茅台的股价已经超过 370 元。

段永平不介意谈论他的股票投资,尤其是对苹果的投资——尽管 2016 年出现了罕见的销量下滑,苹果的股价依然维持在接近历史记录的水平。但是回溯他数十年的人生,首先作为企业家,而后作为股票投资者,他最骄傲的时刻依然扎根于步步高。虽然他宣称与企业保持了距离,但他也承认自己会担心继承的问题,担心企业文化在下一代人的执掌下能否维持下去。

而虽然步步高旗下的 Vivo 和段永平自己的 Oppo 目前都表现很好,但在一个快速变化的市场中,没有什么是确定的。两家公司正开始在营销攻势中纳入手机的方方面面:Oppo 在巴塞罗那的世界移动通信大会 (MWC) 上引人注目地发布了迄今为止最先进的拍照技术,这也标志着该公司迈上了一个新的成熟阶段。

可以确定的是,段永平不认为自己会重返活跃的管理岗位,他依然会放手其他人来应对之后的挑战。

“我多年前就讲清楚了,我永远不会复出了,” 他说。“如果有什么问题他们解决不了,那我也无能为力。”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