褪去独角兽光环,Uber 仍在持续亏损

公司

08-15 12:01

Uber 仍然是一门不赚钱的生意。

在刚刚过去的第二季度中,Uber 继续出现 8.91 亿美元的净亏损,高于第一季度净亏损 5.77 亿美元。

而放眼去年全年,Uber 亏损额高达 45 亿美元,这家打车巨头自从 2009 年运营以来,一共亏损了惊人的 110 亿美元,虽然它目前的账面上还有 73 亿美元可用,但距离盈利仍遥遥无期。

公司的亏损主要来自打车业务之外的新兴业务,特别是在自动驾驶业务上的投资——Uber 在过去 18 个月中,每季度在自动驾驶方面亏损了 1.25 亿- 2 亿美元,这一结果让有些投资者敦促该公司卖掉该业务。

更糟糕的是,Uber 主营业务也并不顺利。在 2016 年 8 月退出中国大陆市场之后,Uber 的海外版图在急剧收缩:2017 年 7 月,Uber 暂停在中国澳门地区的运营业务。同年 11 月,Uber 将俄罗斯业务出售给当地共享出行公司 Yanda。今年 3 月,Uber 东南亚被新加坡出行软件公司 Grab 收购。

Uber 面临着诸多外来竞争对手的挑战。在印度 Uber 已经被本地网约车平台 Ola 超越;滴滴出行收购了巴西打车巨头 99 或进一步挤压 Uber 当地业务;在中东和非洲市场,打车应用 Careem 获得了 5 亿美金的融资对抗 Uber。

▲ 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除了竞争,Uber 打车业务的压力主要来自政策层面。上一周美国纽约市通过了一项法案,要求在一年内为 Uber 和 Lyft 新车发放牌照设定上限。也就是说纽约将会限制该市共享汽车的数量。8 月 1 日,西班牙巴塞罗那出租车司机封锁当地主要街道,要求政府限制 Uber 等网约车服务的牌照。7 月 30 日,智利出租车司机举行了全国大罢工,抗议 Uber。

▲ 2018年8月6日,美国纽约,出租车司机游行支持纽约市关于限制网约车的提议。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持续的市场竞争和亏损让资本也开始冷静,Uber 曾不止一次表示要在 2019 年上市。Uber 虚高的估值已经让它难以寻找新融资,奔往上市成了 Uber 最后的救命稻草。

▲ 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被资本催熟的 Uber

Uber 曾经是全球估值最高的公司,它是全球共享汽车浪潮的推手。如果没有这家公司及其追随者,我们今天可能还是要站在路边截停出租车,也很难在偏僻的路口等到出租车。

Uber 全球版图的迅速扩张,离不开资本推手。

根据公开数据,Uber 从 2009 年成立开始便拿了 20 万美金的种子轮融资,随后陆续完成了至少 12 轮融资。

绝大多数独角兽都跟 Uber 的大体情况相似,他们有创新的模式,有一片待开发的大市场,只是它们的业务短时间内无法盈利。而资本则在此时快速涌入,帮助 Uber 们抢占市场,将市场快速催熟。

有资本在提供助力,这些原本需要精打细算的企业为了「赢」,开始疯狂烧钱扩大市场,将盈利抛诸脑后。当市场足够大的时候,公司的估值水涨船高,而在这个时候资本才发现,这些公司的盈利能力其实很难和其高估值匹配,企业很难在短期内给投资人带来回报。

于是这些公司的估值开始被调低,没有新的融资进来,这些自身造血能力不足的公司深陷困境。

Crunchbase 数据显示,截止至 2018 年 7 月,全球已经有 356 家独角兽企业。中国拥有的独角兽数量最多(149 家),美国(146 家)紧随其后。前有 Dropbox 和 Zenefits 独角兽光环褪去,现在有 Uber 的全球大撤退。

不盈利的独角兽,能怎么办?

那么不赚钱的独角兽公司只能通过引入新一轮投资的方式或上市并购来完成早期投资退出。

但实际上,前者很难保住公司的独立性,Uber 几轮融资下来,对股东不友好的创始人已经难回管理层,接任的新股东还遭到了投资人公开抨击其软弱。摩拜在寻求独立融资失败后卖身美团,他们都成了资本巨头布局的一颗棋子。

上市也不一定赚钱,股价大跌还有可能亏钱。

▲ 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Snapchat 母公司 Snap 登陆纽交所之后,股价长期处于破发阶段;美国食材配送电商 Blue Apron 上市第二天就跌破了发行价,现在股价不及发行价的四分之一。中国独角兽们的境遇更加惨烈,奔赴香港上市的平安好医生、猎聘和小米,无一例外,上市当天破发。纳斯达克上市的优信、哔哩哔哩和爱奇艺也同样上市破发。有的独角兽公司股价逼近了上市前投资的成本价。

带着对「流血上市」的恐惧,Uber 需要在上市之前显示出自己的盈利能力。

//////////

▲ 硅谷投资人 Bill Gurley

早在两年前,硅谷著名投资人、Uber 的早期投资者 Bill Gurley 就关注到了独角兽和过度资本投入的问题,他总结了独角兽公司的五个特征:

1. 创造历史纪录的烧钱速度;
2. 大部分公司离实现盈利还非常遥远;
3. 竞争力主要靠资本驱动;
4. 员工和投资人的变现时间推迟甚至无法变现;
5. 急切寻求下一轮融资。

现在看,历史正在一一应验。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