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子弹短信真那么好用?还是逃离朋友圈的欲望太骚动?

生活

08-27 10:47

一周过去,子弹短信仍然是 App Store 免费排行榜的第一名。8 月 20 日的锤子科技发布会没让人太记住新手机的特点,反倒让子弹短信出尽风头。虽然不是锤子科技出品,因为发布会上的推介和演示,人们还是将罗永浩当成了子弹短信的最大推手,所有反馈意见都指向了他。

「有没有考虑让支付宝入驻子弹,这样我离卸载微信就不远了。」有用户在微博上给罗永浩留言。

对此罗永浩的回答是:「卸载微信是不现实的,但支付宝会很快进入子弹短信。」这意味着以后在子弹上也能发红包了。

微信上线的第八个年头,成了人们过度社交的原罪。大家一边骂着微信,一边仰仗它沉淀的社会关系。子弹短信的增长速度背后,倒不是它在产品上做得有多么划时代革新,而是人们渴望看到微信挑战者的情绪,已经涨到一个新的高点上。

子弹短信立志要 「做一个超高效率的即时通讯软件」,目前来看,子弹短信主要抓住了效率社交上的几个 「小痛点」:消息的稍后处理、无需进入 app 或聊天页面的快速回复、语音转文字以及最初聊天记录的回顾。罗永浩自有的流量给这款新产品带来了不少拥趸。

在 UI 设计上,子弹短信采用了简约蓝色的风格,画风让人联想起最初智能手机端的 QQ 界面。当前发布的版本中并无社交圈分享功能,多了 「资讯流」功能,并且和谐地划分为今日头条和腾讯新闻两版,但有不少网友留言建议去掉这样的鸡肋功能,改为增加 「朋友圈」。

这样的局面多少有些讽刺,人们渴望出现微信之外的选择,但在描述理想中的产品时,却又是按照微信的样子来提要求。

除了微信,我们还有什么更好的社交选择吗?我们在年轻人当中找到了一些答案。

「消失」 的 90 后用户

你有多久没有看到他们在朋友圈发自拍了?

90 后是经历过从 QQ 到微信大迁移的一批人,他们的中小学时代是伴随 QQ 一起成长的,进入大学恰逢微信大爆发,90 后将 QQ 时代的表现欲和宣泄欲带进微信,加上 4G 的催化,在时间最富裕的时候,拥有新手机的他们成为了微信的忠实用户。

直到有一天,从不用 QQ 的父母和七大姑八大姨用起了微信,实习了、毕业了,领导同事们进入了圈子,最后,微商代购也一块儿进来了。微信上的关系越来越重,懒得分组,他们干脆不再发朋友圈,偶尔转发也仅仅三天可见。

微信开放了更多朋友圈广告位,在这样那样的无效信息中,他们竟然错过了最要好的中学同学结婚的消息。

90 后的社交焦虑感重新定义了如今三大社交平台的属性:「QQ 上的我查无此人,微信上的我岁月静好,微博上的我放飞自我」。00 后拿起了接力棒,在 QQ 上建立起一个 90 后不再熟悉的社交王国,除了日益被饭圈包围的微博,90 后还能逃向何处?

在这个层面上,子弹短信追求的社交效率尚未匹配出 90 后这类逃离情绪高涨的用户需求。子弹短信以极高的中年男性用户比例,奠定的是工作应用场景里的目标人群。

被过度渲染的 00 后个性需求

2002 年出生的彤彤告诉 36 氪,自己使用 QQ 挺多,微信只是偶尔打开。QQ 上有自己的爸妈、亲戚和大部分的同学,微信只里有爸妈和小部分同学,到目前她都没有开启微信朋友圈的功能,自己的同学大多数都把动态发在了 QQ 里——年轻人用 QQ,大人才用微信,这是她圈子里不少同龄人的共识。

问及微信和 QQ 的不同,她指出了 QQ 有厘米秀,这个可以自己选择形象的小人在发消息时就会出现,还会根据情绪与聊天对象的虚拟形象进行互动。类似上一代虚拟形象 QQ 秀,彼时与之对应的红钻充值服务变成了现在的 「小钻」,12 元 / 月的服务涵盖了专属装扮、尊贵角色、酷炫动作、闪耀铭牌四个特权。彤彤班上有一半的同学都为它花了钱。

在网络上流行的《00 后热衷的 APP》中,彤彤只认出了抖音和最右,诸如名人朋友圈、语 C 趣味社交工具、隔壁同学这种恋爱社交 app,她都未曾听说过。

根据腾讯社交大数据发布的《00 后热爱榜 app 榜》,社交类占据前十的分别是微信、QQ、花开花落、火山小视频、新浪微博、探探、百度贴吧、陌陌、兴趣部落和最右。虽有花开花落、最右这类针对 95、00 后的兴趣社区,00 后常用的社交软件与主流市场基本无太大差异。

考虑到绝大多数 00 后仍然处在中学阶段,只能在学习间隙偶尔玩手机,加上设备的选择权并不在自己手中,仍然以 vivo,OPPO,小米等平价安卓机为主,00 后对于社交 app 的个性化需求实际上被市场过度渲染了。

至于逃离微信,00 后原本对微信尚未形成强烈粘性,没有迁移成本,就更无逃离一说。

新社交 App 的视频化和场景化尝试

「真正想要做社交的人都想做 IM(即时通讯),但 IM 确实是社交里最难做的。子弹短信再怎么创新也是和微信同维度竞争。」Tiki 的创始人吴永辉对 36 氪说,Tiki 是一款实时视频社交软件,用户大部分是 95 后和 00 后。

至于人们为什么想逃离微信,吴永辉认为关系固化 + 社交行为固化,两个组合在一起让用户疲倦了。

从 Questmobile 的数据来看,2018 年以来移动社交类 app 格局并无太大变动,用来处理强关系的微信、QQ 和弱关系的微博、陌陌、探探在各自领域活跃用户稳步上升,各自的壁垒已然形成,马太效应明显。

在社交市场中,投资者都在期待新的代际差异和时机,吴永辉将突围的希望押宝在视频和 VR 方向。Tiki 与国外一款名为 Monkey 的视频社交软件类似,都是采用较为 「粗暴」的短时间视频匹配的方式进行社交,当视频双方都满意时,这个关系就可以下沉建立。

该应用在国外很火爆,在国内却无法激起类似子弹短信一样的浪花,背后的原因,很大一部分是因为中国人比较含蓄,对视频仍然缺乏一定的信任度,无法产生迭代。

另外一些创业者把目光转向了场景社交。追星场景中的腾讯 doki ,爱豆,视觉设计兴趣圈的 LOFTER ,美妆场景下产生的小红书,以及抖音等短视频 app,都依赖于各自场景下生产的内容,形成一定的社交属性。

但正如吴永辉所说,看一个 app 是不是真社交,就看 networking(网络连接)强不强,去中心化的对等网络,IM 在这点上是最强悍的,所以大家都想做 IM。

与其说子弹短信是在做简化版的微信,不如说它想要填补如今国际上流行的社交应用 WhatsApp 在中国市场的空白。WhatsApp 没有朋友圈和公共账号,不需要手动添加好友,只要有对方手机号和对方开通了 WhatsApp 即可。目前,只要都是锤子手机,用户就能直接用子弹短信和对方沟通,非锤子手机就要经过以下页面的跳转。

像子弹短信这样声势浩大的入场必然已经引起腾讯方面的注意,是场上决斗还是场下合作,要看子弹如何在腾讯流量基础设施和自身独立性之间选择了。当 WhatsApp 开始模仿微信注入更多支付的功能,支付宝的社交属性始终没有树立,那些喊着要逃离微信的骚动,会发现越来越多的社交产品和微信趋同。

所以,不是微信老了,而是你的圈中人老了。我们越发嫌弃的,很可能还是自己越发世俗的圈子。

本文来自 36氪,作者为心印,爱范儿经授权发布。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