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怒怼 Google,搜索引擎到底应不应该操纵搜索结果?

公司

08-29 17:13

搜索引擎到底应不应该操纵搜索结果?这似乎是个两难的问题。

操纵肯定是令人反感的,看看百度上莆田系等竞价广告就知道了。不控制吧,也会有问题,前两天百度首页推荐出现滴滴安全事件遇害者照片相关内容,百度很快就回应称内容审核还不够强,言下之意要进一步加强对搜索结果的干预。

所以很多人听到 Google 搜索引擎要回归中国的消息都异常兴奋,但百度出现的问题在 Google 上也可能出现,最近 Google 就陷入类似的「两难境地」。

昨天美国总统特朗普在 Twitter 上发文指责 Google 操纵关于他的的搜索结果,刻意隐藏正面新闻,找到的都是负面新闻, 其中 96% 搜索结果来自左翼媒体,特朗普称 Google 等互联网巨头在压制保守派的声音。

随后特朗普在白宫发表讲话时还在继续怒怼 Google ,称「Google 正在操纵我们的人民」,同时还点名警告了 Twitter 和 Facebook。之后特朗普的经济顾问 Larry Kudlow 表示白宫正在对 Google 操纵特朗普搜索结果一事进行调查。

▲图片来自:纽约时报

这也不是特朗普第一次指责互联网巨头操纵舆论了,前几天特朗普就在 Twitter 上指责社交巨头让「数百万人噤声」,显然是在针对前段时间 Twitter 和 Facebook 等社交媒体以整治假新闻为由清理了大批账号。

对于特朗普的指控,Google 也很快作出了回应,并否认了特朗普的说法:

当用户在 Google 搜索框中输入查询关键字时,我们的目的就是在数秒钟内为用户提供最相关的搜索结果。搜索不是用来设定政治议程的,我们的搜索结果也不会偏袒任何政治意识形态。

Google 在声明中还表示,每年对搜索算法进行数百项改进,以确保能给用户提供高质量的搜索结果,但从不会通过操控搜索结果来影响政治倾向。

那特朗普对 Google 的指控到底是不是真的?其实特朗普在 Twitter 提到的 96% 的数据,是来美国一家右翼媒体 pjmedia 的报道

这篇报道的作者以「Trump News」(特朗普新闻)为关键词在 Google 进行搜索,发现首页上全是反对特朗普的消息,作者分析了前 100 的搜索结果,结果发现 96% 的结果都来自左翼媒体。

文章作者称自己使用了不同的电脑和 Google 账号进行相同的操作,得出结果基本相同,但文章也表示这一测试方法未必科学,但已经能在一定程度上反映问题。

不论 Google 有没操纵特朗普的新闻,但要说 Google 从没操纵搜索结果也不太可能。

去年 7 月 欧盟给 Google 开出 24.2 亿欧元的天价罚单,主要原因就是 Google「通过对其搜索服务的主导地位,引导用户使用自己的服务」。

当时负责调查 Google 垄断案件的 Margrethe Vestager 表示,调查团队在Google 进行 17 亿次搜索后发现,用户搜索时会优先显示 Google 的产品和服务,竞品的信息通常要到第 4 页才出现。

▲科技巨头克星 Margrethe Vestager

不过 Google 操纵搜索算法带来的结果不一定是坏的,就在特朗普指责 Google 前一天,其实还有另一条关于「Google 操纵搜索结果」的新闻。

据外媒报道,Google 正在通过调整搜索算法,帮助退伍军人更好地找工作。只要退伍军人搜索「jobs for veterans」(退伍军人的工作),并输入自己的军事工作代码,就能获得与他们在军队中的技能对口的职位推荐。

这样的「操纵搜索结果」,对于美国超过 1000 万失业的退役军人来说无疑是一件好事,相信也没有什么人会反对。

搜索引擎到底应不应该操纵搜索结果?

上述两条新闻,同样 Google 操纵搜索结果,但是会收到截然不同的舆论评价。原因也很简单,因为出发点不一样:一个是为了某个集团和个人的利益,另一个是则是为了公众利益。

Google 搜索引擎跟很多科技产品一样,都是一把双刃剑。作恶还是行善,要看怎么去使用它。而问题在于,对于 Google 这样的科技巨头,在互联网世界拥有制定规则的话语权,只靠「不作恶」的自觉真的够吗?

美国行为研究和科学技术研究所的心理学家 Robert Epstein 曾做过一次实验,邀请 661 名对澳大利亚不了解的美国人,让他们根据与 Google 类似的搜索引擎结果,来给澳大利亚大选的两位候选人投票。

研究发现,通过改变候选人名字后的自动补全建议的正面负面词汇比例,能够让犹豫不决投票者的偏好改变近 80%。

在 2016 美国总统大选时,Google 就曾被质疑改变候选人的搜索自动补全建议来帮助希拉里拉票。比如在 Google 搜索引擎中键入「Hillary Clinton is」时,自动补全建议提供的词句会出现「Hillary Clinton is winning」(希拉里·克林顿将获胜)。

而在雅虎和必应,自动补全建议的结果是「Hillary Clinton is a liar」(希拉里·克林顿是个骗子)和「Hillary Clinton is a criminal」(希拉里·克林顿是罪犯)。

《金融时报》一篇文章在评价这项研究时指出,搜索引擎的自动预测做的越好,用户懒惰地被吸入数字「回音室」的潜在风险就越高,长此以往甚至可能操纵我们的思维。

所以搜索引擎到底应不应该操纵搜索结果?这个问题很难有一个肯定的答案。或者说怎么操纵才是关键,这里面又涉及到错综复杂的利益关系。

对于一个普通的互联网用户,在信息越来越庞杂,算法越来越智能的互联网世界,又要怎么判断那些用成千上万次点击喂养出来的算法所推荐的信息,到底是不是被操纵的结果呢?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