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忧伤的故事:「共享孙子」

产品

08-29 18:22

别人的父母总是比自己的父母好。奇怪的是,自己的(外)祖父母,永远都比别人的好。——《戏梦巴黎》

对于不少人来说,小时候在家里闯祸了捣蛋了,(外)祖父母总是挡在要惩罚自己的爸妈面前的守护者。现在已经长大出来工作的你,一年下来又有多少时间陪伴(外)祖父母?

▲ 图片来自 Psychology Benefits Society

最近,美国弗罗里达州冒出了一款名为「Papa」的 app,如果按中国互联网套话来说,它所做的就是「共享孙子/女」。

通过这款 app,佛罗里达州的老人家可以在 app 上预约一名大学生,提供上门服务:让他们帮忙做家务、开车载他们去买杂货、陪他们聊天下棋,甚至教老人家玩社交软件。

虽然看着像是轻度劳务服务,但 Papa 的重点还是要解决老人家的孤独感。Papa 的创始人 Andrew Parker 对《Fastcompany》说:

我们相信,我们主要在解决的还是老人家的孤独问题。我想,随着时间推移,这个问题还会不断加深,甚至比我们想象中更严重。

Parker 也许并不无道理。美国人口局(Population Reference Bureau)的一份报告指出,美国超过 65 岁的人口到 2060 年可超过 9800 万人,预测占总人口的 24%。

但他做这款产品的启发,其实还是出于自身需求。他的爷爷换上了老年痴呆症,看着奶奶一个人照顾非常辛苦,Parker 和家人就找来了传统的家庭护理,但效果并不理想。后来,他聘请了一位大学生帮忙照顾爷爷奶奶,老人家倒是挺开心的。

于是,他就搭建了这个平台,招募有耐心、有爱心的大学生(其中不少都是社会服务类专业)来当「Papa Pals」,而软件名「Papa」则是他爷爷的昵称。

每个人都需要陪伴,「嘴硬」的老人家更是如此

也许是出于对感情因素的考虑吧,Papa 提供了「指定人」的功能。老人家可以先面试,挑出一组自己喜欢的「Papa Pals」来服务自己。

老人家要用这个 app,每个月要交 15 美元的会费,如果要指定人,就得交 30 美元/月。此外,无论是哪个套餐,每次使用服务,还得按 15 美元/小时来收费。

Parker 声称,上门拜访服务的平均时长为 3 小时,也有人试过订了 10 小时服务的。

有趣的是,大家都不会说自己需要陪伴,即便他们的家人说他们需要。不过,当一次拜访被延长到 6 小时,你就知道是什么情况了。

Parker 对 TechCrunch 说道。此外,Parker 还曾在接受《每日邮报》采访时表示「正在考虑将业务扩张到日本。」

然而,老龄化出名严重的日本,其实早已经有类似的业务,而且服务范围更广,直接「共享家人」

▲ 图自《纽约客》

据《纽约客》报道,日本一家名为 Family Romance 的公司提供「租赁家人」的服务,无论你是想要租孙子孙女,还是妻子儿女,这家公司都能帮你。

不过,和 Papa 不同的是,Family Romance 的「服务人员」身份更像是「演员」,他们会根据用户提交的描述和要求来「演绎」。

不过,这种大家心知肚明的「演戏」似乎没有影响体验。在这家公司租了一位妻子和女儿的 Nishida 曾回忆道,自己在电视上看到有一位老太太说租了个孙子陪自己逛街,开心到不行。

▲ 《景观人》, 图片来自负波普

更夸张的是,很多使用这个服务的人投入了过多情感。Family Romance 创始人表示,30%-40% 租用了丈夫的女用户,最后都会走上希望想和演员结婚的道路,他们中有不少都是单亲妈妈。

为了照顾用户的情绪,Family Romance 会强制减少用户和「租用家人」见面的频率,让他们慢慢解脱依赖感。不过,也有拒绝该措施的用户,这时候,公司就不得不直接终止服务了。

▲ 图片来自关于她的二三事

讲到依赖感,Papa 和 Family Romance 的服务有个很不同的地方。

和 Family Romance 的「演绎陪伴」服务相比,Parker 更为提倡一种「指导陪伴」,要帮助老人家建立起自己的社交生活,并最终脱离需要「租个孙子来陪伴」的生活:

我们鼓励「Papa Pals」去教老人家如何使用现在的社交媒体,帮他们找到最先的 10 个朋友,或者让他们学习和家人进行 FaceTime 聊天。

中国的老人家呢?

▲ 图片来自中舞网

从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数据报告看来,中国老人家在热闹的广场舞和旅行团背后,还是存在不少情感需求。

统计显示,中老年人最喜欢看的网络内容主题是和「慰藉心灵」以及「调节情绪」有关的内容,分别有 76.51% 和 72.02% 的中老年网友都会点开来看。在音频方面,老人家们搜索得最多的也是和心理咨询有关的节目。

此外,大家别忘了,大部分针对老年人的骗局都是以「陪伴」入手。

《我是怎么骗老人买保健品的》就点出,在篇老人家买保健品前,骗子一天可陪伴老人 8 小时以上,逢年过节还嘘寒问暖,「比亲闺女亲儿子还亲」。

▲ 图片来自雪花新闻

2017 年,杭州的一家老人院就做出了一个新尝试。他们招募了一批年轻的「志愿者+租客」,以 300 元/月出租养老院房间。

据介绍,这些志愿者必须为杭州滨江区企事业单位「单身青年职工」「大学本科毕业 7 年内或具有硕士学位」,并经历严格面试,才能入选,合约期为一年,期满后必须考核才可续约。

▲ 志愿者教老人书法,图片来自杭州网

他们每月至少需要为老人家提供 20 小时的服务,可选择提供教学(教书法、音乐等)、陪伴(聊天)或参与养老院服务活动,据说「每位志愿者都能完成甚至超过 20 小时的服务时间」。

今年五月,第一批志愿者已经期满,养老院也迎来了新一批的 14 名志愿者。

不难看出,杭州的做法其实和 Papa 颇像,都是让其他年轻人来代替亲孙。相信随着老人群体获得的关注逐渐增加(阿里已经开始挖掘「银发 KOL」了),什么时候中国来个「共享孙子」也不奇怪。

不过,无论是再怎样贵的服务,还是抵不上自家孙子/女的一个电话或拜访吧。你还记得小时候爷爷奶奶藏着给你的好吃的和零花钱么?

题图来自视觉中国,内文未标明出处图片均来自 Papa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