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SA 也要招商了:火箭机身植入广告,宇航员在太空代言

公司

09-12 18:10

自从美国宇航局 NASA 在 2011 年中止了航天飞机计划,这几年活跃在太空探索领域的都是像 Space X 和 Blue Origin 这样的民营航天企业。

▲ 图片来自:华盛顿邮报

尽管特朗普上台后想让 NASA 重启登月计划,但这不是总统说了算,还需要国会批准预算,NASA曾估算重返月球将花费 1000 亿美元以上,这毕竟不是一笔小数目。

其实这些年 NASA 这些年的经费已经削减不少,为了继续太空探索事业,既然不能节流那只能开源,最近 NASA 就在认真考虑如何进行商业化运营,可能会放开广告植入和代言等商业运作。

NASA 新任署长 Jim Bridenstine 专门为此筹备了一个委员会,研究 NASA 与广告商合作的方式,包括在太空船和火箭植入品牌,调查让宇航员在地球和太空中进行广告代言的可行性。

▲ Jim Bridenstine .图片来自:NASA

该委员会的负责人 Mike Gold 表示,Bridenstine 的其中一个目标就是通过向民营企业出售硬件的冠名权,来抵消一部分 NASA 的运营成本。同时让宇航员为商品代言,也有利于太空事业在流行文化中的曝光。

NASA 主动引入品牌赞助和代言可以说是一次不小的变革,要知道过去 NASA 一直对商业化行为嗤之以鼻,并极力弱化航天器中的商业品牌露出,还对宇航员在太空携带的物品严格限制。

比如过去 NASA 给空间站中的宇航员的补给中一直都有 M&Ms 巧克力,但 NASA 不允许宇航员直呼其名,而要把它称为「糖果涂层巧克力」。

而在 1985 年,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都开发了可以在微重力环境下饮用的可乐,NASA 也把这些可乐送上太空让宇航员试饮了,但却不会对外宣传。NASA 前政策副主管 Alan Ladwig 表示

这会有很多阻力,因为这会被视为广告。

▲ 为太空环境特制的可乐. 图片来自:airandspace

因此这么多年来 NASA 的飞船和火箭上不会出现任何商业品牌,即便是承造飞船的 Rockwell 公司也不能露出自己的 logo。而民营的航天企业就没有这层顾虑,你会在猎鹰火箭看到 Space X 的 logo,在 Starliner 载人飞船上看到波音公司的商标。

▲图片来自:Space

比起美国,其他国家的航天机构在商业化这件事上也开放得多。比如加拿大宇航员 Chris Hadfield 曾在国际空间站里演唱了 David Bowie 的《太空怪人》(Space Oddity),回到地球后将其制作成专辑出售。

▲ 图片来自:YouTube

俄罗斯航天局则直接开放了广告位,俄罗斯宇航员 Mikhail Tyurin 直接在空间站里拍摄了一个高尔夫广告,必胜客在 1999 年花了 100 万美元在俄罗斯一枚火箭上展示商标

虽然 NASA 过去很反对广告植入,但这些年也在慢慢对商业化放开了怀抱。NASA 通过一些商标版权出售给玩具和服装企业获得收入,玩具制造商美泰曾推出火星探测器漫游者的同款玩具,耐克、宜家、安踏等品牌都曾和 NASA 推出过联名款。

▲优衣库的兄弟品牌 GU 与 NASA 的联名款

不过这些商业广告收入对航天机构庞大的运营成本来说可能只是杯水车薪,有机构估计这些商业广告每年能给航天机构带来超过 1 亿美元的收入,但 NASA 每年的运营成本就要 30-40 亿美元。

而这些收入还不会直接给到 NASA ,而是要收归财政部统,再由国会确定拨款方案。而且由于 NASA 属于政府机构,过度商业化也可能遭到纳税人反对,一些粉丝也担忧 NASA 会变成逐利的商业机构。

商业化运营 NASA 会是是什么样?外媒 The Verge 畅想了这样一个场景

在 2020 年, NASA 要向火星发射新一代探测器,名字不会是过去的好奇号(Curiosity)和旅行者(Voyager )一样,可能会是「米其林轮胎开拓者」这种由赞助商冠名的名字,飞船上则印着米其林的轮胎人。

在宇航员直播执行任务期间,还会停下来向观众宣传百年灵手表的优点:「这是超越卡门线留住时间的最佳方式。」

这个场景会不会成为现实还不确定,但 NASA 商业化委员会的负责人 Mike Gold 显然希望实现

商业化在地球上运营得非常好,我们没理由不将其推广到太空上。

你对 NASA 的商业化计划怎么看呢?反正我要是在神舟 X 号上看到一个冠名品牌大概会觉得很奇怪,想起科幻小说《三体》作者刘慈欣曾说过的一句话:

敬畏头顶的星空,并时常仰望。

题图来自:International Space Academy,部分配图来自:The Verge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