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tagram 创始人离职,产品经理的黄金时代过去了

公司

2018-09-27 08:48

 

推出竖屏长视频应用 IGTV  3 个多月后,Instagram 创始人 Kevin Systrom 和 Mike Krieger 突然宣布了离职的消息,「我们将开启新的篇章」,IGTV 要挑战 YouTube 的愿景,永远无法由他们实现了。这两位 8 年如一日,在用户不知不觉中改进 Instagram 的「卓越产品领导者」,很可能会重新创业,这很让人期待,但或许,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了。

马克·扎克伯格要全面接管 Instagram

华尔街日报报道了 Instagram 创始人离职的导火索,5 月,马克·扎克伯格安排 Facebook 副总裁 Adam Mosseri 进入 Instagram 主管产品,同时,Kevin Systrom 转向 Chris Cox 汇报。

Chris Cox 和 Adam Mosseri 一手缔造了 Facebook 信息流(News Feed),这个以算法对用户看到的内容进行分发和排序的机制,是让 Facebook 成为在线广告第 2 位霸主的最重要因素。两人是扎克伯格的心腹,而且强势好斗。

▲ 图片来自:Justin Sullivan/Getty Images/AFP

2012 年,Instagram 以 10 亿美元的「天价」被 Facebook 收购,一方诚意满满,一方志得意满,双方确立了一条规则:让 Instagram 继续独立发展,Facebook 不加干涉。

过去,Kevin Systrom 名义上向 Facebook 的 CTO, Mike Schroepfer 汇报,但是,这层汇报关系并没有广为人知,很多员工也都证实,很多时候,Kevin Systrom 直接和扎克伯格沟通产品问题,转向 Chris Cox 汇报,「是在 Kevin 和马克之间加了一层」。

▲Kevin Systrom 和马克·扎克伯格  图片来自:Facebook

而这是故意的。 今年以来,Facebook 已经不再延续过去无条件支持 Instagram 的策略,比如,从 Instagram 分享到 Facebook 的内容,不再显示引用来源;5 月份,Instagram 的营销部门被并入了 Facebook;双方最激烈的争执是 IGTV 的发布和 Facebook 的长视频平台 Facebook Watch 形成竞争,这一仗,Kevin Systrom 赢了,但「付出了很大代价」。

最近的马克·扎克伯格一定是焦虑的,隐私问题,涉嫌纵容外国势力干扰美国大选,以及最重要的,用户和广告收入的增长速度进入历史最低水平。这样的背景下,Instagram 这个宝库,无法独善其身。The Information 爆料,接下来 Adam Mosseri 将接管 Instagram。

「卓越的产品领导者」

「使用新科技,但只有在它们完全准备好的时候。」这是 Instagram 的另一位创始人,也是技术负责人 Mike Krieger 在几周前接受 Fast Company 采访时透露的方法论,「我和 Kevin 喜欢寻找已经成熟的,可以带给每个人并发生改变的技术。」

这也是 Instagram 的产品哲学,看到女朋友因为用手机拍摄的照片质量很差而不愿意分享,Kevin Systrom 想到了美化照片的滤镜,并亲自动手做出了 Instagram 的第一个滤镜 X Pro II。这个简单、成熟,但给用户带来切实价值的小功能成就了 Instagram。

▲ X Pro II 滤镜至今还在 Instagram 上应用. 图片来自:YouTube

Instagram 一开始就有很多反直觉,但非常好的用户体验,比如限制用户必须使用方形图片,用户拍摄、处理图片后直接上传,而没有「保存到相册」的选项。

在 Mike Krieger 看来,Instagram 的改变甚至不被用户察觉,而这正是他们追求的效果,「如果你去看下 Instagram 一年前的截图,就会惊觉,哇,这是它原本的样子吗?」

Instagram 最大的被用户感知到的改变,应该是 2016 年更换 logo,从拟物化的拍立得相机到渐变色的扁平图标,这个方案一开始遭遇了舆论的狂轰滥炸,但实际上,Instagram 还改变了 app 整体的设计和配色,黑白色的 UI 搭配鲜明的滤镜,让照片更加醒目,这个设计最终获得了用户的赞赏。

 

对于即将离职的两位创始人,扎克伯格简短的祝福中对他们的评价是「卓越的产品领导者」。

产品已经不是成功的最重要因素

有个很有意思的细节,Instagram 其中一位创始人 Mike Krieger 和 Facebook 的首席产品官 Chris Cox 都毕业于斯坦福大学符号系统专业(symbolic systems),这是斯坦福的特色专业,重点是自然系统和人工系统之间的关系。Chris Cox 2001 年入学,大四下半年退学加入 Facebook。Mike Krieger 则是 2004 年入学,老老实实拿到了学位。

▲ Chris Cox.

深谙人机交互的两人在学校的交集不多,在产品路线上更是分道扬镳。Chris Cox 以强势的手段主动介入用户的信息,打乱时间,赋予不同信息不同的权重,以用户不遗漏重要信息、增加活跃和参与度为目标。Mike Krieger 则信奉在不打扰用户的情况下做出改变。这也是 Facebook 和 Instagram 基因的不同。

科技博客 Stratechery 尖锐地指出了 Instagram 创始人和 Facebook 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的区别,从被收购的那一天起,Instagram 就没有真正的 CEO 了,它只专注于改进产品,而把用户增长、商业化都交给了 Facebook。

这样的组合曾是无敌的,比如 Facebook 面临 Snapchat 的威胁时,Instagram 站出来「克隆」了后者的「Stories」功能,就轻松化解了危机。直到今天,Snapchat 还在发行价下苦苦挣扎。

▲ InstagramMAU.  图片来自: Stratechery

但是,当用户增长到一个比较大的规模时,产品和用户增长、商业化的重要性对比会发生改变。尤其在移动互联网逐渐走向成熟的今天,一个优雅的设计、开创性的体验本身已经很难获得大量用户的关注。

中国的短视频行业是一个很好的例证,快手依靠产品,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赢得了市场,而抖音一开始就要投入巨大的运营力量来拉新,最新的微视一开始就提出了要拿 30 亿补贴视频达人。IGTV 的设计同样优雅,并坚决地拥抱竖版视频,但是,它没能复刻 Instagram 的路径。

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已经很久没有被人提起了。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