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录片是 B 站自制内容「小而美」的选择

公司

2018-09-29 00:38

B 站你去挖矿了吗?

最近 B 站总被用户调侃「家里有矿」,因小破站大规模购买了纪录片版权,也正式开始了纪录片自制之路。

9 月 17 日,B 站宣布与 Discovery(探索频道)达成深度合作,内容包括 145 部纪录片的版权、200 小时的独家内容以及内容共制方面的计划。

年轻人并没有抛弃纪录片

虽被用户们调侃 B 站现在有矿了(有钱),小破站也不是一夜暴富,纪录片之路也是一步一步走出来的。

纪录片与二次元弹幕网的碰撞是一场神奇的化学反应。

16 年在 B 站大火的《我在故宫修文物》,在央视首播时并没有引起观众关注。不料在 B 站上线后,短短几个月获得数百万播放量,豆瓣评分高达 9.3 分,后续电影同名电影《我在故宫修文物》上映 21 天后获得 622 万票房,这在纪录片分类上实属罕见。

B 站良好的社区氛围,弹幕也是一种再创作。通过弹幕,实现了观众间的信息科普和问题讨论,枯燥的纪录片也变得生动有趣起来。

在 B 站宣布与 Discovery 合作之前,Discovery 的皇牌节目《荒野求生》在 B 站已经拥有大量粉丝,主持人贝尔·格里尔斯(Bear Grylls)也被中国粉丝尊称为「贝爷」。达成版权合作后,B 站用户终于可以看「正版」的贝爷了。

▲ 站在食物链顶端的贝爷. 图片来自:Los Angeles Times

B 站纪录片频道目前除了 Discovery 专区外,还可以看到各大「厂牌」的纪录片内容,央视以及各大卫视、英国 BBC、日本 NHK 等。

B 站的「剪刀手」(视频剪辑人才)也热衷于运用纪录片素材进行二次创作, 剪辑纪录片中的「空镜」,给国宝类纪录片配上明星「拟人群像」,甚至是制作「鬼畜」视频。这也是 B 站要解决纪录片版权的原因之一。

▲《国家宝藏》拟人群像. 图片来自:哔哩哔哩

如 up 主 @齐晨子 把《国家宝藏》介绍的国宝与明星古装戏配对,剪辑上传了「《国家宝藏》拟人群像」。视频不仅达到 15 万播放量,还收获该文博节目的导演于蕾点赞。

因为这种跨次元创作的流行, B 站还和《如果国宝会说话》节目合作举办了「国宝拟人形象征集」,鼓励用户产出更多 UGC。

纪录片是冷门,纪录片目标人群是中老年人的观念已经不适用。信息爆炸,审美多元的今天,有质量的内容就会收获年轻受众。

纪录片火爆并不是 B 站的特殊现象。

比 B 站更早上线纪实频道的优酷,这几年出品的纪录片和文化节目,质量和播放量也相当不错。梁文道《一千零一夜》为代表的「看理想系列」居文化类节目榜单前列,而「高性价比」纪实真人秀《侣行》第一季在三个月内播放量突破了 1 亿次。

▲图片来自:网易

《侣行》大火后,节目主人公张昕宇梁红也在中国南极考察站举行婚礼。出品方优酷全球独家直播了婚礼,成为央视外第一家与南极连线直播的媒体。

在传统电视渠道方面,文博类纪录片同样回温。深受 B 站「剪刀手」热爱的《国家宝藏》,不仅有九家国家级重点博物馆联动,还邀请 27 位明星担任「国宝守护人」,在 CCTV 播出后让国宝们一夜刷屏社交网络,节目官博收获超过 八十万粉丝。

根据 《中国纪录片发展研究报告 2018》,2017 年我国纪录片生产总投入为 39.53 亿元,年生产总值为 60.26 亿元,同比分别增长 14% 和 15%。B 站和优酷外,腾讯也成立了「企鹅影视纪录片工作室」,新媒体成为纪录片制作的重要力量,互联网平台成为纪录片播放的主要载体,它们面向群体是「网生一代」。

B 站董事长兼 CEO 陈睿认为纪录片火起来的原因,是肥皂剧或其他哗众取宠的内容不能满足年轻人的需要:

对于现在很多 90 后和 00 后的用户来说,他们其实希望把时间花在学习上。因为他们希望看了一个东西之后,他们能有所收获。所以,B 站的纪录片也就是在这种情况下逐步地火了起来。

B 站自制:二次元和纪录片更配

打开钱包买版权外,B 站也自制与发行纪录片。

在 2017 中国(广州)国际纪录片节上,B 站公布「纪录片寻找计划」,在为用户「寻找」更多优秀纪录片内容的同时,也为创作者提供全产业链扶持。

早在纪录片计划公布前,B 站就投资了大火的《我在故宫修文物》的电影版,而「寻找计划」的第一弹内容《极地》和《人生一串》也延续了火爆。

《极地》记录的西藏与都市人的想象不完全重合,镜头下的西藏风光确实是心灵净化之地,但不发达的经济、落后的交通,甚至是出于虔诚信仰做的慢功夫都让藏民们过得相对艰辛。

▲ 纪录片《极地》.

牵着小棕马穿山越岭的电影放映员,三位乐观可爱的藏族老太太,唱藏戏的戏团,这些有生活烟火气的普通人代表了西藏的人文风俗,正是观众喜欢这部纪录片的原因。

与《舌尖上的中国》正统的「央视风」相比,讲述烧烤美食的《人生一串》简直是纪录片中的「泥石流」。接地气的店主和食客,生猛诡异的食材,就是这样一部「黑暗料理」纪录片打败无数美食综艺节目,成为最火的吃播视频,到结束时共收获 2800 万播放量。

▲ 图片来自:bilibili

B 站出品的纪录片跟过去的形式有点不同,不再是视角宏大,配有大师讲述的「网课式」纪录片,其和年轻人互动沟通,想引起年轻人共鸣的意图更明确。

B 站能制作纪录片,还是因为它作为年轻人文化聚集地,拥有丰富的内容创作资源。

一般认知中,B 站是一个 ACGN(动画、漫画、游戏、小说)亚文化聚集地,其实 B 站用户的喜好圈子很新也很旧。

周杰伦在歌迷中掀起了「中国风」潮流,而热衷 B 站的 Z 世代(1990 年代中叶至 2000 年后出生)中则流行起「古风」。

「古风」是传统文化为基础,延伸出年轻一代喜欢的衣着、音乐、动漫、游戏风格。「古风音乐」主要指用民族乐器演奏,歌词倾向用古诗词,是 B 站原创音乐区很重要的一部分。

▲纪录片《上海中心》预告. 图片来自:哔哩哔哩

由「古风」爱好者带起的「汉服复兴」在 B 站也有不少受众,B 站日前发布的《上海中心》纪录片预告中,各类亚文化 KOL 现身,其中不乏身穿汉服的知名 up 主。

除了这些亚文化 KOL ,B 站的纪录片制作团队中也不乏专业人士。如《我在故宫修文物》的导演萧寒,《二十二》的导演郭柯等。

在《二十二》上映前,导演郭柯注册成为 B 站 up 主,上传了《二十二》的前作《三十二》,成功为纪录片登陆电影院预热。

如果把 B 站与优酷制作的纪录片比较,两者面向的用户群体年龄层不同,B 站的社区氛围决定了需要打破传统纪录片的严肃,思想内容更年轻化。

▲B 站招股书的用户分析 .

游戏前景未定,B 站还是要做内容

弹幕不再是弹幕网站的专利,B 站也不再是原来「小而美」的小破站了,不能一直依靠原有的用户群体「吃老本」,必须找到合适的商业模式。

旗下运营的游戏是 B 站的主要收入来源。根据 B 站的上市招股书,2017 年游戏业务的收入占比为 83.4%。且游戏收入来源单一,主要来自旗下运营的《Fate/Grand Order》(简称《FGO》)和《碧蓝航线》(Azur Lane)。

与玩家产生了诸多矛盾的《FGO》占据了 B 站游戏收入的七成,且 B 站只运营国服,游戏版权并不在手。可见 B 站的收入结构非常单一,对《FGO》依赖性极高,风险颇高。

▲数据来自:腾讯科技

基于不太乐观的游戏市场预期和单一的收入结构,B 站不得不把重心转移到其他业务,如收入在游戏后面的直播和广告。

曾承诺永远不加入广告的 B 站,也实在扛不住版权方要求和经济压力,于 2016 年开始加入贴片广告,但用户能感觉到 B 站对于广告一直很「小心翼翼」。

▲ 陈睿在知乎回应贴片广告.

B 站有贴片广告出现的视频很少,而且承包过新番(付费 1 元也是承包)的用户以及 B 站大会员都自动屏蔽广告。这可以视为 B 站为了更好吸引、留住用户,保持社区氛围的「让步」。

在动漫独家版权上,B 站一直投入较大,基本保持了该领域的优势。但在其他内容领域,B 站的实力还比不上爱奇艺、优酷、腾讯视频等主流视频网站。2017 年,B 站的内容和版权成本为 2.62 亿元人民币,这大概只是爱奇艺、腾讯视频购买或制作几部热播电视剧的费用。

对于一间快速发展的企业,饿肚子坚持情怀的事不能长久做下去。目前 B 站大力推的「大会员订阅」,主要提供的是新番「提前看」服务,本质上是用户为版权付费,这种模式非常「Netflix」。

▲ 大会员权益.

但 B 站收费 25 元/月,233 元/年的「大会员订阅」吸引力有限,过滤广告、「提前看」和「游戏礼包」之外,没有「实在的」特权。如果国内视频网站的目标都是做中国的 Netflix ,那自制内容几乎是 B 站加入这场流媒体之战的入场券,也是其坚持会员付费「无广告」模式的必要条件。

没有雄厚资本支持的 B 站,贸然加入到影视烧钱大战中不太现实。与制作费用动辄上亿的热播剧相比,利用自身的小众文化社区土壤做纪录片是「小而美」的选择,这也许是 B 站在自制内容上的蓝海。

题图来源:哔哩哔哩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