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冷清的 Maker Faire?正在回归的创客精神

公司

10-11 17:15

「逛完了吗?」

「早逛完了,场地这么小。」

两个互相熟识的创客在今年的深圳 Maker Faire 相遇时如此打招呼。

这是 Maker Faire 进入中国的第七年,这个一开始只是「创客」小群体聚会、交流的活动,在政府倡导的「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以及智能硬件创业潮的推动下,一度成为影响力巨大的科技盛会。

今年的 Maker Faire上已经再难见到曾大力支持创客运动的诸如英特尔、高通、微软这样的大公司,会场也从室外搬到了一座不大的艺术馆内,参展的公司甚至觉得中国的 Maker Faire 「一年不如一年」。

但同时,一个个刚刚走上工作岗位的年轻工程师、老师们,正在讲述他们被「创客」影响学生时代、职业选择的故事,年轻的老师还将影响更多的孩子成为「创客」。这些燎原的火种,也和 Maker Faire 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Maker Faire?一年不如一年」

10 月 9 日,2018年全国双创周深圳活动暨第四届深圳国际创客周在深圳正式启动,全球最大的创客市集 Maker Faire,作为双创周的重要组成部分,也将于10 月 12 日 – 10 月 14 日如期进行。

上午 10 点 40 分左右,出席开幕式的深圳市副市长王立新和创客们简单交流后离开,这也成了当天活动最热闹的时刻。之后的大部分时间里,会场内人流稀少,一些展位的工作人员甚至在座位上打起了瞌睡。下午 5 点左右,不少展位的工作人员已经提前离开。

第一天的冷清有一些客观原因,比如筹备方只有 20 天的准备时间;开幕式在周二,很多人还在上班;今年双创周的主会场在成都,深圳只是分会场之一;Maker Faire 正式活动活动是在周末,很多国外的创客项目还未到场。但双创周第一天的情况,加上场地变化以及参展商的反馈,今年的 Maker Faire 很可能难以和过去几届相比。

而就在 3 年前,Maker Faire 深圳还是各大科技公司无一缺席,累计接待 19 万人次的超级盛会。一位参加了 2015 年筹备工作的工作人员回忆,「当时临时加了几百台风扇,太火爆了很多人有中暑的风险。」

2012 年,刚成立一年的柴火创客空间把全球最大的创客市集 Maker Faire 带到了深圳,这个一开始只是「创客」小群体聚会、交流的活动,在造物之都迅速发展,在 2014 年成为全球第七个具有城市特色的 Maker Faire。

2015 年 1 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访问深圳期间,到访了柴火创客空间,并成为柴火的荣誉会员。创客成为了「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典范,「创客」这个词也在这一年首次进入政府工作报告,甚至当选年度十大流行语。

▲ 参与人数超 19 万人次的 Maker Faire 2015. 图片来自:Platum

同时,随着智能手机发展带来的元器件价格下降、供应链逐渐成熟,以及资本的涌入,共同将智能硬件创业推向了风口,创客和硬件创业也在这时被划上了等号。

这股风潮甚至影响了上游的科技巨头,高通在 2015 年 3 月发布了第一块面向创客群体的开发板 DragonBoard 410c,英特尔在 2013 年的 Maker Faire 上推出 Galileo 开发板,并在之后逐年加强对创客的支持。2015 年的 Maker Faire 深圳,英特尔正是最高级别的钻石赞助商。

▲ 高通推出的面向创客群体的开发板 DragonBoard 410c

这些力量共同将 2015 年的 Maker Faire 深圳制汇节推上了顶峰。

所以,硬件创业的降温直接影响了 Maker Faire。能杀出重围,甚至上市的新硬件公司寥寥无几,高通的开发板已经没有声音,英特尔甚至在 2017 年做出了停产开发板的决定。

Evan 是深圳某家 STEM 教育机器人公司的市场总监,这家公司凭借不错的产品和有竞争力的价格,正在欧洲、澳大利亚抢占市场。

Evan 自己也是位创客,更是 Maker Faire 的常客,他刚刚参加了 9 月 22 日- 23 日在纽约举办的 Maker Faire 2018,「还是非常热闹的景象」,但是说起中国的 Maker Faire,他直言,「一年不如一年了」。

「创客」改变了他们的人生

但今年的 Maker Faire 上有一些过去难以见到的闪光点。

Arduino 是在创客中最流行的开源硬件平台,它有各种价格低廉、功能强大的开发板,还有配套的软件开发平台 Arduino IDE,加上开源的特点,知乎用户 Kaiser Li 这样评价 Ardunio:让不懂集成电路的软件工程师们也能来玩硬件了。

▲ Arduino 的开发板. 图片来自:Tullius

这是创客文化得以发展的基础。Arduino 成了今年 Maker Faire 上厂商的主角。Arduino 创始人马西莫·班兹(Massimo Banzi)也来到了深圳,他希望跟深圳的创新资源一起,推动全球 Arduino 用户的创意落地。

为了了解中国 Arduino 用户的声音,马西莫·班兹和一些代表进行了一场面对面的小型交流会。

交流会的氛围出乎意料地热烈。参加交流的人员中,几乎没有一位来自大公司或被公众熟知的明星硬件创业公司,他们中有来自 STEM 教育公司的年轻工程师,有大学、高中的老师,甚至有这些老师一手带出来的,刚刚走上工作岗位并决定继续传播创客精神的学生。

▲ Arduino 创始人马西莫·班兹. 图片来自: YouTube

周茂华是深圳第二高级中学的老师,2013 年,教授信息技术的他组织起了校园内的创客空间社团,提出了“做中创,创中做,创意人生最快乐”的口号。这个社团在之后的创客、创新大赛中多有斩获,还得到过教育部副部长的嘉奖。

周老师播下的火种已经有了燎原之势。一起参加交流会的有两位年轻人,邓家其和池艺涵,他们都是周茂华的学生,也曾是深圳二高创客空间的成员。毕业后进入大学,邓家其在北京理工大学珠海学院创办了贝利珠创客空间,池艺涵在四川师范大学创办了创客机器人协会。

这样的经历也影响了他们的职业选择,软件工程专业的邓家其最终加入了做 3D 打印机的深圳 Snapmaker,后者的产品在 Kickstarter 上筹款超 200 万美金;主修基础教育的池艺涵成了深圳二高的实习老师,她也将继续传播创客文化。

▲ Snapmaker 的 3D 打印机

参加讨论的很多人把柴火创客空间的创始人潘昊戏称为自己「入坑」的领路人,兴趣、教育、硬件公司的敏捷开发,创客的做法和精神都让他们获益匪浅。

潘昊说自己很受触动,而另一位年轻的工程师介绍起自己的经历更是有些动容,从「一所非常普通的学校」到广州一家教育机器人公司的开发总监,「Arduino 和创客改变了我的人生。」

「创客」和「创业」并不是对立的两面

从 Maker Faire 进入中国起,媒体就开始将中国的 Maker Faire 和国外做对比,对前者过于关注创业的批评也一直不断。

即使在今天,这也是中国和很多发达国家的创客间存在的一个明显不同。Roni Gorodetsky 是个以色列人,3 年前,只有 19 岁的他因为帮出门问问的 TicWatch 做云安全相关的工作来到了深圳,一待就是 3 年,「不想回去了,这里太方便,过去在以色列,我在淘宝买一个元器件要等一个月。」

Roni 是 Maker Faire 上难得一见的个人参展创客。他带来了自己的众筹项目《我的世界》神奇方块,教孩子以游戏的方式学习 Python,同时还有两个非常生活化的项目:智能狗屎袋分发盒和智能猫玩具。

Roni 告诉爱范儿,以色列有一个类似 Maker Faire 的名为 Geekcon 的活动,在他看来,和中国 Maker Faire 不同的是,以色列的活动很少有企业参加,它更像是创客的集会,所有人平等地在规定时间内用现有的材料创造产品。

但是,创业和创客是对立的两面吗?

同为创客的邓家其并不这样认为。在他看来,中国的 Maker Faire 过去的繁荣背后有政府、资本等各种外部力量的推动,非常多生活化、艺术化、有创新精神的创客没能参与进来,「一个简陋的猫玩具和一个硬件创业项目,谁更有可能被注意到呢?」

对外部力量过份依赖的危险是,当外部力量遇冷时,短暂的繁荣就无法持续,这是中国的 Maker Faire 遇到的问题。不过好在,它的精神正在中国创客群体内传播。

过去,中国 Maker Faire 的参展商一般由国内的硬件公司和有趣的国外创客项目组成,后者往往需要主办方花费不少资金邀请。而现在,一些有想法、敢玩会玩的国内创客也开始尝试类似的事情。

今年 Maker Faire 上一个最受关注的创客项目叫 Creatures Band(受造物乐队),艺术家收集了上百个乐器,上千个零件,这些看似“废弃”的东西被重新组合,并与开发板结合,成为了一支能自动演奏乐曲,个性十足的「乐队」。

受造物乐队的背后是一个厦门团队,他们正打算将 Creatures Band 打造成能在全世界巡演的创客 IP。

学习、开发、应用、运营,这样的过程也符合马西莫·班兹介绍的一个专业级的创客使用 Arduino 的轨迹。如果一个创客项目能和行业结合,解决行业积存已久的问题,成为一个创业项目,甚至成长为一家成长型的公司,是更有意义的事情。当然,它的前提是解决真实的需求,而不是完全依赖外部力量的催化。

当创客成为软件工程师、艺术家、学生、农民的生活方式时,就有可能在不远的未来孕育出创新、创业甚至改变世界的 idea。那句俗套的「站在科技和人文的十字路口」,就是创客精神的最好诠释。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