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设计师:凭借 Apple Watch,苹果打败了瑞士手表

产品

2018-10-18 17:52

瑞士手表全球有名,这不是什么秘密。在我们的印象中,似乎瑞士手表已经出名很久了,实际上没有那么久。

16 世纪,居住在纽伦堡(德国城市名)的德国锁匠 Peter Henlein 制造一块怀表,人们普遍认为,它是第一块和现代腕表相似的怀表。Taschenuhren 手表成为身份的象征,只有上流人士和社会精英才能承受高昂的价格。在长达一个多世纪的时间里,怀表设计基本没有什么变化。后来,英国人带来一些创新,改变了手表。

有了均衡弹簧、水平式擒纵机构(horizontal escapement)和精密计时表,18 世纪末之前,英国品牌成为全球最受尊敬的手表制造商。英国人制造出最精密、工艺最精湛的手表,价格惊人。然而他们在设计上犯了一个错:早期手表太厚了,穿戴不舒适。

出于时尚和舒适的要求,手表必须尽可能薄,于是乎,欧洲手表制造商全都挖空心思,想制造更薄的钟表装置。早期手表面临的挑战和今天智能手表面临的挑战有点相似:让手表更小更强大。

后来瑞士手表大师 Abraham-Louis Breguet 站了出来,他的高超技巧为现代腕表扫清了道路,这种手表又大、又平、又苗条、又时尚。如果说英国人追求的是精准,那么瑞士看重的却是时尚。没过多久,瑞士就成为高质量腕表制造商的大本营,最著名的品牌有 Longines、IWC Schaffhausen、劳力士。

从 1960 年到 20 世纪初,瑞士都是世界顶尖手表的代名词。手表制造商将自己的标志印在手表上。到了今天,我们还能看到这样的手表,慢慢的,由于表盘面积太小,印太长的名字很麻烦,于是瑞士手表商选择更简单的方法,只在手表上印上「瑞士制造」(Swiss Made)。

很快,「瑞士制造」就成为消费者认可的标志。

2016 年,圣加仑大学在调查中发现,与其它非知名品牌相比,受访者愿意多支付 100% 的钱购买瑞士奢侈手表。瑞士政府也在网站上鼓吹说:「‘瑞士制造’ 不只告诉用户产品的原产地信息,它还是一个信号,告诉客户他们购买的产品品质卓越,极为可靠。」

▲ 80 年代的 Swatches 手表

石英危机

瑞士公司坚持制造传统手表,但是日本公司 Seiko 在 1969 年推出世界首款电池腕表,在手表世界引起地震。

新的电池腕表成本更低,在它的胁迫下,手表价格下跌,没多久,瑞士手表行业失去 6 万个职位。1982 年之前,超过 1000 家手表商死亡。1969 年,Seiko 推出 Quartz Astron 35SQ 手表,它制造了著名的「Quartz 危机」。

为了在钟表行业生存下去,瑞士企业必须创新。

利用激进的创意和粗暴的设计,Nicolas Hayek 通过新成立的 Swatch Group 公司为瑞士手表带来革命。他推出的新手表打出这样的标语:「创新、激进、有趣、永恒。」这句口号不只体现在产品中,还体现在广告中。

Swatch Group 制造的塑料手表很酷,产品定位完全不同。瑞士手表远离核心计时功能,开始追求时尚。

由此开始,手表不再注重复杂的计时功能,它成为自我表现的手段。由技术向时尚转移,这点在智能手表、智能手机上变得越来越重要。然而,所谓的「Home」按钮还要等几十年才能出现。

Swatch 推出手表之后过了 30 多年,手表行业仍然保持稳定,因为瑞士重新调整自己的定位,它仍然是全球手表领导者。

▲ Pebble Smart Watch

智能手表

智能手表不是新概念。在《铁金刚勇破爆炸党》(Octopussy)电影中,我们看到 James Bond 戴着 Seiko TV 手表,自此之后,我们一直梦想着将屏幕戴在手上。早期产品都很笨重,续航时间短。可惜,没有一款手表取得商业上的成功,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

2012 年,形势发生了改变,Eric Migicovsky 在 Kickstarter 发起众筹活动,为 Pebble 智能手表筹集资金,它可以与手机配对。虽然众筹活动的目标是在起步阶段融资 10 万美元,结果拿到 1000 万美元。Pebble 有着独特的用户体验,有着很长的续航时间,可以与 iOS、Android 无缝连接,Pebble 成为 2000 年代的第一款在商务上取得成功的智能手表。

真遗憾,Pebble 的成功并没有持续多久,很快它就输给了智能手表。

2014 年年初,有新闻报道说苹果与瑞士手表商接触,探讨合作。Swatch Group CEO Nicolas Hayek 告诉媒体;「为什么不应该签署合作协议?我们看不到任何理由。」

因为智能手表失败,Hayek 背负污名与微软合作,他相信因为技术受到限制,智能手表最终会失败。

2014 年,苹果推出手表,在此之前的一周,Jonathan Ive 告诉《纽约时报》,说瑞士手表陷入麻烦。几天之后,大家就看到了手表。

2014 年 9 月 9 日,就在 iPhone 6 发布之后没多久,Tim Cook 站上讲台,他告诉听众,说苹果还有一件产品要发布。他发布的产品不是大家认为的 iWatch,而是 Apple Watch。库克说它是苹果故事的下一个篇章。

我们认为,新手表将会重新定义手表,改变大家的预期。

专家对 Apple Watch 工业设计感到怀疑。豪雅(Tag Heuer)CEO Jean-Claude Biver 告诉媒体:「坦白说,看到这款手表,感觉像是学生上完十六周的课之后设计的。」没多久形势就变了,Biver 不能不改变看法。

虽然有人怀疑有人批评,仍然未能阻止苹果推动手表行业前进。手表推出之后没多久,第一代 Apple Watch 成为历史上最畅销的智能手表。在 Series 3 推出之后,Tim Cook 更进一步,巩固了 Apple Watch 在行业中的地位。

瑞士人都还在怀疑,2017 年 9 月,库克提醒大家注意,他说苹果智能手表是当时最畅销的手表。

这一次苹果发布会有一点完全不同:在新 iPhone 推出之前,苹果先发布 Apple Watch。

苹果向传统手表致敬

与之前的手表相比,第一代 Apple Watch 将硬件、软件无缝整合,相互作用,这是一个不同,不过苹果还有一种独特的能力:让新技术流行起来,被大家熟悉。和早期竞争对手不同,苹果有一张「关键牌」:苹果熟悉传统手表,以此作为基础,苹果将自己的设计语言融入进去,成功开发 iPod、iPhone。

在过去 3 年里,苹果没有给手表行业的设计带来改变,这点尤其值得注意。为什么更新如此缓慢?手表设计已经变成经典,这可能是一个原因。你可能有 Apple Watch,也可能没有。不管是 Series 1、2 还是 3,都不重要。因为坚持原设计,苹果与消费文化背道而驰,科技产品一般一年更新一次,苹果手表没有这样做。

Apple Watch 几乎是在向传统手表致敬。Apple Watch 设计具有持久性,相比智能手机,它的持久性可能更强。

苹果更进一步,它借鉴传统手表设计,融入用户界面。许多设计师发现,「复杂」(complications)让设计变得有点尴尬。在手表行业,「复杂」的意思就是说制造商为手表添加更多功能,比如日期、计时计、发条等等。想提高机械手表的复杂程度,在设计方面主要体现在工艺上,至于智能手表,所谓复杂就是在正确时间提供相关信息。对于苹果来说,所谓的「复杂」与如何在表盘上显示 App 数据有关。

在传统手表行业还有一个术语叫「Crown」,苹果将它借鉴过来,变成了「Digital Crown」。Digital Crown 是苹果为 Apple Watch 设计的另一大创新元素,它在外观上与传统手表的表冠极为相像,但在功能上完全超越传统范畴,并成为 Apple Watch 系统操作不可分割的组成元素。

苹果将同样的手表语言和基本原则拿过来,应用于智能手表,生产的手表却明显不同,让人觉得虽然有新意,但是很熟悉,完全可以在手腕找到位置。

观念的改变

新产品一旦出现,往往会替代另一种产品,但是智能手表不是这样的。大家买自动手表,并不是购买配饰,而是购买历史感和精湛工艺。大家买智能手表,不是想寻找一种更好的、查看时间的方式,而是购买一种更健康、自我互联更强的新创意。

Steve Jobs 深信 Phone App 是 iPhone 手机的杀手级 App。事实上,第一版 Phone App 设计相当出色,它让 iPhone 成为真正的手机。在随后的日子里,大家对 iPhone 的预期也变了。iPhone App 变成 iPhone 的一种副产品。

就像 Swatch 在 1980 年代所做的事情一样,智能手表重新定义了手表行业。过去的智能手表与「保持互联」有关,现在它会帮你养成习惯,让你更健康。以前手表是高科技玩意,给极客用的,只能算是锦上添花,有更好,没有也无妨;现在它变成了可以拯救生命的工具。

Apple Watch 稳步进化,大多人根本没有意识到到底发生了什么。在手表战场打败瑞士手表商,这不是易事,苹果做到了。

现在苹果手表变成了心电图设备,在这个领域,未来还会有更多的新东西冒出来。

展望未来

手表已经成为身体的延伸。智能手表变得越来越强大,技术与身体有效融合,我们已经站在新计算时代的最前沿。

到了今天,技术既是拿来用的,也是拿来戴的。技术增强我们的感知能力,为我们带来新体验,这些新体验是以前不敢想象的。自 Quartz 革命之后,Apple Watch 可能是手表行业最大的一场地震,回看手表历史,我们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无法根据过往成功预测未来。

本文来自 36 氪,编译自 medium 原题为「From Clockworks to Computers on Our Wrists」的文章,作者为谷歌设计师 Adrian Zumbrunnen,编辑为郝鹏程,爱范儿经授权发布。文章为作者观点,不代表爱范儿立场。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