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条命挂在网上的年轻人们,正在娱乐社区努力学习

生活

2018-10-27 18:15

YouTube 上有一个让人摸不清头脑的直播

进入直播间,你会看到一位帅哥主播,他既不唱歌跳舞,也不说话,甚至不与观众交流。耐心看下去你会发现,在长达十几个小时的直播画面中,他只做一件事——全神贯注地看书学习。

这种没有任何交流、任何娱乐的直播,正是最近火爆互联网的「学习直播」。

学习直播到底在直播什么?

2017 年 6 月份,上述那位颜值有点高的韩国小哥开始进行 study with me 直播。当时他正准备韩国公务员考试,每周直播学习五天,从早上十点到晚上十点(中途短暂休息)。

▲ 只会看书学习的主播. 图片来自:YouTube

目前,他在 YouTube 获 40 万订阅,直播能获得几万至几十万次观看,录播视频在其他平台的观看量也非常客观。

根据这位大火的韩国小哥及一些热门学习主播,可以总结出学习直播的「模式」。

直播信息框会有主播的个人情况简介,如,学历背景,正在准备什么考试,以及固定的直播时间表等。在直播过程中,主播很少和观众互动,一般只是坐在书桌前自顾自地学习,镜头对焦书桌上的学习用品和计时器。

作为韩国小哥视频的主要「搬运地」,B 站也渐渐流行起直播学习。

靡音(@靡音 Meyam)是 B 站最早一批做学习直播的主播。去年下半年备战考研时,她每天在 B 站直播八九个小时,坚持直播了两三个月。

我的镜头就是对着我在看的书、在写的东西,不会露脸,也不想被别人评判。(直播过程)基本上是关掉麦克风声音,学习大概到快要去睡觉的时候会开麦跟大家聊一会今天的状态,算是总结吧。

靡音希望「直播」这个形式能对学习起到监督作用,毕竟手机用来直播了,有网络另一端的观众观看,也就不好开小差犯懒了。

与过去「两耳不闻窗外事,专心只读圣贤书」的学习方式不同,现在利用互联网和电子设备学习的人很多。靡音直播的观众主要也是「备考」群体,他们正准备中考高考、雅思托福,或是求职、职称考试等考试。

不断学习、努力上进成为社会共同认可的价值观,「终身学习」一不小心从口号成为了年轻人们的现实。

「脚踏实地款」成功学难免带来枯燥、压力和孤独感,而我们往往无法在孤独中解决孤独。于是靡音和她的观众们,选择了「直播」这种特殊的陪伴方式。

进入直播室的观众,除了看主播学习,知道屏幕那端有个努力的主播以外,还可以通过「版聊」获得沟通交流。长达数小时的无声「学习直播」,枯燥无味得如同学习本身,但比起趣味性,观众们更希望能获得榜样、陪伴、共鸣等精神鼓励。

共同面对着高压、纠结备考心境,靡音也成为了备考人群的「树洞」。不少粉丝会加入她的学习群,私信她,向她倾诉自己最近的状态。

收获了许多加油、鼓励的同时,靡音的「直播学习」也惹来一些让人不愉快的声音。

一些很不友好的人,进来(直播室)会说什么学习也能直播,作秀,肯定考不上这样的话。

网络直播平台的观众来自各个年龄层,生长在不同的社会时代环境,未必人人能理解这种直播学习的方式。

对于不理解的声音,靡音一贯秉持「不搭理」态度。她直播的目的始终是学习,选择这种方式是希望获得监督,至于粉丝的关注和负面声音,其实都是副产品。靡音的直播学习也取得了成果,她最终高分考上了研究生。

vlog 成为学习记录方式

同样是考研学习博主,Elaine(@暂时没想好名字 233  @濑硒硒)则选择通过 vlog 进行学习打卡和内容分享。

早在 2016 年,Elaine 就开始搬运外网的学习视频,并自行制作中文字幕。搬运视频最初只在微博上传,后转到 B 站,内容主要是 Elaine 比较感兴趣的文具手帐、学习 vlog 、学习方法等。

▲Elaine 的学习 vlog

到了 2017 年,Elaine 开始准备研究生考试,经探索后发现 vlog 是最适合监督自己学习的方式。

(直播学习)感觉心理压力太大了,一会担心镜头没对焦,一会担心 BGM 不好听等等。不像录制后剪辑,哪个镜头不好看,直接扔掉就好。

Elaine 用手机镜头录制自己的学习过程,然后编辑、剪辑配上少量字幕和 BGM 。八九个小时的学习记录最终成为一条几分钟的 study with me vlog 短视频,上传到网络平台完成学习打卡。

vlog 这种短视频形式其实已经出现超过十年,在 2008 年前后, YouTube 上就已出现 。

vlog 由 blog 演变而来,即 video weblog 或 video blog,意为视频博客、视频日记。其内容没有严格限制,逛街、吃饭、学习、运动,来自生活的一切素材可以作为材料。通过不同素材拍摄、剪辑、背景音乐,创作者可以制作出具有强烈个人风格色彩的短视频。

▲ 欧阳娜娜的 vlog. 图片来自:蛋蛋赞

最近明星亲自拍摄剪辑 vlog 也引起不少关注。重返校园的欧阳娜娜开始定期发布 vlog,分享自己的大学生活,微博、今日头条、西瓜视频等多个平台同时连载。

微博也推出了相关奖励机制, 鼓励 vlog 创作和推广。可以预见,在智能手机拍摄技术不断提升的未来, vlog 这种短视频形式会越来越受欢迎。

▲Elaine 的学习 vlog

在持续 vlog 学习打卡的过程中,Elaine 也在思考如何把视频做得更有趣一些。

最初我的视频真的好糙哦,也是随随便便加首歌就做 BGM 了,所以完全没有占用时间,可能十几分钟就搞定了。到后来会加一点封面和转场,所以时间占用会多一点。

vlog 开始受关注,观众变多了,多少会出现一些声音批评 stay with me 类 vlog 太「形式主义」。他们在承认 vlog 内容吸引人的同时,也批评博主们浪费时间在做视频分享,没有专注于自己的学习。这类 vlog 只是一个流于形式的摆拍。

也可能人家 diss 过我,然而我并没有关注,也不知道。

Elaine 虽然同时运营两个账号,搬运翻译视频,也上传自己的 vlog,但很少与粉丝交流,也没有在意负面评价,是脱节和封闭的「佛系」学习博主。

▲Elaine 的学习 vlog

对她来说,学习始终是一件自负盈亏的事,不会因为选择了分享而发生本质改变。

在录制 vlog 之初,Elaine 至少两天更新一次,后来通过这种练习,她慢慢变得更专注,即使没有 vlog ,也可以每天坚持学习八九个小时,就慢慢停止了视频更新。

创作者一定要有清晰的判断,我录这个学习视频是不是真的帮助到了自己,剪辑是不是挤占了太多时间等等。一定要明白自己的 priority(优先考虑的事)。当收益和付出不成正比,或者我做这件事情不开心了,那就不要勉强,果断地结束。

接地气的阅读分享,爱吐槽的博主

明确以考试为目标的 stay with me 学习视频之外,wrap up(完成)阅读类也成为「学习区」一个有趣的分享区域。

大家好,我是拉里萨,欢迎来到我的频道。(换正常语气)hello,大家好,我是 Anne。

这段有点「精分」的搞笑开场白来自读物博主 Anne(@Anne 拉里萨)。

这位在读书分享视频中,妆容漂亮,观点和吐槽齐飞的小姐姐,原本打算做个美妆分享博主,而后发现自己其实不如想象中喜欢琢磨美妆,随后捡起读书爱好,「跨界」做起了阅读分享视频。不料从 2017 年 4 月一直坚持到现在,彻底成了读物博主。

与一本正经地分享学习经验和读后感的学者不同,Anne 的读书视频风格轻松,语言幽默,甚至邀请完全不会化妆的「钢铁直男」朋友出镜「化妆 X 读书」视频,一边给她化了一个「妖魔鬼怪」的妆容,一边分享书单。

Anne 认为与一般的知识付费内容相比,在 B 站这样的娱乐社区学习和获取知识「压力感小」。

B 站是一个以娱乐为主要内容的平台,在这里,就算你有一个严肃的态度,也会置身一个相对轻松的氛围。

内容创作分享社区的出现,让观点表达变得没那么严肃,满足了像 Anne 一样有分享和表达欲望的人,让他们能够成为内容分享者,而他们的内容又吸引了其他希望寻找引导和共鸣的人。

相比起掉书袋的专业学者、书评人输出的「干货」,「读书区」的观众更希望获得书本之外的「个人观点」。个性化分析,一家之言,甚至是「诡异解读」才是观众期待的,「接地气」正是阅读博主的魅力所在。

所以,虽然 Anne 现在主要做阅读分享,每次发视频还是会贴心地为姐妹们标注出口红色号、耳饰购买途径,不会端着读物博主的架子,害怕人设「歪掉」。

今年国庆节前夕,Anne 在微博和 B 站发起了「读拉松」活动,制定阅读主题,邀请朋友们一起在国庆节假期阅读三本书,完成阅读后在微博、B 站打卡并分享读后感。

时间:2018 年 9 月 29 日——10 月 7 日
规则:读拉松期间选择符合以下三条规则的书,每本对应一条或多条。
一本封面很「秋天」的书
一本女性作者的书
一本读完会很愉悦的书

这是 Anne 第二年举办读拉松,相比起第一年,今年的参与度要高很多。虽然 Anne 说从来搞不清自己哪些视频会获得高点击量,但能明显感受到今年读书活动气氛变活跃了。

跟去年对比是非常非常鲜明的,而且很多 up 主(读书博主)也参加了,这让我觉得很有排面儿,哈哈哈。

说起互联网社区阅读氛围的改变,人们越来越爱看学习 vlog 和阅读分享, Anne 认为还是互联网科技发展以后,快速的生活节奏,过度娱乐化的内容带来了焦虑感。

我们其实浪费了很多时间和精力在虚无的东西上,刷手机刷网络刷剧之后空虚凸显,我们有了知识焦虑。人们意识到自我提升、阅读的重要性,而整个快节奏的生活又像漩涡一样裹挟着我们,无法逃脱。

这种「知识焦虑」催生了网络学习社区,与观众一样,阅读内容分享者自身也在寻找着外力引导和共鸣。

更大众化的社区,还是更深刻的内容?

考研结束后,靡音和 Elaine 不约而同地删除了部分学习视频,一是考试结束,学习直播、vlog 的记录监督任务已经完成,再者是她们也对自身的内容输出有更深入的思考。

Elaine 当时关注的一个每天直播学习十几小时的主播,在考试结束后直接注销了账号,或是学习目标没有达成,或是出于其他原因选择了「隐身」。

「人需要向前看」,这是 Elaine 的想法。学习博主不可能一直停留在某个备考状态中。从这个角度来看,学习博主可不是一个长久的「职业」。同样,看学习直播、学习 vlog 的粉丝们,在完成自己学习目标后,选择不再关注,也属于正常。

▲ B 站学习直播

尽管大家「学完即走」,但社会对年轻人的要求没变,网络学习的氛围已经建立,学习区不会轻易消失。我们不会永远年轻,但总有人年轻,总有走在学习路上的人需要通过互联网寻找帮助和陪伴。

网络学习社区正在脱离小众,而这种改变未必是好事,也有可能夺走网络学习社区原本的魅力。靡音发现学习类内容的逐渐受关注后,原本纯粹简单的学习区也有些改变:

学习博主有可能会成为一个小产业吧,虽然赚钱不会很多,但其实我蛮不希望这样的。已经开始有很多虚假学习的现象了,比如纯粹为了塑造一个努力的人设在「学习」。

目前靡音和 Elaine 也仍会上传视频,但比起备考期间仪式大于内容的直播和 vlog,她们开始思考如何成为真正的优质内容分享者。空洞、低龄化的内容,虚假的「学习人设」是她们共同反感的现象。

▲ Elaine 搬运和翻译的视频

过去不怎么和粉丝接触的 Elaine,也打算更深入了解一下粉丝的想法:

对于搬运视频,我正在努力改进,毕竟关注的人越来越多,要想带来值得大家关注的内容,必定要对大家的喜好有一个更为清晰的认识,而不是以前仅凭自己的喜好。

作为学习区较为「干货」的阅读内容分享者, Anne 也发现有一类学习指导类视频出现误导观众的内容,如,认为背单词不用管发音或者非常仔细地研究单词的意思的指导视频。作为语言培训从业人员, Anne 指出这种极其「标题党」的视频是存在谬误的。

拥有了影响力的内容生产者更严谨,对自己的观点负责任是学习区内容优化很重要的一点。

不过过度严谨,过度追求效率的态度,也许与网络学习区水土不服。

今年国庆的「读拉松」完成后,有些粉丝向 Anne 表达希望「加赛」,多举办几场这样的集体读书活动。比起一味响应粉丝的热情,Anne 有自己的想法:

我想我应该不太会经常做这种活动,一来是没有时间,二来我其实不倡导太有压力地阅读,读拉松说没有压力是骗人的。读书还是不要太有压力才能享受过程。

大家选择在娱乐性很浓的社区学习、观看阅读分享视频、参加读书活动也是基于它的有趣,抹杀了趣味性,一味追求成效的学习社区也就和一般的鸡汤味「成功学」教派无异。

博主们惨淡的收入现状

与投入大量精力和时间不相符,学习区的内容博主们目前的收入几乎为零。

完全依靠接推广、贴片广告分成获得收入的全职视频博主是个新兴职业。参见已经具有规模的美妆行业,部分全职博主收入虽高,但面对的是整个内容产业,行业竞争非常激烈,一不小心就会被淘汰。

与知识付费音频、视频不同,互联网学习区的学习直播、学习 vlog、阅读分享视频是完全免费的。对于学习、阅读类博主来说,依靠直播和分享视频获得高收入还是天荒夜谈。

对于「接推广」获得收入这件事,博主们不约而同有些顾虑。

▲ 被学习直播推火的阅读架

搬运过韩国学习直播视频的 Elaine,自己也买过被学习视频炒得很火的木制「阅读架」,也抽奖送过给一个给粉丝。但她始终对购买、推荐「博主同款」这件事有些顾虑:

我后来甚至有点担心自己开了个不好的头,真的没必要为了买去买,毕竟一个单价蛮贵的。

Elaine 接到过几个推广邀约,但因担心自己没办法给对方带来预期效果,最终也没有谈成。根据她的观察,学习博主接推广受到的限制不小,文具种类有限,挖掘好用小众的东西有点困难,学习方法推陈出新的速度也会较慢。

粉丝定位不同,能接的广告也无非是学习类的东西,品类很有限。美妆博主接内衣广告还有由头,我一个学习博主总不能和粉丝推荐哪个无痕内衣好穿吧。

另外两位博主的情况也类似。在靡音直播的几个月里,她收到的所有礼物、粉丝充电(B 站打赏方式)转换成实际收入大概一两百块人民币。Anne 目前会收到出版社的赠书,但也仅限于此。

▲ Anne 的书架分享

虽然互联网学习区在部分年轻人中流行,但也真的是其中很小的一部分。从粉丝体量来看,即使是 B 站读书分享类最受认可的 @小隐 Soyyo,也只拥有 23.5  万粉丝,完全没有办法和动辄粉丝百万的美妆博主、游戏博主相比。

虽然粉丝人群不可谓不精准,但从带流量的标准来看,品牌爸爸们还未真正瞄上学习内容分享类博主。从产业来看,文创产品、图书出版行业是薄利行业,盈利不高没准还面临消失风险,即使找博主推广,费用也不会太高。

知识分享谈钱太俗,而只有合理的收益驱动,才能保障高质量内容的稳定产出。毕竟,博主们有各自忙碌的工作和生活,免费内容只是友情大放送。如 Elaine 所言,他们需要选择自己的 priority(优先考虑的事)。

 

古早味科学教材可能畅想过人们在互联网时代的学习方式,而终于跻身跨入新世界的我们,发现事实走得比「畅想」更远。我们不是通过互联网「接受」,而是负责「输出」,人人都可能成为某一领域的内容创作者。

在犬儒主义与实用主义并行肆虐的时代,想要娱乐就能超量娱乐,想要鸡汤能享用各款口味,大谈梦想的可能是亏空钱财的骗子,说着「人间不值得」的我们事实上还在认真过活。被认为半条命挂在网络上的年轻人,正对直播学习、学习 vlog、阅读分享等内容正展现出前所未有的兴趣,以过去想象不到的方式,过得踏实而富创造力。

题图来源:YouTube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