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设计灵魂 Jony Ive 的「非苹果设计」

人物

11-21 13:48

钻戒钻戒,重点总在「钻」上,用贵金属打造的底座永远都是支撑钻石的「配角」,直到那位将手机这原本只是工具的产品做成奢侈品、艺术品的人,决定把这个「妥协」解决,让钻戒成为「100% 钻石」。

这款 100% 由钻石做成的钻戒是苹果首席设计官 Jony Ive 联手同事兼密友 Marc Newson,为传奇乐队 U2 成员 Bono 发起的针对艾滋病的慈善项目(RED)特别打造的产品,处处散发着「一体化」和「极简主义」的美学感。

为苹果设计了 Apple Park(同时也帮助 Ive 设计了他家)的建筑师 Norman Foster 曾将 Ive 比喻为设计师中的「诗人」

其他设计师是优秀的散文家,但散文和诗歌间的区别在于,写诗要求作者努力很多。诗歌更精炼,只包含了最精粹的部分。他不懈地雕琢细节,改进,优化,润色。在我看来,他就是一位诗人。

而这枚不仅将贵金属等戒指环去掉,而且还将主材料钻石去掉部分来达成特定功能,可以说是精炼到极致了。

要做一个环形的钻石实属不易。我们将在这个钻石上切割出数千个切面,其中一些切面只有几百微米(注:1 微米= 1/1000 毫米)。戒指的内部将以一个只有一微米厚,内含激光柱的射水机雕琢完成。钻戒成品将有 2000-3000 个切面,在此之前,从没有一个单独设计拥有如此多切面。

Newson 在介绍中说道。父亲是受过专业设计训练银匠,Ive 从小就对不同材料感到着迷,而学珠宝设计出身的 Newson 也分享着 Ive 的这份热情,这次的钻戒可以说是一场对钻石材料的实验。

▲ 相识于 90 年代后期,Ive 和 Marc 一直是好朋友,后来还成了同事,图片来自 Business Insider

看到这里,你也许会好奇,要做一枚这样的钻戒得要多大的钻石。就和食物要讲究「负责任来源」一样,本次采用的钻石是由提倡「可持续」和「拒绝血钻」的 Diamond Foundry 提供。通过合成技术,这家公司可以用大量小颗的钻石「养成」一颗大钻石,据说只需要两周就能养到九克拉大。

▲ 感受下不同尺寸的钻石,图片来自 Diamond Rings

这款戒指将于今年 12 月 5 日的(Red)拍卖会上出售,两位设计师将根据拍得者要求的尺寸来订造这款戒指,官方预测价格在 15-25 万美元之间,但从过往经验来看,成交价比最高预测价翻个几倍基本不是问题。

「传家」的(RED)

如今已经 51 岁的 Ive 自 1992 年就已经加入苹果,也可以说是在苹果里工作了大半辈子。设计团队在他的带领下,设计出一批又一批风靡全球的苹果产品,说他是现代其中一位最具广泛影响力(想想粘着 iPhone 的你,在 Mac 上敲字的我)的设计师绝不为过。

▲ 图自 9to5Mac

早上 6 点开始干活,一天工作 12 小时,在这样紧凑的工作时间表和苹果的管理下,我们甚少有机会看到 Ive 在苹果之外的设计作品。而像(RED)这种苹果「传家」类慈善项目,是我们罕有的能够看到 Ive 在个人电子消费品外的设计表达。

▲ 2014 年的苹果工业设计团队,瞧站在一起的 Ive 和 Newson,图片来自 ic

毕竟,看在和 Bono 的交情,连向来对慈善不感兴趣的乔布斯答应让苹果产品加入了(RED)项目,让大家得以买上骚红的苹果产品。

▲ 苹果还曾为 U2 设计特别版 iPod,Ive 是在给 Bono 送原型时认识对方并成为好友的,图片来自 9to5mac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 Ive 第一次为(RED)做设计了。早在 2013 年,Ive 和 Newson 就已经为(RED)拍卖策划了一个系列,那时候,Newson 还不是苹果的人,那更多是两位好朋友难得能在一起做设计的好机会。

▲图自 sothebys

我们决定把我们爱的东西组合起来。

经过一番挣扎,Ive 和 Newson 决定用 44 件两人心爱之物组成一个系列,其中大部分都是已存在的产品,特别为了(RED)项目进行调整改造。其中包括了两款我们既熟悉又陌生的苹果产品:全红的苹果主机 Mac Pro 以及玫瑰金版的 EarPods。

 

此外,都是爱车之人的两位还将罕有的 Fiat 600 Jolly、加上红色点缀的 Range Rover 和 Airstream 16 Sport Travel Trailer 收纳到系列中。要知道,Ive 和 Newson 每年带着家人相约英国的 West Sussex 郡,一起去看 Goodwood Festival of Speed 车展。

▲ Fiat 600 Jolly

不过,最抢眼的,还是两款由 Ive 和 Newson 专为拍卖设计,独一无二的单品:一部徕卡相机和一张桌子。

虽然乍一看和一般的徕卡 M 相机差不多,但这款定制的相机是由拉丝铝做成,而且所有控制按钮都变得更柔和低调,就和所有苹果产品一样。

事实上,所有按钮和控杆都是微型的感官享受,消融到相机的整体中。从前,徕卡一直称不上「美」,但现在,却因回归到最基本而成为了「美」。

《Vanity Fair》对这台独一无二的相机如此描述道。而在 Ive 看来,这也是很奇妙的一次经历:

这很怪,很不寻常,虽然这个物件我们只将制造一台,却投入如此多的爱和精力。不过,它真的很美,不是吗?

▲「Designed by Jony Ive & Marc Newson」

为了设计这台相机,Ive 和 Newson 都投入了大量时间和经历,苹果的 55 位工程师投入了 2149 个工时,而徕卡自家工程师参与的人工成本也得去到 6、7 位数。这台独一无二的相机背后,是 947 个不同的原型和 561 个不同的模型。

你也许会觉得,做这么多原型恐怕是疯了吧。

但对于从小就喜欢动手创造事物的 Ive 来说,设计师必须懂得「做东西」。所以,虽然做出了那么多好用的设计工具,Ive 对于那些从学校毕业后只会做设计图的工业设计师很不满

(只有动手)你才能够明白材料的特性,以及该如何善用它们来塑形。如果你没亲自处理过金属,你就没可能懂。

至于另一款产品 The(Red)Desk,由三片让人想起苹果那「无边泳池」式屏幕的铝板组成。

超薄的边缘的弧度就像逐渐消失在空气中一样,整体空灵优美,由 Neal Feay Studio 负责制作。

最后,这两件商品分别以 180 万美元和 168 万美元的价格拍出,是最高预测价格的 2-3 倍。

整个拍卖下来,44 件商品合计为非洲人民带来了 1288 万美元(约合 8936 万人民币)的善款(难怪 Bono 今年又来找他们了),同时也为世人带来一睹苹果产品外 Ive 设计的美学表现(虽然我们都只有个看图片的份)。

苹果之前的 Ive

看完这些精致到让人感觉碰了一下很可能一辈子都赔不起的奢侈品,爱范儿给大家换个画风,来看看在去苹果之前,「愣头青」Ive 的设计产品。

▲ 年轻时的 Ive

和许多与他同时期的设计师不同,Ive 并没有将设计看作表达自我,或是实现某种设计风格或理念的机会。事实上,他在处理不同项目的时候就像变色龙一样,让自己适应不同产品(而不是让产品适应自己)……因此,Ive 早期的设计作品真没有「标志性风格」。

为庆祝苹果公司 20 周年而推出的书籍《AppleDesign》作者 Paul Kunkel 在书中写道。也就是说,接下来,请忘了 iPhone 和 Mac 的模样,因为 Ive 在早期的设计看起来和苹果的产品非常不同。

这是一只电子笔的概念设计图,据说可调写的粗细度。

不知道是不是画得太好,感觉他设计的这款电钻也很好看(注:笔者是没用过电钻的人。)

▲ Ive 的设计草图,图自 Business Insider

Ive 在 Roberts Weaver Group 实习的时候,曾为日本文具品牌 Zebra 设计了这款 TX2 圆珠笔。

▲ 图自 Weaver Design

它的最大特点是在笔的末端有个球形装置,还配有扣,因为 Ive 知道不少人在写字间都喜欢玩笔,所以他决定用这样的设计来迎合这个需求。这款笔在日本很受欢迎。

读书的时候,Ive 设计了一款名为「Orator(演说家)」的固话,看着上面的小小数字按钮和管状的听筒,真是让人感觉既怀旧又未来。这款设计为 Ive 赢得了一次到国外旅行的机会。

▲ 图自 Business Insider

1989 年,Ive 还设计了一款电台助听器,参与了当年的「年轻设计师展览(Young Designers Centre exhibition)」。

▲ 图自 vads

苹果虽香,但我还是不禁好奇,在个人消费电子产品领域之外,Ive 又将如何用设计来解决问题。譬如,如果现在让 Ive 再次设计一次助听器或是圆珠笔,他又会怎样处理?也许,只能期盼 Bono 多点拉上 Ive 和 Newson 做有趣的设计了。

题图来自 Menos Fios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