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 OPPO ColorOS 设计总监陈希:一款 2.5 亿人在用的系统,该如何改变?

人物

11-22 18:28

相比于今年 Find X、R17 Pro 等硬件机型突出的存在感,ColorOS 作为 OPPO 手机伴生系统的这五年显得颇为低调。但低调面孔下的能量却超乎想象,这几年伴随着 OPPO 手机的亮眼表现,ColorOS 目前的用户数已经超过了 2.5 亿。

可以这么说,这样一款基于 Android 深度定制的手机系统,其任何的改变,都将影响数以亿计人的日常生活,既然今年 OPPO 在硬件产品上进行了非常进取的革新,那么在 OPPO 体系内更偏内核的 ColorOS 理应做出破格之变。

在 11 月 22 日的 ColorOS 五周年活动上,OPPO 正式公布了 ColorOS 6 的设计理念。作为一代具有纪念意义的系统版本,可以预见 ColorOS 6 将做出由内至外的改变。

首先是设计风格的进化,为了突破手机系统同质化困境,适应全面屏设计,ColorOS 6 引入了名为「无边界」的全新设计理念。

除了引入「无边界」设计美学,ColorOS 还将通过人工智能(AI)、增强现实(AR)等新兴技术,提供更聪明省电和前沿炫酷的体验。

在 ColorOS 五周年之际,爱范儿也专访了 OPPO ColorOS 设计总监陈希,聊了聊这样一款用户体量庞大的系统,该怎么提升美感、优化体验。

主导 ColorOS 6 设计的 ColorOS 设计总监陈希来到 OPPO 任职还不到一年,但新人身份绝不算劣势,反而,ColorOS 在经历了数个版本的稳定迭代之后,「新人」的作用无疑会带来「耳目一新」的感觉。

▲  OPPO N1&ColorOS 1

实际上,OPPO 系统的革新逻辑,和 OPPO 的硬件设计有着微妙的联系。伴随着 OPPO N1 这款旋转摄像头出现的 ColorOS 在五年前还是主打拟物化风格,是强调「虚拟世界连通现实」,并配有「黑屏手势、多指操作、全局手势板」等交互模式的系统。这种略带 Geek 风格的系统,和 OPPO N1 这款硬件上充满不妥协态度的手机相得益彰。

而后就是 OPPO R 系的大卖和 ColorOS 的设计扁平化、审美大众化、交互轻量化的时代。

目前智能手机竞争已经从增量市场走向存量市场,这也意味着厂商之间零和博弈的真正开始。

从硬件到系统软件,产品的重要性被提升到了新的高度。因此,不管是对于 OPPO 还是 ColorOS,ColorOS 6 都将是承前启后的一代系统版本。

无边界设计理念

根据用户的吐槽反馈做查缺补漏的系统更新模式绝不是 ColorOS 所追求的。对于整个 ColorOS 和陈希来说,在做继续优化之前,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去做。陈希说:

首先要明确我们需要什么样的设计理念?

▲ OPPO Find X

今年 OPPO 最具突破性的产品就是 Find X 了,它接近 100% 的屏占比,还有曲面的屏幕造型,在惊艳用户的同时也对新系统的设计提出了挑战:原来的界面设计是不是过时了?未来适应全面屏的界面设计应该是什么样的?

▲ 标注:宋代书画家马远的作品

针对这个问题,陈希提出了「无边界」设计理念。对于无边界的解释,陈希说,这如同中国传统艺术作品的布白手法,将空白作为构成的一部分布置在画面中,「例如南宋绘画大师马远的一些作品,即使以现代视角来看也很前卫,因为马远大量地运用了留白的构图。」

将这一艺术理念融入智能手机的界面设计中,陈希认为,无边界的设计就应该是「屏幕无边框,设计无边界」。

「在过去的设计中,卡片和列表都强调线条的区隔意义」陈希颇为认真地告诉爱范儿,「实际上,简化分割线反而能更好地体现区隔,再通过优化的行间距和字间距,以及动画效果,无边界的设计就可以清爽简洁。」

对于陈希而言,线条是明确而理性的,用它做辅助设计其实更轻松,而取消分割线留下布白,则需要倾注更多的细节打磨。如何运用空白传递信息,达到「蛙声十里出山泉」的效果,呈现「无边有界」的体验,又需要理性的计算。

陈希想给 ColorOS 做一个大胆的减法,实则是给自己和团队的工作做了加法。

这种做减法的行为,还体现在处理信息密度的思考上。

对于多数移动互联网用户而言,现在的信息非但不是太少,反而是太多、太杂。然而不少的手机系统设计,依旧停留在尽可能地显示更多信息。

而在陈希看来,也许我们并不需要在一屏当中显示那么多密密麻麻的信息。为了舒缓这种信息焦虑,陈希在 ColorOS 6 上逆势而行,大胆减少屏幕显示的信息。准确来说,是把他们认为的信息噪音给去掉。

字体与排版

不得不说,因为中文的复杂性和字体审美还在启蒙阶段,整个中文互联网在字体与排版这块,是远远落后于英文互联网的。毕竟对于字体设计而言,精心设计一套中文字体需要覆盖两三万个汉字,而英文字体设计的主要对象是 26 个字母。

而且好的中文字体设计不光需要金钱的投入巨大,更需要时间成本,而在当下的快节奏背景下,时间成本在不少决策者心中,代价比金钱成本更大。

相较于陈希对于字体和排版的理想需求,ColorOS 仍有提高空间。

现在版本的 ColorOS 默认使用的是兰亭黑体字体。陈希介绍说,硬要挑刺的话,兰亭黑的中宫比较外扩,看起来笔画清晰,适合印刷户外的警示性字体。不过到了屏幕阅读上则会显得视觉很平均松散,不是很适合大段落阅读,这是兰亭黑字体本身存在的适应性问题。

作为设计师,陈希也希望在 ColorOS 的字体当中做得更具 OPPO 特色一些。

所以 ColorOS 团队开始和国内专业顶尖的字库公司汉仪合作,制作一款全新的 OPPO 专属字体。

对于这套字体,陈希显得非常自信:

我们可以很负责任地说,这套中文字库是目前最现代的中文字库。

不管是 OPPO 的硬件设计,还是 ColorOS,「年轻」都是一直以来的关键词。字体对于显示年轻感有着举足轻重的意义。

 

除了对新字体的期待,陈希认为一个手机操作系统,也需要明确而规范的排版。虽然形势在变好,但对整体而言,中文互联网的字体和排版,在美感、规范和多样化上还存在不足。

 

陈希特别强调,在 ColorOS 6 的设计方面,「大标题和小标题的间距,大于小标题和内容的间距,段落之间的间距又大于行与行之间的间距,这其中有严密而精确的数学和逻辑,但是用户并不需要理解这种复杂关系,反而是在直觉上就能感知这种空白制造的节奏感和逻辑层次感」。当然,这是最显而易见的排版效果,面对不同的需求和界面,排版效果也需要随之改变。

再比如在便签当中,字间距就会大一些,这种考量在于,便签是需要经常编辑的,字间距更大,意味着用户在选取定位的时候,会方便很多。

颜色:从饱和到淡雅

从拟物进入到了扁平时代后,ColorOS 对于颜色的审美取向,会更偏明艳。

与此同时,整个智能手机的颜色趋势则变得更加五彩缤纷,大量的饱和色、渐变色、电光色刺激着用户的眼球。许多 Android 手机图标以及界面设计中,也倾向于用大面积的色块。

和信息冗余的思辨类似,陈希希望新的 ColorOS 能做得更「轻」一些,所以他形容新的 ColorOS 颜色定为「轻盈透亮的颜色,薄如蝉翼的质感」。

对于大面积色块使用的反思在于,作为背景色,颜色不能喧宾夺主,然而不少的界面设计里,用户的视觉焦点,会被背景色吸引,反而核心信息变成了次级关注的点。

陈希的想法是,用户界面中首先使用偏淡雅的颜色,降低视觉刺激的阈值,舒缓视觉体验,再用淡雅颜色到白色的渐变过渡,形成渐进色。

渐进感的另一层意思是颜色也是「无边界」的,过去的卡片式和分割线设计让色块和色块之间具有鲜明的界限,淡雅渐进的颜色则是慢慢衰减,这个衰减也是有方向性的,有的时候自下而上,有的时候反之。这种方向性也能隐晦地引导人的视线,去强调界面中哪些地方是重要的。

在 ColorOS 6 和前代版本的拨号界面对比中我们可以看到,实际上左边新的拨号盘用了更多的字体字重和颜色,但是新的拨号界面反而更明晰,除了界面布局的原因,就是颜色起到的作用了。

构成一个系统的元素不仅仅是代码,也不局限于设计理念和表现、字体排版或者颜色选取,包括交互逻辑和动画效果也是设计师需要精心设计的部分。窥一斑而知全豹,在陈希开始负责 ColorOS 的设计之后,我们可以明显地看到一种设计理念,或者可以用一系列的关键词来形容:轻盈、无边界、低负担…

这些关键词也都有着一以贯之的逻辑思考,将成为后续 ColorOS 的形神表里。

如果要给 ColorOS 断代的话,ColorOS 1、ColorOS 3 和即将到来的 ColorOS 6 将会具有特别的意义。在思考功能取舍和潮流顺逆之后,作为设计总监的陈希,将要给 ColorOS 注入的是更为独特鲜明的设计风格和交互体验。

不过这是个长期的过程,ColorOS 6 将是开端,但远远不是最终的结果,毕竟对于一款 超过 2.5 亿人正在使用的 Android 定制系统来说,设计感教育和交互习惯改变,都需要时间。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