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编辑婴儿」事件发生 48 小时后,这是贺建奎给出的回应

人物

11-28 15:35

「全球首例基因编辑婴儿诞生」的新闻让第二届人类基因组编辑国际峰会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按照会议安排,事件的主角贺建奎将于 11 月 28 日上午 11:30 发表演讲。虽然昨天传出贺建奎已退房离开的传闻,但今天中午 12:50,演讲推迟了一个多小时后,贺建奎现身香港大学李兆基会议中心,对各方质疑作出了回应。

保密性不强,所以数据被泄露了

贺建奎解释说,这项研究原本是提交给一个期刊的,但是由于「保密性不强,所以数据被泄露了」,「这个结果是不小心公布的」。目前实验已递交伦理委员会,同时他强调他所在的南方科技大学对此事完全不知情。

实验的费用最初由他自己承担,后来去到医院进行研究,另有一些成本是大学院系提供的。

天眼查显示,贺建奎共担任 6 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但他表示「我的公司没有参与,不管是资助还是其他运作。」

CCR5 基因的敲除是显著的预防 HIV 的方法

贺建奎的实验选择了 CCR5 基因作为编辑对象,但学术界不少人质疑中国流行的 HIV 病毒是 CXCR4 嗜性,敲除 CCR5 作用不大,且研究表明 CCR5 缺失会对人体免疫力产生影响。

▲ 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对此贺建奎给出了三个原因:

1.CCR5 基因的敲除是显著的预防 HIV 的方法;

2. 他们对 CCR5 已有十几年研究和临床试验,并且事先在小鼠和猴子身上做过实验和评估,确保安全性;

3.CCR5 是一个简单的单基因,适合作为第一个模型。

对于这两个孩子的未来,我会用我自己生命的下半辈子来负责。

在此次基因编辑婴儿风波中,婴儿所面临的风险、技术的可靠性等问题一直受到质疑,且之前根据外媒报道,出生的双胞胎中只有一个是基因编辑成功的。

▲ 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贺建奎在演讲中表示,「两个基因序列得到预期效果的改善」,其中有一个存在潜在的脱靶风险,但距离其他的基因很远,他们也将此事告知过婴儿的父母,他们将一直对两个孩子持续跟踪至 18 岁,届时如果孩子同意,监测将继续。「对于这两个孩子的未来,我会用我自己生命的下半辈子来负责。」

他也承认知道中国禁止此类实验,所以不会公布露露和娜娜的身份,但「我们对这对夫妇和孩子制定了非常完善的计划」。

据他介绍,原本有八对夫妇参与了实验,均通过艾滋病互助志愿者平台招募,特点都是父亲为 HIV 阳性,母亲为阴性,但有一对中途退出。志愿者都有不错的教育背景,对 HIV 相关知识了解较多,「而且他们有社交网络,所以当我们去联系他们的时候,他们肯定是知道可能的好处和风险的,权衡之后他们才最后决定参与。」告知同意书已公布在网上供公众查询。

▲ 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此外,本次研究一共有 31 个受精卵成功成长为囊胚细胞,30 个发育成胚胎,「目前受试对象中,还有一枚基因编辑胚胎植入,并且处于怀孕阶段。」」

现场有记者询问贺建奎:「如果这两个孩子是你的孩子,你是否会做这个实验?」

「如果是我的小孩有先天缺陷,我会让他第一个参与试验。」贺建奎没有犹豫。

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