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语音助手总喜欢起女性化的名字?

商业

2018-12-18 11:00

编者按:Hey Cortana. Hey Siri. 语音助手喜欢起一些女性的名字是有原因的,人们可能更容易理解女性的声音所表达的内容。本文译自 Theatlantic 原标题为「Why Do So Many Digital Assistants Have Feminine Names?」的文章。

▲ 2012 年,苹果首席执行官蒂姆 • 库克 (Tim Cook) 在旧金山的一次活动上谈到了 Siri。图:罗伯特 · 加尔布雷斯(ROBERT GALBRAITH)/ 路透社

人们使用数字语音助手的最主要原因就是让它为你提供服务,让你感觉自己像个老板一样。

但是每次当我听到别人与亚马逊的 Echo 对话时,我都会有点别扭。Echo 是一个收到指示之后可以为你播放音乐、阅读新闻、为你的亚马逊购物车添加商品以及完成其他任务的语音助手。想要启动 Echo,你首先要召唤它:「Alexa,为我放一首摇滚乐。」(或者是更具有指示性的:「Alexa ,停下来。」)

想要使用微软的数字语音助手 Cortana ——「嗨,Cortana」也是一样,只不过是听上去可能比召唤 Echo 更礼貌一些。召唤苹果的 Siri 可以说 Hey ,或者直接按下按键。虽然这些数字语音助手并没有完全人格化,但是在亚马逊看来 Echo 应该成为家庭成员的一部分。但是如果我们以后要生活在这样一个随便指示机器做事的世界中,那么为什么这么多的数字语音助手非要使用女性的名字与声音呢?

最简单的解释就是人们已经习惯让女性,而不是男性去做一些助理类的工作——所以语音助手的制造商就因此受到了这种社会期望的影响。不过可能也不止这一点原因。

「找到一个人人都喜爱的女性声音比找一个大家都喜爱的男性声音要容易得多。」斯坦福大学传播学教授 Clifford Nass 在 2011 年对 CNN 这样解释道。(Nass 在 2013 年去世)「这是一个为大家所接受的现象,即人类的大脑在进化的过程中就是更加喜爱女性的声音。」

这个解释听上去很有道理,但是在现实的文化背景下并不必然。只问一下任意一位在电台工作的女主持因为她们的说话方式受到了多少批评就知道这个原因并不成立。(2014 年发表的一份研究发现,男士和女士使用同样的说话声音,特别是高音时,男士会比女士收到较少的批评。)

电脑工程师 Dag Kittlaus 参与创造了 Siri ,他说这个名字是来自挪威语含义的启发,在挪威语中 Siri 的意思是「美丽的胜利」。 Siri 公司的一个工程师开发了这个语音助手的软件,苹果公司在 2010 年将其收购,工程师和其他人都很惊讶苹果公司保留了这个软件的名字。苹果公司拒绝说明名字的来源,但是证实了上述是事实。曾经有很多报道指出苹果公司创始人史蒂夫 · 乔布斯并不喜欢 Siri 这个名字,但是苹果的员工也想不出比这个更好的名字。(或许我们应该注意到,Siri 并不总是默认为女性声音;举个例子,如果你把 Siri 的语言设置为英式英语, 它的声音就会转化为男性。)

Cortana 最初是微软数字语音助手开发项目的名称代号,它源于电脑游戏 Halo 中的一个裸体的人物角色。(Halo 系列游戏的开发者曾经表示 Cortana 事实上并不是裸体,她只不过是穿了一件让人容易看成裸体的全息连身裤。)亚马逊公司说 Alexa 是 Alexandria 的简写,致敬古亚历山大图书馆。(好吧,也可以直接选择 Alex 作为名字,不是吗?)同时,亚马逊公司的发言人让我想到,有三个词可以启动 Alexa:Alexa、Amazon 或者 Echo——尽管有些顾客抱怨他们想要更多的选择。

Google 的数字语音助手并没有起一个女性化的名字,甚至也没有一个男性的名字,只需要说一声 OK Google 就可以了,不过声音用的还是女性的,并且这个声音最近升级成更像真人发出的。(Google 公司拒绝讨论如何给自己的工具与软件命名的。)但是值得注意的是, Google 没打算给数字语音助手使用人类的名字,这是数字语音制造商首先要作出的重要决定之一。这是 x.ai 公司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 Dennis Mortensen 的说法。这家公司开发了一款数字助理,你可以通过电子邮件为自己安排会议。 Dennis Mortensen 认为我们已经处于软件业革命的前端,应用程序与网络服务将被人工智能所取代。

Mortensen 跟我说:「当我们开始接受人工智能助理时,第一个要问的问题就是我们是否要将其拟人化?如果你不想把它拟人化,那么你当然可以直接称其为 Google Now 。我不是在说这个名字更好还是不好。如果你打算将其拟人化,那么问题又回到了原点,你应该给它起个什么样的名字呢?」

Mortensen 的公司选择了 Amy Ingram 这个名字,之后他们又增加了 Andrew Ingram——让用户可以自己选择更喜欢的哪一个名字。(他说这个想法与其说关于性别的多样性,不如说是给名字叫 Amy 的人优可选择同样名字的个人助理)之所以要给语音助手加上姓氏,是为了让他们的数字助手以首字母 A 的形式出现,而且在帮助用户发邮件的时候在名字那一栏里看上去更像是一个真实的人。(姓氏 Ingram 也是对单词的一种玩法,意为唤起「n-gram」,n-gram 是一种计算中经常使用的概率模型。)

Mortensen 之所以选择 Amy 作为数字助手的名字,是因为他之前的工作确实曾经有一名叫 Amy 的助理。(有天我可能会给她打电话开玩笑跟她说:「想不到吧,你现在有 20 万个新朋友了。」)不过,他并不认为给数字助理起女性化名字的趋势能反映出人们对现实世界性别角色的态度。

他说:「我想给我的一些技术同行辩解一下,研究证明我们听到女性的声音后更容易理解。」他们中的一些人认为,仅仅从音频技术的角度来看,高音本身更容易理解。

或者可能只是人们认为自己更能理解女性的声音所表达的内容。

以 1980 年美国交通部的报告为例,在一些飞行员的调查研究中指出对于自动预警系统中的女性声音有「强烈偏好」,尽管实证研究中并没有发现飞行员在听到女性提示音和男性提示音后做出的反应有何差别。(一些飞行员说他们之所以更喜欢女性提示音,是因为这种声音与驾驶舱里的其他大部分声音都不一样。)

2012 年的另一项研究指出在自动应答电话系统中,人们虽然觉得男性提示音更「有用」,但是听上去并不像女性提示音那么「可靠」。就和针对飞行员群体的调查一样,男性更倾向于选择女性提示音,即便他们并没在实际中证明出明显的偏好。 Tanya Lewis 当时在《生活科学》杂志上写道:「即使是女性也表示相对男性提示音更偏好于女性提示音,甚至比她们在调查问卷中承认的还要多。」

如果数字语音助手通常由男性制作,那么他们就会将女性作为模型来塑造。「我们认为这可能反应出来一些男性对于女性的看法——他们认为女性不是一个完全独立的人。」研究机器人与人工智能的专家 Kathleen Richardson 这样认为。这可能是拟人化技术制造商们大趋势的一部分,比如那些制造机器人的厂商把可爱和不具威胁性的特质作为获得社会认可的手段,让它们更能被社会所接受。有趣的是,世界上最强大且最具破坏性的技术往往也都有一个女性化的名字,人类经常给致命武器起女性的名字—— 比如 Big Bertha 塔炮和 Mons Meg 加农炮。正如我之前所说,有些人认为使用女性化名称为技术产品与武器命名,是物化女性的另一种形式的延伸。然而人们也使用了一些男性化的名字称呼某些技术,比如说「Jack」。在被牛津英语词典收录的彼得 · 麦克卢尔(Peter McClure)的一篇文章中, Jack 就是具有扭转、提升、抓持动作的发明产品的统称。麦克卢尔在《牛津英语词典》的一篇博客文章中这样写道:Jack 这个词是一个包罗一切的术语,意为「任何能转动、举起或保持的发明」。即便没有梳理出给机器起性别名字的所有可能原因,我们也有理由认为,这与传统的权力结构有很大关系。

回到数字助理的话题中,一位发言人告诉我,Facebook 的 M 所代表的就是 messenger,所以「M」并不具有任何性别指向,但《纽约时报》通常都会将「M」称为「她」,这可能因为 M 实际上就是一个女人——一位人类的女性。当《纽约时报》记者布莱恩 ·x· 陈 (Brian X. Chen) 要求 M 安排在朋友的工作室拍照时,这位朋友回复陈说他从 Facebook 处接到的电话确实是一个女性打来的。(Facebook 向《纽约时报》解释说,M 仍处于发展的早期阶段。)

陈说这个打电话的女性「并不是真正的虚拟助手」,她是一个真人助理。虽然她并不是一个机器,但是看上去已经完全适应了作为一个机器的工作。

本文来自 36 氪,由刘麦麦 Jane 编译。爱范儿经授权发布,文章为作者观点,不代表爱范儿立场。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