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社交软件都想借年轻人挑战微信,年轻人:对不起,我宁愿孤独终老

产品

01-17 11:53

1 月 15 日,「三款 App 宣战微信」上了微博热搜,有 4.2 万条讨论,5 亿的阅读量。

同期上热搜的还有「罗志祥关评论」、「章子怡拉黑粉丝」等等,马桶 MT、聊天宝(原子弹短信)、快闪三个社交 app 扎堆开发布会效果显著,达到了和明星八卦一样的关注度。

于是这事儿就了后续,马化腾在朋友圈借回复好友表达了下态度:一是,「想打破微信独霸天下的沉闷格局」,就先让家人用起来(这些软件)再说;第二,「负能量」的匿名社交坚决不做。

▲ 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王思聪也在朋友圈指点了一下:「今天的 3 个产品都是垃圾,没有机会。」然后,「王思聪评三个社交软件」又登上了 1 月 16 日的微博热搜。

仅仅因为把发布会选在了同一天,三家社交软件的市场部就提前超额完成了任务。

不过,这也确实反映了大家对一个新社交软件的期待。微信承载了太多工作信息,产生了过多的社交压力,是张小龙都承认的事情,所以他推出了朋友圈的反面——视频动态,希望大家放下压力,随手分享不加修饰的真实一面。

当然,和我们目前的感觉一样,张小龙自己也觉得,视频动态还有非常大的改进空间。

那么,腾讯坚决不做的「匿名社交」是新的机会吗?

起码王欣是这么想的,也是这样做的。

马桶 MT 的名字据说取自刘德华的同名歌曲:

每一个马桶都是英雄,只要一个按钮,他会冲去你所有烦忧,你有多少苦痛,你有多少失落,他会帮你全部都带走……

于是,马桶 MT 用了匿名群聊这样的设计,用户可以把自己伪装起来,肆意宣泄烦忧和失落,甚至可以借助群聊,更好地隐藏自己、获得回应,并集体狂欢。

听起来确实满足了一定的需求对不对?但在下载试用之后,我还是想对王欣说一句,当我们年轻人第一天上网吗?

马桶 MT 只能使用手机号登录,而作为一个「匿名聊天软件」,它却非常激进地要求必须读取用户的通讯录。王欣在微博解释过背后的原因:新的社交产品应该让朋友圈重新建立连接。

所以,一方面,马桶 MT 是个前台匿名、后台实名的社交软件,另一方面,它希望用户和现实中的好友在匿名的情况下重新建立连接。

不是故意泼冷水,但作为一个并不算年轻的 90 后,我还是想向马桶 MT 解释下我们年轻人的社交习惯:我们摆脱社交压力、畅所欲言的地方在一个个屏蔽了领导、同事、父母的微信群里。它大概率是实名的,但是每一个群成员都知道,不管说什么政治不正确的话,在这里都不会「因言获罪」。

匿名,早就失去了它在互联网初期暧昧不清的魅惑力。

当然,匿名社交也可以做得很热闹:针对知名公司、公众人物,又不会被轻易追究责任的所谓「爆料」,永远都有市场。

但正如马化腾所说,它会激发人性中的丑恶,成为谣言、人身攻击的温床。曾经红极一时的「秘密」最后的结果,相信大家都知道。

快如科技的聊天宝更是一个彻头彻尾、体面尽失的「社交产品」。

罗永浩的发布会永远有极高的关注度,加上社交软件、挑战微信这些能挑动公众神经的关键词,从子弹短信到聊天宝,它们获得的「启动流量」都是其他创业团队的千倍乃至万倍。

子弹短信在 App Store 社交榜榜首待了 13 天,总榜榜首 9 天,30 天激活用户总数 749 万,这些数据是它在极短时间内获得 1.5 亿元融资的最重要原因。

最初的子弹短信还是一个产品驱动的社交产品。它有「稍后处理」、「引用回复」、「语音 + 文字」等让人眼前一亮的功能。罗永浩给子弹短信的定位是「处理消息量非常大,在意沟通效率的人群」。

但创始团队在接受采访时,对产品的定位却没有这么清晰:

子弹短信最初的想法来自 Slack,有更强的办公属性,但之后它会是办公软件还是社交软件,需要根据用户反馈调整。

4 个月后,子弹短信变成了聊天宝。它的定位也终于清晰,聊天宝不是办公软件,甚至不像一个社交软件。

▲「知名设计师设计 logo,文豪起名」的聊天宝

它设计了一套像趣头条一样的用现金激励裂变式增长的机制,并接入了拼多多。拉新、变现的路径在一个社交软件上被缩短到了极致,可能聊天宝自己也知道,这一波转瞬即逝的流量,是它能向投资人交待的价值最大的东西。

上一个依靠红包驱动,长期排在应用商店社交榜前列,但让人看不懂是谁在里面社交的社交软件叫派派。它现在怎么样了,可能没有人关心了。

最后说说多闪。

多闪可能是 1 月 15 日的三场发布会中,唯一一个纯粹的想做社交的产品。

对字节跳动来说,为旗下产品专门开场发布会,在我的记忆里是第一次。很少在公开场合露面或接受采访的抖音总裁张楠也来了,她也直接承认她的出现就说明,多闪和抖音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没有社交软件可以和微信正面竞争,所以王欣选的是匿名,快如科技选的是依靠网赚来获得用户增长,多闪选了另一条看上去更合逻辑的路:年轻人的视频社交。

这也说明它和最近一段时间扎堆出现的 POP、Echo、一罐、Alice Map、Soul 等新社交软件一样,想要争夺的是即将成年,可能会逃离微信的 00 后们。

视频社交是个什么,大家看视频时需要社交吗?可能还没人能说得清。93 年的多闪负责人徐璐冉在台上主讲这款产品时倒是一点都不怯场,她一边称呼张小龙为「龙叔」,一边描绘着多闪的美好未来。

不过,她传达的多闪的核心产品逻辑,更像是对「龙叔」的演讲的复习:用户发朋友圈时会有塑造人设的压力,状态变成了工作场,与此同时,却总是错过最亲近的朋友的动态。

多闪给出的解决方案是学习 Snapchat,把手机相机拍摄的影像作为更重要的社交语言,和微信的视频动态想做的事情一样。

在多闪的发现页——「世界」里,我的好友、附近的人、明星、人气最高的视频被混在一起,这里就像一个迷你的、总体上不够精彩的抖音。

可能在多闪设计的产品路径中,用户会通过视频重新认识老朋友的真实一面,并通过视频结实更多的新朋友。不过至少在我看来,目前更好地满足这个需求的产品就是抖音本身。

聊天宝,马桶,多闪都挺不错的,我都下载体验了,跟几个网友聊的蛮好。聊到最后,我们觉得意犹未尽,互相加了微信。

这是一个发布会之后流传颇广的段子,但也很好地说明了经过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多年洗礼,年轻人的线上社交其实是分层的。

微信虽然会有很多让人疲倦的社交关系,但年轻人没有逃离它,而是将它作为了接纳一个新朋友的最后防线。微信号,充当了坦诚相见之后的素颜照。

现在的年轻人,一边可以以「孤独终老」的态度,和身边并不亲密但不得不社交的人交流但不交心;一边又可以通过私密的小群,宣泄不足为外人道的情绪;在抖音、B 站、快手、微博、即刻上,他们还会和素未谋面的网友成为精神上的好友,观看图文、视频时,他们毫不吝惜手中的社交货币:点赞、转发、评论、打赏、私信,行为上,他们已经完成了大部分的社交动作。

大多数情况下,这些不同层次的社交网泾渭分明。年轻人,甚至大部分熟悉互联网的中年人,其实都能在不同的社交网中扮演不同的角色。

他们不会再因为一个设计精致、功能讨巧的软件,就迁移自己的社交关系。

从这个角度来说,把抖音的私信功能拿出来做一个社交软件,可能真的没有必要。一个可以把不同的社交网连接起来的产品,才有可能去挑战微信。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