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兴机场迎来了首架飞机,今后在北京坐飞机都有哪些变化?

生活

01-22 16:34

1 月 22 日上午,北京大兴国际机场(以下简称 “大兴机场”)迎来了首架飞机塞斯纳奖状 680,这是一架校验飞机,随着它的平稳降落,该机场的建设工程也即将进入验收移交阶段。

按照计划,大兴机场将于 2019 年 9 月 30 日前通航,届时有不少航空公司将搬迁至此,对我们的出行具体有什么影响?为什么北京还需要一座机场?

修建大兴机场是势在必行

去过北京首都国际机场的人,大多对那里常年望不到头的安检队伍印象深刻,要知道它已经连续 8 年成为全球第二繁忙的机场,仅次于美国哈茨菲尔德-杰克逊亚特兰大国际机场,2018 年其年旅客吞吐量首次突破 1 亿,而阻碍它登上全球第一宝座的,没有别的原因,只是因为首都机场确实是不堪重负了,毕竟它原本是按照满足 6000 万人次客流量设计的,即使扩建后也只能满足 8000 万客流量。

作为对比,纽约及其周边地区常住人口在 2000 万左右,其四大机场在 2017 年客流量已超过 1.32 亿,全球最繁忙的伦敦机场群(6 个机场)2017 年接待旅客 1.7 亿人次,而大伦敦都市区的人口也不过 1400 万(2016 年数据)。

相比之下,北京常住人口约 2200 万,仅一座机场就要承载 1 亿多客流,压力可想而知,况且在年客流量连年高速增长的情况下,一座首都机场远远无法满足出行需求。

▲ 大兴机场航拍图

显然,修建新机场已是势在必行。2014 年 12 月,国家发改委正式批准北京新机场项目,新机场位于大兴郊区,距离首都机场 66 公里,2018 年正式定名为「北京大兴国际机场」。

建成后的大兴机场吞吐量可达 1 亿人次,按照规划,将在 2021 年和 2025 年分别实现旅客吞吐量 4500 万人次和 7200 万人次的目标。首都机场集团公司总经理刘雪松预计到 2025 年,北京双机场可承载的客运量将达到 1.7 亿人次。

大兴机场的投入使用,带来的好处自然不止提升客流量,对于周边地区经济的带动作用我们就不展开讲了,在大兴机场分流了航班后,航空公司一来可以开设更多航线,二来航班密度下降加上跑道资源不再如原来那航紧张,从北京出发的航班延误率应该也会得到改善,安检的队伍或许也不用排得老长,这可能是我们作为乘客能够切身感受到的好处。

至于有着「中国首座机场」、历史超过百年的南苑机场,因年代久远、设施简陋,多为廉航的起降机场,对首都机场的分流作用可忽略不计,大兴机场投入使用后,南苑机场也将退出历史的舞台。

大兴机场有哪些亮点?

大兴国际机场耗资 800 亿,航站楼总面积 140 万平方米,这又将创下一个纪录——世界上最大的单体航站楼。好在机场面积虽然大,但五座放射状指廊的设计有效地缩短了步行距离,据说旅客从航站楼大厅到最远端登机口最多只需要 8 分钟。

此外,航站楼内部的设计也不乏看点,采用流线曲面造型的屋顶安装了 8000 多块不重复的玻璃,想必会成为大兴机场的标志之一。

连接市区与大兴机场的新机场线将与机场同步开通试运营,沿线三座车站草桥站、磁各庄站和新机场北航站楼站均已于去年实现封顶。新机场线亦是国内首条最高速度达 160 公里/小时的城市轨道交通线路,从草桥到机场仅需 19 分钟,未来草桥站可与 10 号线、19 号线和 11 号线衔接,北航站楼站则将与廊涿城际、京雄城际、规划 S6 线、规划机场预留线等实现换乘。根据上述说法,从北三环到大兴机场,应与到首都机场耗时相当。

国航留守首都机场,东航、南航转场至大兴机场

今后哪些航司的航班要去大兴机场乘坐,大概是乘客最关心的问题之一。民航局发布前不久已公布相关方案,我们将要点整理如下:

  • 南航、东航及相关航司、首都航空、中联航转场至大兴;
  • 国航、海航保留在首都机场运营;
  • 其他国内航空公司可选择任一机场运行,但不得两场运行;
  • 港澳台及外国航司可自行选择转场或留在首都机场,亦可选择两场运行;
  • 转场投运将于 2019 冬航季(10 月 27 日起)开始,至 2021 年冬航季(2021 年 10 月 31 日起)完成全部转场工作。

目前普遍认为,搬出首都机场的航司,短期内客流量会出现较大幅度下滑,受影响最大的恐怕是东航,被视为黄金航线的京沪线有一半掌握在该航司手中,前往大兴意味着将这一航线资源拱手相让给了国航。民航研究专家林智杰向 《证券日报》透露,东航此前一直在想办法留下来,无奈最终还是要被迫离开,反倒是南航早有准备,已经拿到了大兴机场 40% 的土地和设施资源。

如此一来,首都机场基本成了国航和海航的天下,外航虽可自由选择,但与国航同为星空联盟的全日空、美联航等应该也会留下来,寰宇一家的航司选择仍不明朗,不排除双机场运行的可能,但考虑到与国航交叉持股的关系,国泰大概率仍将以首都机场为主。

不过,需要搬去大兴的航司也有资源上的优待作为补偿, 其中最重要的无疑是宝贵的航班时刻(航班起降时间分配)。大兴机场将逐步新增航班时刻,首都机场在 2021/22 年冬春航季之前,暂不新增航班时刻。也就是说,搬去大兴的航司可获得一部分航班时刻奖励,留下的则没有,航班时刻的好坏、多寡关系到航司的收益,属于稀缺资源。

明年国庆开始,前往北京的乘客落地前大概就会听到这样的广播了:

各位乘客,请您收起小桌板、打开遮光板,我们即将抵达北京大兴机场国际机场……

题图及文中配图均来自视觉中国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