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最近起诉了 4 家中国公司,因为它们的假账号做得「太好」了

商业

03-05 18:08

电影《社交网络》再现了 Facebook 创立初期的一段公案:扎克伯格的哈佛校友,同时也是奥运会赛艇冠军的文克莱沃斯兄弟把他告了,理由是 Facebook 抄袭了自己的创意。

扎克伯格用 6500 万美元了结了这桩诉讼,两兄弟年纪轻轻就成了千万富翁。

▲文克莱沃斯兄弟. 图片来自:Digital Trends

电影里没说的是,一个叫阿伦·格林斯潘的哈佛学生同样指控扎克伯格抄袭,他在 Facebook 上线前三个月就提出了类似的构想,名字也叫「the Face Book」,他甚至联系过扎克伯格希望合作。

扎克伯格回忆当时的背景是「几乎每个哈佛计算机学生手头都在搞社交网站」,他一开始就没有同意合作。不过,格林斯潘最终也得到了现金和解,金额未知,但肯定比双胞胎兄弟少。

几百亿美元的财富从指尖溜走的感觉不是谁都能体会的,更不是谁都能保持淡定的。格林斯潘也不例外,直到今天,他还会时不时地出来酸一下 Facebook。

今年 1 月底,格林斯潘发了一份 70 页的研究报告说,Facebook 所谓的全球 20 亿月活跃用户中,一半以上都是虚假帐号。

这份报告在各大科技媒体上刷了个屏,Facebook 也不得不出来回应说,格林斯潘是「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早在 2017 年,Facebook 就披露过平台上的虚假帐号只占 2% – 3%。

不过,有很多媒体对 Facebook 披露的数据表示怀疑。在对付假账号上,永远都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起诉 4 家中国公司:大量出售 Facebook 和 Instagram 假帐号

上周,Facebook 在官方博客发了一则简短的声明,表明该公司已经起诉了 4 家中国公司和 3 名个人,原因是他们在网上出售虚假的 Facebook 和 Instagram 帐号。被涉及的公司还包括亚马逊、苹果、Google、Twitter 和领英。

起诉书中,Facebook 称,被告从 2017 年起开始利用一系列网站出售假账号和不真实的点赞、粉丝,并从中牟利。他们的行为侵犯了 Facebook 的商标,违反了用户协议,并涉嫌用和 Facebook 相似的域名推广业务。

这 4 家中国公司分别叫「9 XiuShenzhen」、「9 Xiu Feishu」、「9 Xiufei」和「Home Network」,注册地分别在深圳和福建龙岩。

▲ 其中一家公司的网站截图. 图片来自:TechCrunch

起诉书列出了被告出售帐号使用的 9xiufacebook.com、myfacebook.cc 等 6 个网站。目前,这些网站都已经无法访问,但从搜索结果和网页快照中还可以看到它们出售帐号的痕迹。它们还使用了诸如「永不封号」的宣传语。

爱范儿检索后还发现,一个名为「有家网络科技 and 9 秀」的淘宝店铺,也在以「Facebook 魔术棒」、「Facebook 创意礼品」等为名向上述网站导流。爱范儿尝试和显示「在线」客服的沟通购买,但一直未获回复。

TechCrunch 在这些网站下线前发现,它们的主要流量来源是某家中国搜索引擎,搜索词大多是「Facebook 帐号购买」。

爱范儿尝试用这个关键词进行了搜索,依然能发现售卖帐号的网站,其中一家网站显示,Facebook 帐号的售价从最低的 1.2 元(白号,带头像和资料),到最高的 70 元(100 – 300 好友带 COOKIE)不等。

注册时间、好友数,以及是否带有浏览器 cookies 信息是售价的决定因素,因为它们决定了帐号是否会被系统删除。

打击假账号:一场机器和机器之间的荒谬战争

Facebook 和假账号的战争旷日持久。

从 2012 年起,Facebook 就开始公布其估计的活跃假账号数量,从 2012 年第四季度的 2300 万到 2018 年第四季度的 1.16 亿,Facebook 的活跃假账号数量一直飙升,但大约只占总活跃用户数的 3% – 4%。

去年,Facebook 开始公布平台移除的假账号数量,这些数字更加触目惊心:截至去年 9 月的过去 12 月,Facebook 一共移除了 28 亿个假账号,平均每天 770 万个。

▲ Facebook 的活跃假账号数量(蓝色条)和 Facebook 移除的假账号数量(黑色条). 图片来自:纽约时报

Facebook COO 雪莉·桑德伯格在出席国会质询时,曾把这个当做 Facebook 打击虚假信息的成绩。但她遭到了《纽约时报》的无情讽刺,认为这不过是「一场荒谬的机器对机器的战争」。

Facebook 主管分析的副总裁 Alex Schultz 曾在采访中透露,平台已经在使用机器学习判定假账号,通常来说,一个被批量制造出来的帐号会在几分钟内被移除。

Schultz 把批量制造假账号的人称为「极其幼稚的对手」,因为这些假帐号非常容易判定。但他同时也承认,还有一小部分假账号是人工创建的。

▲雪莉·桑德伯格出席国会质询. 图片来自:纽约时报

对于这部分帐号,Facebook 的态度比较暧昧,Schultz 就表示,平台不会过于强势,只有这部分假账号出现危害行为时,才会出手干涉。比如,尽管 Facebook 的用户协议里明确禁止重复帐号,但平台一般不会真的出手处理,他们的理由是用户可能忘记了老帐号的密码。

一些拥有大量手工创建、不易被平台清理的帐号的机构就得以屯积居奇,获得更大的收益。

去年,《纽约时报》做过一次调查报道,揭露了一家叫 Devumi 的「僵尸粉工厂」的生意,他们将真实网络用户的各种信息进行复制,制作成以假乱真的僵尸号来出售获利。

从出售 Facebook 帐号的中国网站的信息来看,他们同样提供难以被平台检测出来的虚假帐号。也就是说,这次起诉,一定程度来说是因为这几家公司的假账号做得「太好了」。

▲ 还有一些虚假的 Facebook 帐号被用于诈骗. 图片来自:Radio-Canada

不过,中国公司出售假账号和美国本土的「僵尸粉工厂」的生意不大一样。Devumi 的客户有明星、名人、政客,也有社交媒体经理乃至亿万富翁,他们买粉的目的大多数是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更有影响力,或者让自己的职业发展更加顺利,这和新浪微博上某些营销公司的生意类似。

但 Facebook 帐号的买主更多是中国的跨境电商从业者。他们会在 Facebook 发帖,建立商家页、粉丝群,为电商导流。

这些做法如果掺杂过多的虚假帐号和不真实的点赞等行为,会在 Facebook 产生大量营销信息,骚扰用户,甚至会影响 Facebook 广告系统的收入。

现在,Facebook 罕见地对出售假账号的公司提起诉讼,会再一次重创这个行业,但社交网站的造假行为,永远都无法杜绝。

 

题图来自:Innovation Village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