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孩子的生活细节被父母 po 上网:儿童隐私与被遗忘权值得探讨

生活

03-14 09:45

隐秘家庭生活的窗户被推开,从里面泄出的光正在透露着你的生活。在互联网上时代,孩子不仅活在父母的眼睛里,还活在父母的社交账号中。

这些由父母、学校主动发布的各类信息,构建了孩子们最早的数字身份。随着孩子们的成长,他们意识到这或许也是一种「侵犯」,一种「失控」。

当孩子的生活细节被父母po上网:儿童隐私与被遗忘权值得探讨

本期全媒派(ID:quanmeipai)带来了一些故事,邀你一起看看,现在的孩子正如何度过自己的童年,他们和父母、社会的关系又因此发生了哪些改变。

父母是孩子数字故事的最早讲述者

最近几个月来,Cara 一直在尝试鼓起勇气,试图对母亲 INS 账号里那些关于自己的内容表达抗议。这个 11 岁的孩子,和接下来这些故事的其他孩子一样,发现自己的母亲在互联网上留下了大量关于自己的照片,「我想向她提出来,在她的账号里看到自己真的很奇怪,有时我并不喜欢那些照片。」Cara 说道。

和大多数千禧一代一样,Cara 是互联网原住民。Facebook、Twitter 和 YouTube 都是在她出生之前成立的,Instagram 则是伴随着她一起长大。虽然很多孩子可能还没有自己的社交账号,但是他们的父母、学校甚至各类兴趣小组一直在策划和展现他们的线上生活。比如幼儿园和小学经常更新博客或者将孩子们的照片上传到社交网站,以便忙碌于工作的父母可以感受体验孩子们的一天。

当孩子的生活细节被父母po上网:儿童隐私与被遗忘权值得探讨

在没有告知孩子的情况下,他们生活的细节已经被广泛地分享、讨论着,震惊于这些故事的叙述已经成为青少年生活中的重要体验。

一位育儿博主在《华盛顿邮报》上写道,尽管她 14 岁的女儿抱怨这些在网络上发布的高度个人化的故事和信息令自己感到害怕,但这位母亲发现自己很难停止。她写道,停止在博客或社交媒体上发布女儿的动态,「意味着关闭了自己生活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我不知道这是好还是坏。」

当孩子的生活细节被父母po上网:儿童隐私与被遗忘权值得探讨

不是只有社交重度用户才热心构建孩子的在线身份,很多普通父母都在这样做。根据互联网安全公司 AVG 的一项研究,92% 的两岁以下幼儿已经拥有了自己的数字身份。

「在这些年轻人学会打开自己的第一封电子邮件之前,父母就已经在久远的过去为孩子们塑造了独特的数字身份。这些信息将跟随孩子们一起进入成年,」弗罗里达大学莱文法学院的一份报告这样写道,「父母既是孩子个人信息的守门人,也是孩子个人故事最早的叙述者。」

谷歌自己

当 11 岁的 Ellen 第一次在谷歌搜索自己时,她不期待能找到些东西,因为她还没有拥有自己的社交账号,没有发布过任何内容。当随后她在网上发现了自己多年前的游泳比赛成绩和一篇三年级时写作的文章。

虽然没有发现任何敏感的个人信息,但这依然令 Ellen 感到沮丧,「无论你做了什么,人们都可以知道。即使你只是游了泳,但是人们可以获得你的位置,知道你的学校。我的文章是用西班牙语写的,所以人们也就知道我会讲西班牙语…」

当孩子的生活细节被父母po上网:儿童隐私与被遗忘权值得探讨

并非所有孩子都感到不快,相反,有些孩子为能够谷歌到自己感到兴奋。上四年级时,Nate 谷歌了自己,在一篇关于三年级时班级制作了巨型卷饼的新闻里发现了自己的名字,他说,「这令人惊讶并且让我觉得自己很有名气。」

13 岁的 Natalie 说,自己的朋友们会互相比赛看互联网上关于谁的信息更多。「我们觉得这很酷,女孩们会彼此吹嘘 ‘我在互联网上有很多照片’、‘那张照片里你看起来真自信’…这些信息让我们拥有存在感。」

Natalie 的父母对她个人信息的发布十分谨慎,因此在网络上她的照片很少,但她渴望能有更多。「我不想好像生活在一个洞里,我希望人们能够了解我是谁。」

能被遗忘成为幸福

面对自己个人信息、故事和照片的大批上线,大多数的孩子感到无措。Ellen 说每当自己身边有人在玩手机,自己总是十分紧张,害怕自己会被拍摄并贴在某处,「每个人都在看着,什么都不会被遗忘。它永远不会消失。」

当孩子的生活细节被父母po上网:儿童隐私与被遗忘权值得探讨

7 岁的 Jane 认为,互联网上那些关于自己的内容超过了她的控制范围,「我真的不喜欢人们通过那些我都自己不了解的事物来了解我。」同样是 7 岁的 Andy 一直在警惕那些可能会拍下自己不好看照片的时刻,他曾抓住过妈妈想要拍摄自己睡觉的模样,还有一次,他正在跳一个愚蠢的舞蹈。他告诉妈妈不要在 Facebook 发出来,因为这些照片会让自己感到尴尬。

为了帮孩子们更好地解决这个问题,更多的小学正在推行数字扫盲计划。一些立法机构也开始参与其中,2014 年,欧洲最高法院裁定,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必须向用户提供「被遗忘权」。根据裁决,欧洲公民可以申请从谷歌搜索中隐藏过去的某些信息,包括未成年犯罪记录等。在法国,严苛的个人隐私保护法意味着,如果父母在未经同意的情况下发布子女的私密信息,孩子们可以起诉自己的父母。然而,在美国和大多数其他国家,青少年和儿童没有得到这样的保护,「你必须绝对谨慎生活。」艾伦说。

当孩子的生活细节被父母po上网:儿童隐私与被遗忘权值得探讨

在家庭内部,也有更多的父母注意到孩子们的独特需求。一位母亲说道,有一次她在社交媒体上看到自己孩子的朋友拥有了一只小狗,当他们下次见面的时候,她叫出了小狗的名字,这让孩子的朋友十分恐惧,他不知道她是如何知道这些私密信息的。「这让我意识到孩子们并不知道这些一直在发布的内容。」

Cara 和她的同伴表示,希望能和父母制定一些规则,比如下次在发布关于她信息之前征求她的意见。「我的朋友总是发短信告诉我,‘你妈妈发的你那张照片真是太可爱了’,我都不屑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已经有了自我意识,我希望得到尊重。」

「谷歌记得你的一切」

——维克托•迈尔-舍恩伯格《删除》

人类的媒介技术史从某种角度上说,也是一部与遗忘抗争的历史。我们曾希望拥有一份更完整、更精准的记忆。但是在今天,「被遗忘」成为了一种幸福。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全媒派(ID:quanmeipai),爱范儿经授权发布。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腾讯全媒体智库,捕捉全球内容风向,聚焦前沿传媒研究,链接行业先锋人士,发布重磅峰会、报告、招聘信息。在这里,定位未来。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