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驾驶不听指挥,交警该怎么办?

汽车

03-14 21:00

编者按:特斯拉依然火热,但无人驾驶遇到的问题也未减少。当无人驾驶汽车触犯交规,交警该如何拦截无人驾驶汽车,并迫使其停车?彭博社这篇关于无人驾驶汽车的文章将会解答你的疑惑。文章原题为 「Someday Your Self-Driving Car Will Pull Over for Police」,由 36 氪编译,希望能够为你带来启发。

11 月的一个周五早上,天还没亮。在旧金山国际机场和帕洛阿尔托(Palo Alto)之间的 101 号公路上,加州公路的一名巡警开始跟踪一辆特斯拉 Model S。这辆灰色特斯拉以每小时 70 英里的速度向前行驶着,不停地变换着转向灯,驶出了多个路口。

巡警将车开到特斯拉车主的同一侧,发现司机一直低着头。巡警用灯光和警报器试图引起司机的注意,但是始终没有成功。于是,巡警怀疑,这个司机启动了特斯拉的所谓自动驾驶功能。

特斯拉的每一辆车都配备了自动驾驶硬件,特斯拉公司表示,从一个停车位到另一个停车位的旅程,它们的技术可以做到完全自动驾驶,而不需要驾驶者的任何操控。

目前,特斯拉将它们的自动驾驶功能限定在高速公路内,从匝道中进去之后可以使用自动驾驶功能直到驶出匝道。这个自动驾驶的功能系统看上去十分智能,就算是没有拿到驾驶证的人也能控制,虽然还没有智能到听到鸣笛后可以自动靠边停车的地步。

▲仪表盘显示该特斯拉汽车正处于自动驾驶状态。

这是执法部门有史以来第一次在开阔的马路上拦截自动驾驶汽车。警方没有办法通过操控自动驾驶软件让特斯拉停下来,所以他们临时想出来了一种让特斯拉停车的方案。一辆高速公路的巡逻车跟在了特斯拉后面,防止其他车辆超车发生意外,然后另一位巡警将车开到特斯拉汽车前面,通过减速迫使特斯拉同时减速,直到两辆车同时停止为止。

这起事故引起了人们对自动驾驶的担忧,同时也让部分人对自动驾驶寄予厚望。据警方事后的说法,那位特斯拉司机,是一位来自洛思阿图斯 (Los Altos) 的 45 岁男子。在停车后,警察对该男子进行了酒精测试,然后证实了该男子为酒驾。对该男子的酒驾审判将在 5 月份进行。

在这起案件中,这辆特斯拉在夜间行驶了将近 10 英里(约 16 公里),且完全没有人工控制。虽然,这可能帮助了一个醉酒司机免于车祸,避免伤害自己及他人。但是,无论是特斯拉公司还是警察都不希望,人们因此而依赖自动驾驶技术。

特斯拉公司的免责声明表示,司机在使用自动驾驶功能时,应该把持清醒和警惕,时刻为意外做好准备。比如,在警察靠近时,就应该手动控制汽车,然后停车。如果汽车感应不到司机的手放在方向盘上,特斯拉汽车就应该自动减速停车,同时亮起安全警报灯。

事故发生两天后,特斯拉公司 CEO 埃隆・马斯克在 twitter 发帖称,他正在调查了解这件事的前后始末。同时该公司的 PR 之后还提到了马斯克的推文,但是拒绝透露公司从这辆车的行使数据中了解到的任何信息。

马斯克在《为了你的创新》(For Your Innovation)节目中说,「司机可以在睡着的时候进行自动驾驶,然后到目的地了再醒过来,可能还要等到明年年底,人们才会真的相信这一行为是安全的。」

那天晚上拦截特斯拉的警察之前从未拦截过特斯拉汽车,也没有相关的经验,他们的工作培训不会包含这方面的内容。幸运的是,这些警察对特斯拉有一定的了解,可以及时作出应急反应。

山城警察局的中尉索尔・耶格(Saul Jaeger)反映说,这是一次很好的应急反应。毕竟常年驻扎在硅谷的中心地带,经常游荡在 Facebook 和谷歌等公司附近,警察们对特斯拉等先进技术的熟悉也是意料之中的。但依靠执法部门的临时应急反应并不是解决自动驾驶问题的长久之计。

在汽车厂商、工程师、立法者和警察等相关人员解决一系列棘手问题之前,无人驾驶汽车将无法取代人工驾驶。警察如何才能让一辆正在驾驶着的无人驾驶汽车靠边停车?无人驾驶汽车发生碰撞了之后该怎么办?如何设置汽车程序服从人类控制?这些都是问题。

五年前,麻省理工学院的机器人专家约翰・伦纳德 (John Leonard) 就已经开始在波士顿附近的道路上拍摄无人驾驶车的视频,他在寻找那些无人驾驶车难以判别驾驶方向的案例。某一天晚上,在一个繁忙的十字路口,他发现有警察拦下行进中的汽车,而让行人闯红灯过马路。类似这种案例,约翰・伦纳德都将它们记录在册。

约翰・伦纳德说,上述的那种案例是所有自动驾驶技术面临的最让人畏惧的案例,也是无人驾驶汽车真正投入大范围商用的时间比业内很多人预测的要来得更晚的原因。约翰・伦纳德在 2016 年离开了麻省理工学院,选择加入了丰田研究院,领导该公司的无人驾驶项目。

Waymo 是谷歌母公司发起的自动驾驶初创公司,目前已经在凤凰城为乘客提供服务。Waymo 就遇到了约翰・伦纳德担心的所有几乎完全相同的情况。今年 1 月,一辆装有 Wayno 无人驾驶技术传感器的 Chrysler Pacifica 小型货车,就在亚利桑那州坦佩 (Tempe) 的一个昏暗红绿灯路口停下。

因为停电,红绿灯停止工作,一名警察就站在路上指挥交通。就 Waymo 高速摄像头中提供的拍摄画面,可以看到 Chrysler Pacifica 小型货车停在十字路口,位于交叉路口的车辆以及左转弯车辆完全通过之后,小货车才在交警的手势指挥下继续行驶。

Waymo 的女发言人亚历克西丝・乔治森 (Alexis Georgeson) 说,该公司的无人驾驶技术能够做到区分道路上站着的是平民还是警察,并且能够根据警察的手势判断是否能够通行。「它们会在确定对方是警察的基础上进行回应」,女发言人说「我们的车在建筑区域内的导航以及对身穿制服的警察的反应都十分灵敏」。

Waymo 正在对自动驾驶汽车采取一种地域性的做法,专注于开发有限区域内充当出租车的车队,并且已经停止了那些完全的、可去任何地方的自动驾驶技术研发。这一自动驾驶标准在业内被称为「5 级自动化」标准,目前还未达到。在有限的地域性空间中,既可以建立详细的地图,也更容易与地方政府和执法部门进行协调。

Waymo 没有尝试在不同的司法管辖区开展业务,而是选择了钱德勒 (Chandler) 作为其首个生活实验室。钱德勒位于凤凰城的郊区,街道宽阔、天气晴朗,州政府和地方政府也都是否开放。Waymo 的竞争对手们也大多采取了类似的做法,专注于某个区域内的车队研发。

福特汽车公司正在迈阿密和华盛顿特区进行测试。通用汽车公司旗下的 Cruise、Zoox 品牌,以及丰田汽车等数十家公司的无人驾驶车辆都在加州的道路上进行自动驾驶汽车的测试。

2017 年的夏天,大约在钱德勒推出首次叫车服务的一年半前,Waymo 公司邀请了当地的警察、消防队员以及救护车人员一起参加了一整天的无人驾驶测试。在测试中,卡车以及巡逻车会时不时发出警报器鸣响、闪烁警报灯,在封闭的道路上从各个角度靠近无人驾驶货车,然后观察无人驾驶车辆的反应。钱德勒小镇的发言人马特・伯迪克 (Matt Burdick) 表示,「我们与 Waymo 的工作人员在无人驾驶技术研发发面进行了大量互动」。

去年,Waymo 成为第一家发布执法互动协议的无人驾驶制造商。该文件称,如果其中一辆自动驾驶汽车发现深厚有一辆闪烁警灯的巡逻车,那它就会马上寻找安全地点停车。

钱德勒小镇的消防队营长杰夫・韦斯特 (Jeff West) 说,他在路上发现 Waymo 汽车能比很多其他人工驾驶的汽车更快地避让。「一旦它发现是我们,就会立刻停在路边,而不是像某些司机一样,继续开着空调、听着收音机」。

然而,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大多数 Waymo 出租车的驾驶员位置还是会配备一名安全驾驶员,防止汽车在发生事故时没法接管汽车。钱德勒小镇的发言人马特・伯迪克说,到目前为止,当地警方和无人驾驶汽车还没有发生过冲突。Waymo 现场安全负责人马修・施沃尔 (Matthew Schwall) 表示,如果警察和无人驾驶汽车真的发生了冲突, 警察可以拨打 24 小时热线电话或者按下汽车第二排座位上方的帮助按钮,与 Waymo 的支持团队取得联系获得帮助。

当时,Waymo 的工作人员还无法远程直接控制车辆,但他们可以改变车辆的行使路线。比如,如果警察希望车辆在发生碰撞后移动到路边,工作人员就可以通过远程操控。

▲2018 年 12 月 20 日,在亚利桑那州钱德勒,一辆 Waymo 自动驾驶汽车经过一个十字路口。

去年夏天,密歇根州警察肯・门罗(Ken Monroe)和福特的工程师们一起骑车兜风。福特工程师对肯・门罗关于自动驾驶汽车的观点很是好奇。他们最好奇的是,如果肯・门罗驾驶汽车,跟在其他司机后面并闪烁车灯的时候,他希望司机做出怎么样的反应。他有可能是希望司机停车, 也可能只是想超车,这种时候司机是如何判断他的意图并且做出不同反应的。

肯・门罗又反问福特的工程师们,「如果我有紧急的情况需要无人驾驶车停车处理,而我的巡逻车又在靠近无人驾驶汽车的前提下,无人驾驶汽车该如何停车?」

于是工程师们向肯・门罗详细地介绍了自动驾驶汽车如何识别并处理停车的情况。就警车只是超车还是需要司机停车的意图判断方面,门罗称:「我们得到的最大线索就是,警车跟在无人驾驶汽车后面的时间长短。」

除了在迈阿密和华盛顿进行测试外,福特还与密歇根州警方进行了近 2 年的合作,为 2021 年推出无人驾驶出租车和送货汽车服务做准备。两年前,在密歇根州的迪尔伯恩(Dearborn)市,几十名警察来到福特的办公室了解福特的无人驾驶计划,并表达了他们的担忧。

福特汽车公司无人驾驶工程负责人科尔姆・博兰 (Colm Boran) 表示,「我们强调,这些车不会为私人所有」。这个回复立即缓解了警察们的担忧。

除了在迈阿密和华盛顿进行测试外,福特还与密歇根州警方合作了近两年,为 2021 年推出自动叫车和送货汽车做准备。两年前,几十名密歇根州警察来到位于迪尔伯恩的办公室,谈论他们的计划。福特自动汽车系统工程主管科尔姆・博兰 (Colm Boran) 表示:「我们强调,这些车不会是私人所有的。」「这立即缓解了他们的一些担忧。」

教无人驾驶汽车向右行驶是一项相对简单的任务。毕竟,灯光和警笛的作用是要在很远的地方就被注意到。弗吉尼亚理工运输学院高级汽车研究中心主任扎加里・多尔扎夫(Zachary Doerzaph)说:「如果警灯和警笛对人类司机来说很重要,那么它们对机器可能也很重要。」当警察和其他急救人员站在车外时,更大的挑战就来了。多尔扎夫的团队正在为一些汽车制造商研究这样的场景,但他还不能谈论他们的发现。

多尔扎夫说,在这些非典型的时刻,人们经常使用的术语是「边缘情况」,但这个术语掩盖了挑战的严峻程度。在任何时候,全国各地都有数以千计的建筑工地、坠机地点和站在十字路口的警察。人类用来识别它们的线索是微妙而多样的。人类还能识别基本的手势,但或许对警察来说最重要的是,通过眼神交流或点头来确认指令。

随着无人驾驶研究人员试图复制这些微妙的互动,在汽车和警察之间创造新的交流模式,这可能是非常必要的。理论上讲,当门罗在密歇根州的高速公路上停车后,从巡逻车里出来时,只要在手持设备上轻敲几下,他就可以指示该地区所有的无人驾驶汽车进行避让。这些解决方案虽然在技术上很有吸引力,但在逻辑上和法律上都存在许多障碍。

总部位于华盛顿州的初创公司 Inrix 专门研究数字交通和停车信息。该公司已经开始向城市提供软件,让城市工作人员能够在无人驾驶汽车开发商使用的高清地图中输入交通规则和道路标志。市政官员可以标记停车标志、人行横道、自行车道等的位置,当无人驾驶汽车通过导航软件来绘制路线时,它将获得此次旅程相关规则和限制信息。目前,波士顿、拉斯维加斯、奥斯汀和其他四个城市都在使用这项名为 AV Road Rules 的服务。

▲2018 年 5 月 11 日,一辆特斯拉 Model S 和一辆消防队的卡车在犹他州南约旦的一个红绿灯前相撞。美联社 (Associated Press) 获得的一份警方报告显示,特斯拉在自动驾驶模式下坠毁,并在撞上消防车前几秒钟加速。

地图可以不断更新。如果道路施工阻断了一条车道,城市地图就可以对此做出标记。Inrix 正在努力让警察能够在他们的汽车上即时更新地图。Inrix 自动驾驶部门主管埃弗里・阿什 (Avery Ash) 表示:「我们听说人们对此很感兴趣,我们正在探索如何将这种设想的功能转变成一种真正的工具。」

一旦无人驾驶汽车行业解决了日常的交通堵塞、事故现场和道路施工等问题,等待它的将是一长串真正严峻的「边缘情况」案例。

山景城的警察杰格(Jaeger)问到,「如果是恐怖分子使用了无人驾驶服务怎么办?如果恐怖分子叫了一辆无人驾驶出租车,把背包丢进车中并设置目的地,到了目的地之后爆炸怎么办?」自从谷歌开始孵化 Wayno 无人驾驶汽车项目以来,杰格就一直和 Waymo 的工程师们合作。

对于汽车行业来说,无人驾驶带来的好消息是:城市、警察和汽车制造商都在积极努力的寻找解决方案,因为它们都认为现状是不可忍受的。每年约有 3.7 万人死于车祸,而造成车祸的大多数原因是人为失误。警察是车祸的主要目击者,有时候甚至是受害者。能够在几公里之外就接受警报的信息,然后可靠地遵循交通规则的汽车是警察们所欢迎的。

警察门罗说:「人类的司机的驾驶是不可预测的,无人驾驶的发展很难」。

Waymo 的施沃尔说,当他与警察一起培训,向警察讲解公司车队的工作原理时,他会让他们进入车内,然后他经常会听到这样的问题:什么时候能有一辆自动驾驶的警车。

本文来自 36 氪,作者为郝鹏程,爱范儿经授权发布。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