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亏了反疫苗人士,全球麻疹疫情卷土重来了

生活

04-22 17:51

麻疹对很多人来说可能是一种陌生的疾病,毕竟在疫苗的作用下,时至今日已经很少有人会不幸中招。然而,近来麻疹却在欧美各国卷土重来,原因并不是疫苗失效了,而是没打疫苗的人太多了。

根据美国国家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的数据,从今年年初到 4 月 11 日,全美一共报道了 555 起麻疹病例,有 20 个州都出现了麻疹病人,而在 4 月 4 日时这一数据还只有 465 ,也就是说一个星期里麻疹患者人数上涨了 20%。这是什么概念?自 2000 年美国宣告麻疹已在境内被消灭以来,今年是该国麻疹疫情最严重的一年。

▲ 美国 2010-2019 年 4 月 11 日报道的麻疹病例 图片来自:美国疾控中心

麻疹是一种多见于儿童的急性呼吸道传染病,患者多出现发热、上呼吸道炎症、眼结膜炎及皮肤出现红色斑丘疹等症状,严重可导致肺炎、失明、失聪甚至永久性神经障碍。麻疹病毒其传染性极其强,可通过空气、飞沫轻易传播。

在上世纪 60 年代麻疹疫苗未问世时,每年有 300-400 万美国人感染该病,其中有 500 人最终不治身亡,同期我国 5 岁以下的孩子几乎每个人都要经历一次麻疹的「洗礼」。好在麻疹很大程度上可以通过接种疫苗来预防,随着麻疹疫苗在 60 年代后期被各国相继引进后,这种疾病在 2000 年左右已在多国几乎销声匿迹。

▲ 图片来自:Mayo Clinic News Network

万万没想到,时隔多年,疫苗的效力仍在,麻疹病毒却开始肆虐。

不只是在美国,世界卫生组织表示麻疹疫情正在全球每个地区爆发,贫穷如刚果民主,富裕如美利坚,概莫能外,过低的疫苗接种率是罪魁祸首。得麻疹的原因都是相似的,但不打疫苗却各有各的原因,比如非洲等贫困地区多是由于没钱打不起,而发达地区却是有疫苗不愿意打,真是旱的旱死,涝的涝死。

由于经济条件、医疗设施和认识有限导致疫苗接种率低下尚可理解,但有条件却拒绝接种疫苗又是什么脑回路?

谁在妖魔化疫苗?

打疫苗可预防疾病本是常识,但不知从何时起,疫苗在一些人的眼中竟然成了比病毒还可怕的存在,更糟糕的是,抱有这种想法的人大多还是接受过高等教育且经济实力不俗的中产阶级,这些人以宗教信仰(例如用疫苗避免死亡是违反神的心意等)或医疗自由为由,拒绝让自己的孩子接种疫苗,一些政客为了拉选票亦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除此之外,一些不负责任的研究或文章宣扬的「疫苗致病论」和阴谋论也是让人们对疫苗望而却步的主要原因。

▲ 反疫苗示威活动 图片来自:Rolling Stone

这股轰轰烈烈的反疫苗运动,特别是反麻疹疫苗思想并不是近两年才出现的,最早可追溯至 1998 年,当时英国医生安德鲁·韦克菲尔德在《柳叶刀》发表的一篇文章称 MMR(麻疹、腮腺炎和风疹)疫苗可能引发自闭症。鉴于《柳叶刀》杂志的权威性和韦克菲尔德本人英国皇家外科学院研究员的身份,文章发表后顿时引起公众极大恐慌。

尽管他的实验样本只有 12 名儿童,尽管后续有大量研究人员通过更详实和大范围的实验证明韦克菲尔德的结论站不住脚,《柳叶刀》撤下了他的论文,他本人也被取消行医资格,但造成的影响已无可挽回,无数家长信了韦克菲尔德的邪,放弃为孩子打疫苗,这种延迟或拒绝接种安全疫苗的现象被称为「疫苗犹豫」。

▲ 电影海报

在医学界身败名裂的韦克菲尔德依然没有停止宣扬他的疫苗致病论。2002 年,他甚至导演了一部反疫苗纪录片《疫苗黑幕:从隐瞒到灾难》参加美国翠贝卡电影节,不过电影节主办方后来在各界强烈反对下将该片撤下。

教训一个接一个,不打疫苗的人却越来越多

到底有多少家长听信了韦克菲尔德的歪理邪说,我们不得而知,但其恶果早已开始显现。几年前美国已爆发过一轮麻疹疫情,2014 年其麻疹病例从原来的一、二百例陡增至 644 例,虽然美国疾控中心认为可能是美国人在境外旅游感染病毒所致,但未接种相关疫苗导致病毒传染却是不争的事实。

麻疹亦在欧洲死灰复燃。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显示,2016 年全欧只有 5200 例麻疹病例,这一数字在 2017 年激增至 2 万多例,2018 年已经高达 8.3 万,贡献了 5.4 万例的乌克兰成为重灾区,这与 2008 年该国一名少年在接种麻疹疫苗后死亡有关。虽然他的死亡并非疫苗所致,但还是引发了该国民众对疫苗的恐慌,一岁儿童麻疹疫苗接种率从 2007 年的 97% 暴跌至 2010 年的 56%,不过这其中也有乌克兰政局动荡和医疗设施不足的原因。此外,法国、意大利、罗马尼亚、希腊等国的疫苗接种率近年也呈下降之势。

麻疹疫情在全球范围内的爆发只是反疫苗造成的最新恶果,历史上不乏血淋淋的教训,但是人们似乎总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 1974 年,英国媒体报道称接种白百破疫苗后发生 36 起严重神经系统反应(相关性未经确认),造成民众恐慌的后果是接种工作中断,接种率从 81% 大幅下降到 31%,发病率由接近之前 1/10 万上升至 100/10 万~200/10 万,从而形成了百日咳的疫情。
  • 同一时期,日本媒体报道了白百破疫苗的不良反应,白百破疫苗接种率因此从 1974 年的 80% 下降至 1976 年的 10%,于是 1979 年百日咳疫情流行,出现 1.3 万余病例,41 人死亡。

当然,造成「疫苗犹豫」的原因有很多种,但业界普遍将这次麻疹疫情复发归结于欧美日益扩大的反疫苗运动,值得注意的是,虽然我国的麻疹疫情基本平稳,但近几年反疫苗的思想也有扩散的迹象。

两年前一个「关注疫苗安全」的公众号曾引起轩然大波,账号的作者自称疫苗工作者,却大肆散播疫苗有害、疫苗是国家和厂商阴谋等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的言论,虽然该公众号很快遭到微信封杀,但从文章的扩散速度和大量支持作者的评论可以看出,持反疫苗观点的大有人在。

▲ 图片来源请见水印

讽刺的是,许多反疫苗人士并非不知道疫苗在防治疾病中的作用。比如美国这阵子的麻疹疫情,就让一位反疫苗母亲慌了,她表示自己 3 岁的孩子没打过疫苗,最近自己所在的州爆发了麻疹疫情,她在网络上向网友寻求预防建议。这则帖子被一个致力于科普的组织曝光,好在网友中还是明白人多,大家在怀疑这孩子可能不是亲生之余,一致建议这位母亲还是给孩子找个明白人家当父母吧。

看起来,这些所谓追求医疗自由的反疫苗人士哪里是反智,他们明明比谁都精明,一方面不信任疫苗的安全性,一方面又指望其他接种疫苗的人成为自己抵御病毒的屏障,认为只要大部分人都注射疫苗即可阻断病毒的传播甚至消灭病毒,所以自己或孩子不注射也无妨。问题是如果人人都这么想,都不去接种疫苗,又谈何形成保护?这就是国家强制接种疫苗的原因:只有采用强制手段,才能确保有效的接种率,形成人群免疫力,预防传染病的大规模流行。

世卫组织已将「疫苗犹豫」列为 2019 年全球十大健康威胁之一,在这份列表中,还有艾滋病毒以及登格热和埃博拉等高危疾病,看吧,人类的作死程度已经堪比致命病毒了。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