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大家都在吐槽星巴克的夏季新品难喝?

产品

05-06 20:01

2017 年的时候,在尝过某一款甜度爆炸的星巴克咖啡新品之后,我含着对初恋的怀恋在朋友圈写下一行字:

星巴克这一季的新品又回到了齁甜齁甜,甜过初恋的风格,真希望再出一款纯过暗恋类型的清椰冰摇,再不济搞一个酸过分手,苦过离婚,辣过出轨也好啊。

没想到一语成谶,今年夏天,星巴克不光出了「酸过分手」,还直接出了八款,命名为「玩味冰调」系列。不管有意无意,相信大家也在社交网络上看到了大家对这个夏季星巴克新品的各路吐槽,浓缩起来就是两个字:难喝。展开讲就是,这是我喝过最差的一届星巴克。

▲ 星巴克中国官微下的评论

当然此前星巴克新品在口碑上的翻车并不鲜见,但是连出八款,组成车队一起翻车对于星巴克来的心灵冲击还是有点儿大,毕竟对面喜茶和奈雪做咖啡饮品都是不声不响,群众没什么激烈反应。

问题来了,这一季的星巴克新品真的有那么难喝吗?

尝过其中 7 款的我主观上表示,整体味道肯定谈不上惊艳好喝,不过不至于难喝到震古烁今,一些含咖啡的饮品(气炫冰山美式、璃光石榴冷萃)味道确实有些奇怪,有三四款(橙柚派对、醋意桃桃、橘香莫吉托)的味道还可以接受。

那么,新的问题是,为什么大家都在吐槽星巴克的夏季新品难喝?

喜甜怕酸是天性,更是潮流

在数千数万年的人类农业发展史里面,有一项重要的命题就是驯化:把凶猛粗糙的野猪驯化成只管吃睡膘肥体壮的家猪,把飞行能力强精瘦干练的野鸡驯化成只能扑腾翅膀的肥美家鸡…

▲ 图片来自微博用户@飞雪之灵

植物意义上也存在着人类的驯化,如果没有人类的不断驯化,我们早餐要吃 100 根玉米才能吃饱,一亩水稻的产量可能就几公斤…

除了追求产量的进步,口味上,人类驯化植物的目标之一就是减少酸涩感,增加甜度。

苹果可以说是知名度最高的水果了,它的产量位居世界第二,仅次于香蕉,算是物美价廉老少皆宜。此外它伴随着无数的名人传奇,无论是砸中牛顿的那颗苹果,还是图灵吃下的那颗剧毒苹果,或者乔布斯在几十年前创立的传奇电子产品公司,无不赋予了苹果更多的科学科技意味。

不过以苹果属植物的普遍口味来说,对人类是在是太不友好了,它们不仅个头小,而且味道酸涩,只有鸟类才会吃。如非万不得已,人类是不会尝试自然界中的大多数野苹果的。

▲ 新疆野苹果,看起来已经比较像我们认知中的苹果了

当然也有例外,比如公认为栽培苹果的祖先:新疆野苹果,它的味道就能够被人类接受。以此为起点,人类经过不断改良苹果品种,才有了现在嘎嘣脆甜蜜蜜的红富士黄元帅等等等。

发现栽培苹果祖先的前苏联作物学家瓦维洛夫还有个推测:新疆野苹果之所以比其他的野生苹果个大味甜,是因为吃它的主要动物从鸟类变成了熊,熊的口味和人比较类似,那就是喜欢吃甜的,维尼熊喜欢吃蜂蜜并不是动画里面的杜撰情节,在自然界也是存在的。

人类把酸涩的水果驯化成甜蜜物种的例子实在数不胜数,再比方,早先猕猴桃在西方通用的名字还不是「奇异果(kiwi fruit)」,而是「宜昌醋栗」或者「中国醋栗」,听名字就觉得酸。后来经过新西兰的培育,才有了现在市场上主流的个头大,酸甜适中,还能存储个把月的新品猕猴桃。

哪怕是国产猕猴桃,培育选种的方向,也是朝着更大更甜的方向在努力。

人类对食物口味的选择,其实又是天性口味喜好的映射,没办法,喜欢甜味和咸味,抗拒酸味和苦味是写在基因当中的。

所以,当星巴克的新品把酸柠檬、果醋、罗望子(俗称酸角)这些偏酸的材料作为味道的基底,然后再打上低糖和低卡的卖点,这就决定了这系列的新品作为基础的酸味就已经违反人类味觉天性了,并且,糖分减少甜度不够,更加不够取悦人类的大脑。

这就是多数人喝到星巴克新品,不会觉得惊艳和好喝的原因。

其实,人类在驯化味道的过程中,自己的味觉系统也在被驯化着。如果早个上百年,糖分还不像现在这么充裕,可口可乐还很贵的年代,星巴克把这八款酸溜溜的饮料推出来,受到的恶评也不会这么多。

当可口可乐、百事可乐、卡夫、通用磨坊等食品巨头疯狂地往可乐、哈根达斯冰淇淋和奥利奥饼干里添加糖分的时候,我们的味觉经过旷日持久的糖分攻击,便接受了高甜度等于美味这种设定。在这背后,是无数食品科学家们绞尽脑汁让我们的大脑遇见糖分就开心得不得了。

把历史的镜头拉到当代,拉到显微的程度去观察一点点奶茶、一芳奶茶、或者星巴克自己的部分饮品的时候,就会发现,不光是甜腻的奶茶里面糖分超高,就连看起来清爽的水果茶里面的卡路里都够我们跑步燃烧几小时。

上海市消保委之前就批量测试了上海市内的 27 家奶茶的奶茶样品共计 51 件,基本上涵盖了市场上主流的现制现售奶茶品牌的畅销产品,其中正常加糖的奶茶有 27 件,标称无糖的奶茶 20 件。

▲ 不同可乐的含糖量,图片来自 cellcode.us

其中,27 件标称正常加糖的奶茶平均下来,每杯奶茶样品的含糖量为 33g,也就是说相当于平均加入了 7 块左右的方糖,含糖量最高的甚至达到了一杯 62g。大致上,这些奶茶的甜度和经典款可口可乐相当,而星巴克的八款「玩味冰调」的甜度平均下来,还不到可口可乐的一半。

而宣称无糖的 20 款奶茶里面,实测含糖量全都高于相关标准要求的不超过 0.5g/100ml,含糖量最高的「无糖奶茶」含量实测值为 5g 每一百毫升,含糖量是参考限值的 10 倍。

如果以这些新茶饮品牌的味道为参照,那么酸味突出甜味不足的星巴克新品,毫无疑问就更显难喝,低糖低卡无脂肪无甜味剂的选择让这一系列的新品输在了起跑线上。而人类先天的味觉偏好,后天的糖分浸染和同行的甜味衬托,一起造成了这次星巴克新品口味评价的大翻车。

毕竟人类花了这么大的精力把各种水果由酸变甜,还大量产糖,甚至冒着长胖的风险大量吃糖,面对星巴克端出的八款酸溜溜饮品,实在是找不到科技和生产力进步的意义,于是含泪喝完,顺手差评。

为什么我们很少夸星巴克的味道?

我们不妨绕过这次星巴克「酸过分手」系列,回到代表着「纯过暗恋」的清椰冰摇,和代表「甜过初恋」的各种季节限定拿铁,它们很少会得到「嗯,这次的星巴克新品很好喝」的评价,尤其是那些季节限定的新品,很多都是过于甜了。

▲ 草莓白昼梦

当然,这不意味着星巴克不会出品好喝的饮料,比如上海烘焙工坊里的「草莓白昼梦」之类的,就很符合好口味高颜值网红饮品的定位,还有北京坊旗舰店独家的「米兰颂」味道就很惊艳… 不过由于售出门店有限,制作相对复杂,整体来说影响有限。

虽然瑞幸发展迅速,星巴克连连开店,各种便利店也开始卖现磨咖啡,但是单就咖啡的接受度而言,多数中国人不会觉得咖啡的味道会和好喝挂钩,尤其是黑咖啡(包括美式和冷萃),特别是黑咖啡搭配其他非牛奶制品的时候,口味翻车概率非常之大。

当黑咖啡的苦,和苏打水的酸混合,就是先酸后苦,还有碳酸水的冲劲儿,提神醒脑是够了,但是味道肯定不会被大多数人所喜爱。

对于中国的大众消费者而言,糖和全脂奶是咖啡最好的伴侣,这也是为什么卖速溶的雀巢咖啡,要一袋黑咖啡粉配一袋富含植脂末的「咖啡伴侣」。

不光是大众对黑咖啡,以及黑咖啡混搭果汁苏打水之类的欣赏不能,在咖啡爱好者的眼里,星巴克也是处于鄙视链相对靠下的位置。好在是有了瑞幸的加入,加上星巴克发展了不少的臻选门店,所以情况有所好转,但是相较于更能凸显「品位」的精品咖啡而言,星巴克咖啡的出品并不适合得到好评。实际上,在星巴克咖啡师队伍里,还是有不少的大神人物,只不过再精美的拉花,或者再绵密均匀的奶泡,都敌不过平均下来的普通水准。

对于消费者而言,选择在星巴克喝一杯的原因里面,味道可能也不是主要的因素,品牌认同和空间格调,哪怕是免费 WiFi 的重要性都可能更高一些。

▲ 烘焙工坊里的酸柠浮冷萃

还有一个有趣的现象是,严格来说,这届「玩味冰调」里面并非都是纯新品,比如「酸柠浮冷萃」已经在上海星巴克烘焙工坊卖了一两年了,份量更少,价格更贵,但是网络评价一直很不错,但是一旦成为所有星巴克菜单上的常驻饮品时,它的口碑就骤降到霍华德·舒尔茨都不敢面对。

在味道变化不大的情况下,一款口碑不错的小众饮品,突然在大众化之后恶评如潮,就是之前对一款味道过得去有特色的饮品略有过誉,后来跟风贬低了。

也就是说,小众饮品和口味取向面对小众群体的时候,更容易获得理解;当小众饮品和口味取向释放给大众的时候,大众不接受,其实也十分合理。

而对于行事宣传和研发都保留了浓重外企痕迹的星巴克中国而言,这次独立研发新品反映的切实了一个切实问题:是星巴克适应中国人的口味,还是让中国人适应星巴克的味道?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